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口述巨物/芳芳的幸福生活1~10

2020-05-04 00:22 · 潜江资讯网

荆白玉?

太子?

厉长生方才还在思忖,这小鬼是宫里头的哪位皇子。而眼下系统便给出了厉长生想要的答案,这答案略略超出期待值,竟是又惊又喜。

厉长生不动声色,脸上未曾表现出多余情绪,伸手叫荆白玉也给他涂了些香水在手腕内侧。

荆白玉涂得仔细,只觉这香水又新鲜又好闻,香味儿沁人心脾,竟是将烦恼消散了些许,心中顿时开朗了不少。

厉长生见荆白玉眉心舒展,唇角微翘,心情缓和,这才温声开口说道:“我们如今已是朋友了,你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不如与我讲一讲,总憋在心里头,恐怕给憋出病来。”

说起这事儿来,荆白玉脸色凝重了两分,咬着牙噘着嘴,似是不想提及,但眼珠子滚来滚去,又现犹豫模样。他如今心中委屈,无处撕罗排解,正需与人说道说道,实在是不吐不快,那闷气恨不得将人给生生憋死,否则他也不会偷跑至此,一个人躲起来哭泣。

“我……其实……”荆白玉犹犹豫豫,语音颇小。

厉长生状似开玩笑一般,道:“你只管说,我又不笑你。”

荆白玉如今八岁有余,乃是当今皇帝唯一的子嗣,早早便封了太子,听起来顺风顺水,没人再比他幸运。

厉长生才将故事听到此处,着实忍耐不住,笑着道:“你有八岁?这身量倒是不像……还当只有五六岁大。”

“你这人……”荆白玉气得瞪眼,小大人一般,煞是可人。

荆白玉自然不曾透露身份,只是含含糊糊的说着,道:“不日便是我父……父亲大人的寿辰,我本想好好表现,叫父……父亲开心。只是……我什么也做不好,没一件事儿叫父亲称心,反而总是挨骂挨罚。”

荆白玉可是这大荆宫中唯一的皇子,五岁便封了太子,仿佛没什么不顺心顺气儿的事,可这日子过得偏偏不似旁人想象中顺利。

荆白玉有个叔父,自然便是太后和采蘩口中那陵川王,乃是如今皇上的亲弟弟,一母同胞,关系哪里能不亲近。

虽说陵川王轻佻好色,但也知情知重,最为懂得兄长喜好,向来被皇上看重。自荆白玉打小记事开始,叔父陵川王便是他的榜样,事事父皇都叫他与陵川王习学。

说白了,荆白玉不过七八岁大小,还是半大的孩子,如何能比过一个而立之年的叔父,自然处处都被压制。

皇上向来又对荆白玉严厉非常,每每呵斥训责,荆白玉总觉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心中难免委屈了去。

他堂堂太子,受了委屈也不能失了脸面,不敢在宫人面前落泪,便甩了伏侍的宫人,天黑跑到无人之处偷偷抹泪。

这涤川园的画阁闹鬼出了名儿,荆白玉断定那些个胆小如鼠的宫人不敢天黑后来,就算听到些许动静,也不敢进来探看,便在这里扎了根儿似的,一不开心便来坐坐。

哪成想今儿个大不相同,竟被一个侍人抓了个正着。

厉长生还当什么大事儿,笑着说:“不过是被父亲骂了,小孩子哪个不曾被骂过打过的?”

“打……打,还打?”

荆白玉回忆起伤心事儿来,满面都是委屈可怜儿,只是转念听了厉长生的话,惊得呼吸屏滞眼睛圆瞪,一脸惊骇不可思议模样。

荆白玉乃是太子,这宫中规矩甚多,都是要面子的,他做了错事儿也最多被父皇责骂,还不曾被打过,听起来着实骇人听闻。

荆白玉脸色变了数遍,已顾不得委屈,瞧厉长生的眼神变得煞是诡异,五分惊讶,三分可怜儿,还有两分果断。

荆白玉抬手在厉长生胳膊上一拍,满脸严肃坚定,道:“若是有人再打你,你只管与我说,我给你做主!你是我朋友了,往后里谁也不得碰你,有我在你身边,你一根头发丝儿都少不了!”

荆白玉寻思着,这厉长生是个宫人侍人,听说一不小心做错了事儿,便要受打受罚,严重的恐怕还要砍头掉脑袋。如此一对比,自己被父皇责骂教训两句,也没什么可委屈的了。

厉长生瞧着荆白玉那奇怪的眼神儿,有些个哭笑不得,自己看起来便这般可怜?但话说来也是,厉长生突然穿越变成一个如假包换的太监,的确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厉长生摆摆手,打断了荆白玉怜悯的目光,道:“你父亲要过寿辰,你可是在寻寿礼?”

荆白玉点头。

不日父皇便要过寿辰,荆白玉打算送一份最好的礼物。可礼物没寻着,倒是惹了父皇不欢心,还被责骂了一番,想想便心情郁结。

厉长生道:“我送你的香水可好闻?若是当做寿礼,送与你父亲,你觉可好?”

