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压床被强奷系列小说,征服熟肥妇女小说

2020-04-29 11:35 · 潜江资讯网

顾慈一大早起来就吩咐了下去,去打听京中姓荣的人家。

很快就有了结果。

春意拿着手中的信筏,走到顾慈身边,俯下身道:“京□□有荣姓人家二十七户,家中有年轻子弟的共八户。”

顾慈拿过信筏,仔细看了一遍,问道:“你觉得是哪家?”

春意略微思考,手指指向八个名字中的最后一个,“穿得起西蜀凌云锦又很少在京中露面的,应当是新到京城的人家。依奴婢看,应该是这家。”

顾慈大手一挥,“那就去瞧瞧。”

昨夜下了一场雨,路面带了些潮湿,空气中也染上了些青草芬芳的味道。

顾江河坐在马车里,气愤的使劲儿敲桌子:“那日赔了那么多银票,你还想我做甚?”

顾江河觉得自己太委屈了。

一大清早,他还在床上做着美梦,就被身边的小厮捞了起来,说是卿淮公主正在偏厅等着。他二话不说,匆匆忙忙穿了衣裳就出来了,结果却被告知是要带他去道歉。

在他看来,那日赔了那么多银票,事情就了结了。让他再去道歉,那简直太匪夷所思也太不正常了,所以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可没想到顾慈更绝情,直接让人把他给绑了。

没错,他是被绑着手坐上马车的!还有比他更委屈的吗?!

顾慈捧着茶笑眯眯的靠在窗户边,“那日咱们确实丢了银票,可那银票都给了小桃红跟酒楼,荣公子是半分都没捞着的。再者,那日分明是你先挑事强抢小桃红,荣公子才不得已出手打了你。咱们可不能做那种欺压百姓的人,你说是不是?”

这么一说,那位“荣”公子确实无辜。

顾江河不由点了点头。

顾慈接着道:“那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给人家道个歉?”

顾江河又点了下头,“妹妹说得有理。”

见他同意了,顾慈才奖励般的递了杯茶过去。

约摸一个时辰,驾车的小厮“吁”了一声,马车就停了下来。

顾慈掀开帘子跳下马车,不由愣住了,迟疑道:“这……不是汝宁侯府吗?”

春意扶着她,低声解释:“是侯府旁边的那座宅子。”

顾慈走过去。

古朴的沉木大门紧闭,门口的灯笼甚至还破了一个,显得有些破败。最顶上的牌匾上,刻上了两个简单的大字——荣府。笔法苍劲有力,挥斥方遒。

顾慈眨了眨眼,字倒是写的不错。

夏洛上前几步,轻轻抬起铁环,将门扣响。

过了许久,木门从里面缓缓拉开,探出一张朝气蓬勃的脸,“找谁?”

顾慈眉眼弯弯:“这位小哥,我家兄长那日在酒楼冒犯了你家主人,今日特地来道歉,烦请你通报一声。”

小厮愣了愣,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小声道:“那你们等等,我去问问。”

顾慈难得好脾气,点了点头,又退后两步等在门外。

木门又重新关上,顾江河四处打量了下,才啧啧两声:“难怪那公子说他娶不起妻妾,养不起牛马,原来是真穷啊。”

顾慈睨了他一眼,想说话却又忍住了。

今日不能骂人,她得当个温婉可人的姑娘。

门很快又被打开,还是刚才那个小厮。他将门打开一边,才笑容满面的看向顾慈一行人,“公子说,请诸位进去。”

顾慈心里一喜,面上仍旧端着,矜持的颔首:“多谢小哥。”

小厮客气的摆手,“小人叫晋丘,叫小人名字就行。”

进了宅子,穿过前院和抄手长廊,顾慈才算见识到这宅子的荒凉。难怪刚才那小厮通报用了这么长时间,感情这宅子只有他一个下人啊。

“到了。”

顾慈熄了心中的胡思乱想,抬眼,就看见了站在院子中的男人。

他今日穿了一身深黑色的袍子,更衬得整个人精神奕奕。一头发丝仅用一根树枝挽住,格外英挺。

她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察觉到有人在看,荣嘉放下了手中的剑。抬起头,目光直直对上了另一双眼睛。

那眼睛水雾朦胧,却又清澈的见底,像上好的和田玉。

荣嘉敛了眸子。他知道这几日一直有人在打探他的名字,也知道这人就是那日在酒楼碰见的卿淮公主。想起那日在后院听见的姑娘娇娇的抱怨,荣嘉难得有些烦躁,悄悄搓了搓手指。

“那日在酒楼,我家堂兄多有冒犯,今日特地来道歉,还望公子海涵,莫要与我们计较。”顾慈扯了扯顾江河的衣角。

平阳王府的世子,也是敢作敢当的,立即俯身道:“是我的错,我不该用强,更不该出口骂人,还望荣兄多包涵。”

