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握住自己坐下来_强迫开 苞小说

2020-04-29 08:15 · 潜江资讯网

更衣室的门被打开,一个穿西服马甲的人一边扯领带一边走了进来,看见还躺在沙发里的顾青池有些奇怪。

“清池,你还在啊?不回家?”

顾青池正躺在储物柜旁边的沙发上,手臂挡在眼前,挡住光。

沙发太小了,他有一米八三,比例极好,长腿蜷曲着搭在沙发扶手上。

他还穿着制服,西式的裁剪极好的显出他的身材,腰身尤其吸引人,像是竹子,细且坚韧,让人很想上手摸上一摸。

很难想象,一个男人的腰也能这样让人心摇神荡。

堪堪到耳侧的碎发散落在沙发上,看起来又欲又色,连破旧的沙发看起来都高档了许多。

他闻言挪开手,扭头去看来人,笑了一下。

“有点累,躺会儿。”

顾青池找了份在西餐厅当服务员的工作,工资倒是不错,就是累。

以前顾青池作为角色顾青池的时候,有别墅,有一张不知道上限是多少的副卡可以刷。

现在剧情结束了,这些就都被收回了,就算不收回顾青池大概也不会再碰了,糟心。

适合顾青池的工作并不多,他以前倒是名校毕业生,但这辈子随机到的学历只是高中。

这家西餐厅还算有名,来往的有钱人多,出手也大方,工资加小费非常可观,面试门槛也跟着水涨船高。

本来要求最低学历是本科,顾青池高中学历根本不够格,能成功应聘还是多亏了他一口流利的英语。

同事已经将西装马甲脱了下来,打开自己的储物箱,顾青池看了眼墙上的表,奇怪道。

“才十点啊,这就换班了?”

“临时通知,我们这被包场了,只有两个领班跟经理留下了,听说是个剧组开机宴,来头不小,全包了下来,大手笔啊。”

同事说着从手上搭着的西装马甲口袋里掏了块巧克力扔给顾青池。

“吃点垫垫肚子,晚上还没吃吧。”

顾青池唔了一声,接住扔过来的巧克力,他窝在沙发里,还有点没睡醒的样子。

他看了看巧克力,用牙齿直接咬开了包装,皱着眉头,简单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

明明是那样秾艳的美人,做起这种粗鲁的动作却有一种别样的潇洒。

这巧克力还挺贵,是个外国牌子,上面全是德文。

是餐厅里准备给客人的小礼物,如果客人不动的话,收拾桌子的时候就会全部丢掉,所以轮班的服务生有时候会顺手拿几块,领班有时候还会分一下。

味道有点苦,顾青池每次都企图在没尝到苦味之前咽下去,这次也失败了,刚刚入口,苦味就在口中弥漫开了。

同事已经换好了便服,正要出门,见他皱着眉快速咽下去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我给忘了,你怕苦,搞不懂你,明明那么怕苦,每次给你,你都吃。”

顾青池闭着眼睛,看起来困倦的很,可能是还没睡醒的缘故,语调有点缱绻,他垂下眼帘看人的时候看起来非常醉人,一字一句像是含在舌尖一样。

“因为是你给的啊。”

同事是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剃着寸板,看起来有着硬朗的帅气,听了这话耳朵慢慢红了起来。

虽然他清楚的很,顾青池并没有别的意思。

他并不是特殊的那一个,顾青池对每个人都是如此。

并不是说刻意或是什么,顾青池仿佛天性就如此,让你恍惚产生一种自己在他眼里非常被珍视的错觉。

即便如此,那小伙子还是红着耳朵小声说道。

“下次我给你带甜的。”

说完就轻轻的关上了门。

顾青池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已经睡着了。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该回去了,但实际上顾青池其实并不是很着急,他租的房子离这不远,步行七八分钟就到了。

制服还没有换,他慢吞吞的站起身换衣服,领带被解开,被主人随意的搭在脖子上,衬衫脱到一半,刚刚露出一半肩背,门突然被打开了。

顾青池闻声往后看过去。

门口的人叼着烟,烟雾缭绕,靠近门口的灯被同事贴心的关上了,只有更衣室里面的灯开着。

这意味着,顾青池在门口的人眼中,就好像站在聚光灯下,什么都能清清楚楚的被看到,而顾青池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形,依稀辨认出对方是个高大的男人。

一般人这样猛的被暴露在别人视线之中,多少都会有些无措,但是顾青池对这些仿佛熟视无睹。

他侧了侧头,懒懒散散的,并不在乎。

“有事吗?”

对方误入的时候顾青池就已经停止了脱衣服的动作。

现在他的一半肩背还暴露在灯下,白的耀眼,腰腹都是紧实的肌肉,却并不夸张,有一种流畅的线条美。

他身上的每一处,都首先为了美观而存在。

此时顾青池散漫的看过来,海藻一样的头发在脖颈处纠缠出好看的弧度,仿佛海底吃人的海妖。

这一幕直接撞进了谢陆屿眼中,他叼在嘴里的烟掉在了地上。

领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看见谢陆屿站在员工更衣室门口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谢先生,非常不好意思,现在才出来给您带路,旁边才是我们抽烟室,这里是我们的员工更衣室。”

谢陆屿仿佛才回过神一样,在领班到能窥见里面的清景之前,重重的关上了门。

他有点尴尬的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烟头。

“不好意思,刚刚开错门了,帮我道个歉。”