“香水?”

荆白玉瞬间眼眸亮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小瓶子,道:“这香水味道奇特的很,父亲定然从未见过……”只是……

荆白玉也对这香水喜欢的厉害,若是送了与父皇,自己岂不就没了?这一想,竟是有些个舍不得。

厉长生见他满面犹豫,甚是善解人意,将怀里另外一只小瓶子也递到荆白玉掌心内,道:“这香水虽然是稀罕顽意,但我们是朋友,便都送了与你罢。”

荆白玉又是欣喜又是感动,瞧着厉长生那眼神都不一般了。

厉长生大度模样,体贴的又道:“只是这瓶子看起来实在不值几个钱,你回去寻几个好看的瓶子,替换了去,这样也显得体面一些。”

“嗯!”荆白玉立时点头,道:“我知道了,我父亲肯定会喜欢的。你……你……”

荆白玉想要道谢,但他乃是太子,除了与父皇母后还有太后之外,还不曾与谁道谢过,一时间这话竟不知如何开口,左右为难得很。

厉长生瞧他脸蛋涨红,不知所措模样,抬手拍了拍荆白玉的头顶,道:“天色晚了,回去睡罢。小孩子晚上不睡觉,可是长不高的。”

荆白玉望了一眼画阁外面的天色,面色犹豫,回头瞧着厉长生,道:“你以后还来这儿吗?”

厉长生心里有些个想笑,却绷着脸,仿佛在仔细思量。荆白玉虽年纪小了些,但可谓一座坚实的靠山,厉长生费尽心思,哄了半晌孩子,哪里有让煮熟的鸭子飞掉之理,自然要和荆白玉继续打好交道,继续往来才是。

厉长生看起来不确定的道:“或许罢,这涤川园的画阁总是需要宫人打扫的,说不定我明儿个就又来打扫。”

“那太好了。”荆白玉欢喜的一笑,露出两个小梨涡来,道:“那我改天再过来寻你!你可别忘了我,知道了吗?”

“嗯。”厉长生点头。

荆白玉拿了两个小瓶子,脸上不见烦恼,步伐变得轻快,伴随着飒沓之响,转眼便消失在画阁二层的楼梯处。

厉长生还当荆白玉已然走了,寻思着自己也该回去。他这才站起身来,楼梯栏杆处却多出个黑影。

荆白玉去而复返,探头探脑的机灵模样,道:“记得要再来,可别忘了!”

这话说罢,又是一阵飒沓之响,荆白玉这才彻底消失了踪迹。

厉长生莞尔一笑,心说这小太子,倒是比那貂蝉女官要讨喜的多,也好应付的许多。

方才系统已经跳出了完成任务2的提示,只是厉长生当时正与荆白玉说话,所以不便分心,便没有多加查看,如今得了空闲,稍一抬手系统自动展现在眼前。

【姓名:厉长生】

【原职业:专业化妆师】

【现职业:太监】

【所在朝代:大荆】

【等级:3】

【道具箱(点击可展开)】

【商城(点击可展开)】

【友好度(点击可展开)】

【系统提示:恭喜顺利完成任务2,玩家已升至3级,正式开启“友好度”功能,请展开查阅新功能】

伸手点开控制面板上的“友好度”按钮,厉长生眼前立刻出现一个繁琐的表格,密密麻麻,一时瞧得头晕目眩。

【#友好度总览#】

【采蘩:9】

【太后:1】

【菀柳:-18】

【陵川王:0】

……

【太子荆白玉:15】

【系统提示:友好度最低-100点,最高100点】

【系统提示:友好度可控制剧情走向,根据不同友好度数值,将展开截然不同的后续剧情,请合理控制友好度,以免触发“车毁人亡”的“bad ending”结局】

【系统提示:系统设置HE结局8个,BE结局288个】

“呼——”

天畔新月,风雨复来。

厉长生感觉一阵凉风吹进画阁,伴随着点点滴滴的雨露,斜飞而至,迸溅在他的脸上,或许因着日头已落的缘故,凉意入骨。

8个HE,288个BE……

厉长生不由想笑,那么HE的概率大约就是2.7%?

还真是慷慨大方……

【系统提示:HE概率≈3.7%】

【系统提示:HE结局另有彩蛋“隐藏结局”3个,欢迎尝试探索】

“隐藏结局?”

厉长生挑眉,道:“听起来倒是有趣儿。”就不知这隐藏结局会不会比HE概率还坑,有待考证。

【系统剧透:隐藏结局1——登基为帝!】

相关文章:

萧云卿与宁婉塞冰块 火车上和干爹干的辣文

抑郁质作者的性格特点有哪些表现

制定憋尿任务女 在办公室用钢笔要了你

啊…啊…好舒服…好大…好爽,调教男贱奴的过程

太爽了使劲插太舒服了 我和教练在健身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