一边揉胸一边摸下体 妻子和小黄

2020-04-27 15:23 · 潜江资讯网

沈婠月这些日子就这么忽然间被众星捧月、顶礼膜拜,说实话,她还有些不太习惯。但仔细打探了下,竟是因为那夜的琴声铮铮,引得大家如此对待,这让她有些不可思议。经过几日的潜心练习,她的琴艺越发精湛,现如今,在京城中已是旷世奇才,大名鼎鼎的抚琴高手了。

于是,她便想着,练习起弈棋来。“琴、棋、书、画、歌、舞,如此多门功课,我虽说都不差,可这其中,令我感到有些生疏的一门技艺要数棋艺了。这几日,得想想办法将棋艺补上才行......”沈婠月在阁中来回踱步,轻轻念叨着。

“滢楂!快将棋盘拿来,小姐我今日要弈棋。”沈婠月大声说道。

“啊,好!”滢楂应了一声,阁中却不见她的身影。过了一会儿,只见她手上端着棋盘,将棋盘摆置檀香木桌上,对沈婠月笑道:“小姐今日是要自己一个人下棋吗?”

“那不然?”沈婠月挑了挑眉,冲她露出狡黠一笑:“或者,你陪我下?”

“那......还是,还是算了吧......”滢楂瞬间不淡定了,主要原因是前几日她与沈婠月弈棋,输一局便罚一两银子,她输得那个怂样啊,至今在自个儿心中挥之不去。想想,她一个月的工钱都输了大半,再这样下去,她几日的口粮便只好作废。

这日,沈婠月在棋盘前一坐便是大半天。弈棋的过程中,她遇到了一些困难,产生了疑惑。见如今已到了正午,便草草地吃了饭,又饮了会儿茶,却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纤月见了,凑上前问道:“小姐,你是不是弈棋时有想不明白的地方啊?”

“嗯,算是吧。”沈婠月歪着脖子,手托着下巴,无精打采地说道。

“小姐,不妨出去走走。没准儿走着走着,便想通了呢!”纤月笑笑道。

沈婠月又沉思了一会儿,可头脑中还是了无头绪。

忽然间,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她对滢楂纤月吩咐道:“那我先出去散散心,你们看好闲月阁。”

两人应道:“小姐放心。”沈婠月满意笑笑,便缓缓地走出了闲月阁。

今日,阳光明媚,天空像一匹洁白的绫罗丝绸,纯净而美好。

沈婠月那如瀑如漆的柔顺长发被高高挽起,插上了云凤纹金簪,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绫罗长裙,显得格外地温婉可人。她面色红润,一对秋水长眸盈盈流转,更是为此增添了几分出尘的谪仙气质,美得令人窒息。

不知不觉,沈婠月已走到了府中的濯清园园中门口。她愣愣地望了望濯清园的牌匾,瞥了一眼里面的美景,下意识地转身就要离去。

就在这时,园内传出了一位男子的声音。

“既然来了,沈小姐何不进来坐坐?”这道声音强盛有力,说得缓慢,沈婠月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她转过身来,却见园中中央的凉亭内,一位男子对她温和一笑。

“祤王?怎么又是这厮?”沈婠月内心苦笑了一下,但也不得不听天由命了。

“民女见过祤王殿下。”她行了个礼,才向凉亭走去。

沈婠月缓缓地挪动着脚步,速度慢得可以跟蜗牛媲美。“慌什么!我堂堂一个小姐啊。不行,本小姐要端庄,要温婉,做个贤惠的好姑娘!嗯对,在血光之灾来临之前保持微笑......”沈婠月笑得僵硬,动作缓慢,神情躲闪,这让亭中的祤王看得蹙了蹙眉。

“你......很怕本王?”祤王淡淡问道。

“何止啊......本小姐跟您见个面小命都不保呀!说不准很快便夭折喽......”沈婠月抖得厉害,小声地嘀咕道。

“沈小姐,你说什么?”祤王皱了皱眉。

“啊,没......没说什么。只是说,祤王殿下气宇轩昂,气度不凡,谁见了都会心怀敬畏。”沈婠月瞬间使出了她那编话本的本事,说得自个儿差点都相信了。

“啊,原来如此啊。”祤王笑笑,“沈小姐,你......腿没事吧?”他将目光转移到沈婠月行如蜗牛的脚上,故作关心地说道。

“嗯......啊?”沈婠月慌神抬头,却不想对上了他那邪魅的双眸。

“沈小姐若是腿脚不便,本王倒是可以行行慈善,为你请太医前来诊治。”祤王故作神色正经地说道。

“什么呀,真是的。以我处在现代多年的经验来判断,祤王殿下绝对,绝对是在......”沈婠月转过身来,背对祤王嘟囔着。

“绝对什么......”身后被人敲了一下,沈婠月一激灵脱口而出:“绝对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她连忙转身,鼻子一不小心撞到了祤王那结实的胸膛,抬头再一次对上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近距离接触让她的心砰砰直跳,但她也为刚才的话瞬间倒吸了一口气。

“呀,好疼......”沈婠月不禁心疼地摸了摸鼻子,反应过来又回道:“我我我,我是说......不,不用劳烦太医了......”