领班奇怪的看着他又回了餐厅。

“怪了,刚出来又不抽了。”

正好顾青池换完衣服,开门出来。

领班见怪不怪,顾青池在里面睡觉不是一回两回了,经常连饭也不吃,就直接睡过去,刚刚谢陆屿大概是撞见他在里面了。

“又在里面睡着了?你先等等,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回去,大半夜的,也没地儿吃饭了。”

顾青池也不客气。

“好啊,再给我瓶酒,钱从我工资里扣。”

餐厅里的食物都不会过夜,多了的允许员工拿回去,酒就不行。

领班拍了拍他的肩。

“想得还挺美,我看有什么拿什么吧,酒就别想了,大半夜的,对胃不好。”

说着就去了后厨。

顾青池在更衣室门口等他,从窗户外望出去,对面大楼外墙上正在放广告。

谢陆屿代言的,国际服装大牌,走高端路线。

这个牌子非常傲娇,在华国一直没定下代言人,前几天跟谢陆屿签了三年合约,闹得上了好几天微博热搜。

这些天周围人都在讨论这件事,连顾青池这个不怎么关注这些事情的都知道了。

也难怪,27岁的影帝,抢手着呢。

影帝不是随便封的,只有金杯获得者才有资格被叫做影帝。

谢陆屿今年刚刚得了金杯,人气跟地位都跟着水涨船高,也难怪大牌代言纷纷闻风而动。

这个世界跟顾青池所在的世界相似又不尽相同,它的影视业空前发达,娱乐圈欣欣向荣。

行业发展超前的同时,对演员跟影视作品的评定都有一套国际标准,非常权威,演员跟作品的评定是分开的。

最优秀的演员会被授予金杯。

挺俗的名字,含金量一点都不俗,金杯的获取条件非常苛刻,毕竟优秀的作品每年都有,优秀的演员却不一定。

只有优秀的作品达到了一定数目才有资格竞争金杯,三年一次,一般都是积累了一段时间的老资格得奖,华国这么多年也只有三位,最年轻的一位得奖时也三十七了。

谢陆屿在演戏上的确是个天才。

*

谢陆屿心脏怦怦跳,脑海里全是刚刚那副画面,明明对方露的不多,但冲击力太大了,大的他跟见到漂亮学姐的毛头小子似的,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了。

他闻了闻指间残存的香烟味道,这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陈导一扭头看见了谢陆屿,他筹备了好久的项目终于开机,一高兴就喝多了。

高兴的招呼谢陆屿。

“来来,跟我喝两杯。”

陈导周围坐着的编剧笑呵呵的给谢陆屿让开了地方。

谢陆屿坐到他旁边。

“您还喝呢?回头嫂子再骂我。”

谢陆屿刚刚出道的时候就跟陈导认识了,那时候谢陆屿还年少轻狂的很,除了演戏什么都不会,一把臭脾气,可以说是陈导手把手把他领进门的。

两人亦师亦友,说起话来也随意。

陈导拍了拍大腿。

“嗨,这不是你在吗?我说跟你出来的,一点事儿没有,你嫂子就信你,真是奇了怪了。”

“那我这是人格魅力,您肯定不懂。”

陈导一噎。

“你这狗脾气也不知道怎么走到现在的。”

谢陆屿一点都不虚。

“那不网上都扒了,靠脸啊,您当年不就看上我长得好。”

陈导看他那张脸,实在说不出违心的话。

“多少人眼巴巴着转型呢,你倒好,一杆子把自己打回去了。”

“什么打回去,我就没回去过。”

陈导想道,这倒是,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演员出道,现在回头看看,哪个角色都是经典。

还没等他拉着谢陆屿好好感慨一下当年,就听谢陆屿道。

“那我不一直长得好,纯天然,您懂吗?”

陈导默默闭了嘴,要骚还是谢陆屿,这张嘴叭叭的,到现在还没给人打死大概是业务能力实在强的缘故。

陈导快奔五了,虽然还是站在时代浪口的弄潮儿,但多少还是有些中年人的毛病,这些年尤其爱拉着人说道。

“你要知道天外有人——”

他本来想说道说道谢陆屿,让他心虚点,好好钻研演技,刚要开口想起眼前这人刚刚拿下了金杯,半道转口。

“这长得好的人多了去了,花无百日红,现在小姑娘就喜欢年轻的,你现在是可以,再过两年拿什么吃饭?”

陈导喝大了,已经开始昏了头,真心实意的为眼前刚刚登基的影帝担忧前途。

旁边的女主角一口菜差点喷出来。

谢陆屿点点头,脑子里想着的是刚刚更衣室里的那个人,听着陈导口中的“天外有人”,难得没开口损人。

“看着是挺年轻。”

那样的人,一旦进入娱乐圈,就算他什么都不会,成为顶级流量也不成问题。

这世间的美人七成进了娱乐圈,谢陆屿以为自己算是见过世面了,是他太肤浅。

果然还是高手在民间。

相关文章:

萧云卿与宁婉塞冰块 火车上和干爹干的辣文

抑郁质作者的性格特点有哪些表现

制定憋尿任务女 在办公室用钢笔要了你

啊…啊…好舒服…好大…好爽,调教男贱奴的过程

太爽了使劲插太舒服了 我和教练在健身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