一旁的晋丘惊讶,公子还一句话没说,客人就清楚自家公子的姓氏了,实在厉害。

荣嘉却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双眼睛沉沉的盯着顾慈,似乎是要看出她来此的目的。过了很久,他才淡声吐了两个字:“无妨。”

场子又冷了下来。

不过顾慈不在意,她今日也算是有备而来。

她转身朝着春意挥了挥手,身后的两个婢女立即将一盒盒礼品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玛瑙做的剑饰,可是我一个个串起来的。你的剑上空无一物,若是配上剑穗,肯定十分好看。”

顾慈又打开旁边的盒子,“这是西蜀凌云锦做的帕子,上面的花儿可是我亲手绣的,就为了这个,我好几个晚上没睡呢!”说完,她又拍了拍下面的长盒,“那日见你穿了一身凌云锦,我猜你大概喜欢,就多买了些,你可以裁了做衣裳,做袜子都成。”

“这个是……”

“还有还有,这是……”

直到顾慈将所有东西挨个介绍了一遍,她有些累了,才可怜巴巴的看着荣嘉,看上去有些不高兴:“我说了这么久,你怎么连杯茶都舍不得给我喝?”

荣嘉就给她倒了杯茶。

晋丘赶紧给顾江河也倒了一杯。不过顾江河已经不敢喝茶了。

谁能告诉他,面前这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又十分乖巧的姑娘是谁?

反正不是他妹子。

顾慈现在眼里压根看不见顾江河,她捧着茶杯,一口一口喝得满足极了。

荣嘉开了口:“还有事?”

这就是在下逐客令了。

顾慈却捧着脸,眉眼弯弯,连眼睛里都闪着细碎的小星星:“你声音真好听。”

顾江河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

荣嘉抬眼,已经有些不耐烦,眉宇间闪过阴鸷。

不过顾慈显然是得寸进尺的典型,她甚至将身子朝前挪了一点,离荣嘉更近,探出手去够他的额头,声音轻轻的:“你是不是发烧了?”

荣嘉脸一侧,顾慈的手便扑了个空。但她脸皮厚,这点儿嫌弃在她这儿根本不是事儿。等收回手,顾慈解释道:“你的脸有些红,像是发烧。”

荣嘉紧紧抿着唇,又问了一遍,这遍声音更大了点:“你还有事吗?”

顾慈再不好装作没听见了,她摇了摇头,拉着顾江河的衣袖起身,自觉朝着门外走。

等到快走出院门时,她又回了头,指了指桌子上堆的像小山的礼盒,“呐,这些都是赔礼,你要记得用喔。”

晋丘将人送出门重新回返,看着桌上满满当当的一堆,发了愁。他挠了挠后脑勺:“公子,这些东西怎么处置?”

荣嘉垂眸,想让他将东西扔了,却不知怎得忽然想起她刚才介绍时的眉飞色舞。

声音明媚,眼睛跟唇角都弯成了一样的弧度。就像是对待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似的。

像只叽喳的黄鹂鸟。荣嘉心想。

过了许久,他才淡声道:“收起来罢。”

——

出了荣府,顾慈小脸顿时就垮了下来,声音中满是沮丧:“麽麽,他好像不喜欢我。”

这几日她一直在兴冲冲的找人,甚至幻想了无数相见的场景。却忘了,他压根不认识自己,纯粹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妹妹怎竟也有如此不自信的时候,”顾江河摇了摇头,难得正经了一回:“果真是美色祸人啊。”

他算是看明白了,什么道歉,什么赔罪,那都是幌子。顾慈就是要找个借口,好去见人家。

可她顺遂惯了,这乍一被人拒绝,心里难免不舒服。想来也是,往常都是旁人讨好她,哪里轮得到她去讨好别人。

顾江河剥了个橘子,边吃边道:“咱干嘛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再说了,他不就是生得稍微好看那么一点吗?”

顾江河拍了拍她肩膀,挤眉弄眼:“天涯何处无芳草,哥哥过几日就给你介绍几个生得更俊俏的。”

顾慈瞪了他一眼,气鼓鼓道:“若是让皇叔知道,你又逃课出来玩,你猜他会不会打死你?”

顾江河:“……不识好人心。”

“公主这般乖巧,怎会有人不喜欢。”崔麽麽看着两人打闹,笑着安慰。

“那他为何这般冷淡?难不成我是洪水猛兽吗?”顾慈颇为烦恼。

崔麽麽又道:“两人相处,自然有一个熟悉的过程。更何况,这人的性格千千万万种,有的人生来便是清清淡淡,改不过来的。”

“那他不是针对我的?”顾慈一自我安慰道:“对,他一定不是故意针对我的。”

顿了顿,她又道:“一会儿你派人再送些退烧药过去,他好像发了挺严重的烧,可不能傻了。”

相关文章:

和儿子的同学发生感情/娇哼细喘在办公桌椅上

在电梯里做的小说全集|我疯狂舔女儿下面

古代变态少爷惩罚丫鬟 爸爸大棒子好厉害

把老妈日了/详细描写性爱过程

高考妈妈默许/老大爷进人我的身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