“沈小姐刚刚是这么说的吗?莫非,本王听错了?”祤王带着调戏的语气,蹙眉道。

“是,绝对是!千真万确啊!比真珠还真!”沈婠月故作正经道。“我发誓,我刚刚不是这么说的话,就让它......不得好死!”沈婠月慌乱地指了指祤王后面的那棵老树。霎时间,天降一响雷,直直地将那棵树瞬间劈死......

“呵呵呵呵......”沈婠月讪讪笑着,忽然跑了过去,一把鼻涕一把泪道:“老树啊......哎呀,你怎么就如此夭折喽!”

“是啊,寿命本就不长,还要被某人给虐死喽......”祤王玩味说道。

“呵呵呵......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民女先行告退......”沈婠月笑笑。她现在实在是惹不起这个祤王了,像他们这种王亲贵族,动不动一句话就可以将人碎尸万段,执掌人们的生杀大权,这等危险人物,她可不敢靠近。

“等等,本王让你走了吗?”沈婠月顿时回头哭丧着脸:“没让......”带着哭腔,她一副弱小无助的样子。

“那还不回来?”祤王蹙眉,缓缓来到凉亭之中,坐了下来。

“哦......”沈婠月慢慢地跟随他走了过去,却突然发现,亭中的石桌上竟摆放着一副棋盘。

“坐吧。”祤王微笑,沈婠月皱眉落座,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会弈棋?”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沈婠月当真是问了个弱智的问题,祤王乃堂堂一王爷,自幼教育便比别人高上一等,条件优秀,才能亦是不会差的。

“嗯......算会吧。”祤王并没有生气,淡淡说道。

闻言,沈婠月心念一动,试探地问道:“那,殿下......可否为民女解惑?”

祤王嘴角上扬,饶有兴致地望着她:“呀,你还会弈棋?”

沈婠月顿时黑了半边脸:“看着不像吗?”话说,他说话为什么要带上个“还”字?

祤王淡笑摇摇头,沈婠月气不打一处来,可她越是这样,祤王便笑得越灿烂,好像在说:“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本王,又不能拿本王怎么样的样子。”沈婠月沉默,许久后说道:“那殿下如今,可是会为民女解惑了?”

“嗯,摆吧。”祤王淡淡地说道。

闻言,沈婠月将棋盘摆好,形成了一个死局。

祤王凝神沉思,要解开这个死局,还是有些难度的。可才不一会儿,他便缓缓说道:“你把这个,还有那一个棋子放到这儿。”祤王指着几个白子说道。

沈婠月按他说的移动棋子的位置,可就在她刚刚放下那个白子的瞬间,不禁愣住了。

放眼整个棋盘,刚才的僵持死局竟在祤王的指点下迎刃而解。她思考了好几天,竟敌不过祤王的沉思一会儿,沈婠月暗自叹息:“终究是我技不如人啊,看来得加强练习了。”

“沈小姐,如何?”祤王淡笑。“有殿下指点,自然是极好的。”沈婠月莞尔一笑。

“殿下,不如,我们下棋吧......”沈婠月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提议道。“祤王殿下......真是个弈棋高手,深藏不露啊。如果,能得到他的指点,说不定,我的棋艺会大有长进......”

“也好......”祤王溢出一丝浅笑。

沈婠月笑吟吟地睇他,动作十分轻柔地将棋子撤去,然后恭敬道:“殿下,请。”

祤王优雅地扶起袖子,在棋盘上落下白子。

沈婠月也落下了黑子,凝神思考起来。

两人就这样一来一回,渐渐消磨了一个下午的美好时光。沈婠月此次同祤王对弈,她的棋艺精进了不少,这让她异常惊喜。

往后的三日,她醉心攻棋,趁热打铁,棋艺更是大大提升。

沈婠月算了算日子,离请安那日苏丹雲交代才艺大赛的事情,已经过去十三日了。接下来,她得把精力倾注到“书、画”这两方面,计划在这一个月内,将这六门功课钻研透彻,好在下一个月,给那位前来教导她们的才艺老师留下好印象。

相关文章: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父亲用力的操自己的亲女儿

如何设置电脑远程登录

在山上日了儿媳妇 不要了好硬好爽小说

暴露老婆的代价全本_一边揉胸一边摸下体

高考妈妈给我发泄 bl文全肉高H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