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_女朋友有水了也不让进

2020-06-23 20:57 · 潜江资讯网

“你来陆氏,有什么目的?”陆予把玩着手中的表,好像这话问地很随心所欲。


“啊?”我一头雾水。我认得他手中的表,爱彼的限定款,低调沉稳,市值大概七十万。

我心里对自己昨天奇妙的心思,越发觉得好笑了。我和他,真真是天渊之别。

“你进陆氏,不是为了报复陆心瑶和江哲年?”他又笑起来,我看得很不舒服,怎么,我报复狗男女是有多好笑,他这是笑我自不量力?

他还在笑,“你这人真倔,明明嫁给我就能完成所有的心愿,为什么偏要走一条很难的路?”

我还没说上话,他把手表按在桌上,我看得一阵心痛,七十万,该有划痕了吧。

他说道,“不过我也很倔,我就喜欢你这么倔。好,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管你。你想要做什么,自己去做。”

明明是我自己求来的,可他真这么说了,我还是油然而生了一些难过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的鼻子很酸,我死命警告自己这种感觉太危险,可还是止不住心里的雨朝下落。

“我知道了。”我吸着鼻子。

“出去吧。”陆予好像是劝服了自己,对待我也越发像个普通的下属。

从他的办公室离开以后,我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心里有一种无处发泄的情绪,找不到出口。

电梯下到秘书处的那一层,我左脚刚踏出电梯,耳边就响起茶水间里的窃窃私语。

“哎,陆先生从来没有亲自来过我们秘书处,今天是什么情况呀。”

“我也不知道,难不成是为了那个齐言思,什么来头呀她?”


“别做梦了,陆家早就给定了主母了好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八成是巧合,看在那齐言思是陆小姐的舍友份上吧。”

“真好命,我怎么就没摊上一个好的舍友。”

我的嘴里一阵苦涩,顿时不知道应不应该走出电梯了,大公司里的茶水间一向是八卦的聚集地,这点我一直有所耳闻。

但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八卦的焦点。

就这样,我在秘书处暂时安置了下来,每天面对着陆心瑶的蓄意刁难,还有一群人的冷眼旁观。

而陆予,不知道是这些小事他并不知道,还是就如他所说的不再管我。总之,他没有再出现过。

人心薄凉,是我踏入社会学会的第一件事。

当天临下班的时候,已经折磨我一天来回复印资料买下午茶一类的陆心瑶,又再一次把我给叫进了办公室。

这一次,办公室里不仅仅有陆心瑶,还有江哲年。

我已经听说,江哲年在陆心瑶的帮助下,青云直上,早已胜任市场部的总经理,此刻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见我进来,陆心瑶就把一份文件给甩在我面前,“齐言思,这是市场部下周要用的企划案,还有一些问卷调查没有完成,我限你三天之内把这五百份问卷调查给解决好,明白了吗?”

问卷调查,这本该是后勤部的事情,可见陆心瑶是要存心刁难我。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如果跟陆心瑶反抗的话,可能会换来她更加猛烈的报复。

而且我如今也想明白了,我在陆氏一天,陆心瑶也是如坐针毡。能让她不舒服的事,我就能高兴。

我抬起头笑了笑,开开心心接了这个活。

当然,我走出门,就笑不出来了。

其实五百份问卷并不多,只不过因为我现在缺钱,所以没有办法招兼职来帮我做,只好从第二天开始,一个人默默站在苏市最繁华的商场门口,挨个儿请人帮忙填写。

不知不觉就过了午后,我没吃早饭,加上中午阳光剧烈,没走两步就觉得自己快要站不稳,整个人晕乎乎的。

这时候,一只大手从我旁边伸过来,径直抢走了我手里的传单……

我一扭头,用力用的猛了,连来人是谁都没有看得清楚,就晕倒在他的怀里。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躺在商场的医务室里,陆予一脸黑线地坐在我的对面,手边还放着一沓问卷调查。

见我动了动,他朝我剔了一眼,“醒了?”

我强打着精神就坐起来,想要下地走路,陆予长腿一撩走过来把我给摁在床上,“消停点儿,把这些先吃了,竟然连早饭都不吃,不低血糖才怪。”

他递过来的是一份美味的外卖,确实看得我口水直流。

但他之前说了不管我,我这点骨气还是有的,把外卖推了过去,“谢谢陆先生,我自己下楼去打饭吃。”

“怎么,还有小脾气了?”陆予轻笑着,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揭开手里的饭盒盖子,就挖了一大口递在我嘴边。

“我也是刚才想明白的,这女人啊,就是嘴上说着不愿意,身体很诚实。你说着不让我管,其实都离不开我了才是。”

这话很尴尬,这场景就更尴尬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应不应该张口。

陆予见我不动,恼了,一勺子硬塞在我的嘴里,“不管让不让我管,你总不能饿死自己吧。乖乖吃饭。”

见我终于张了嘴,他的声音有些轻,“不管你太难了。”

他跟个孩子一样,我咀嚼着嘴里的美食,心里突然有些甜蜜。

原来这样被他暴虐的宠溺着,感觉还不错。

我被自己这个想法给震撼到了,齐言思,你真的是太危险了!

我不敢再说话再乱想,默默地接过他手里的饭盒,干脆自己狼吞虎咽吃起来。

吃饱以后,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一点多,而一整个上午,我才填了十二份问卷调查。

陆心瑶这是算准了,我完不成任务的话会挨一顿骂,完成了任务,又要累个半死,真是人精。

我挺无奈的,收拾好东西以后,抱起陆予旁边的问卷调查就准备离开。

谁知他也不留我,自顾自打扮的跟个明星似得,戴上口罩跟帽子,从我手里抽出一大半的问卷调查,不吱声,走的比我还快,就来到了外面广场上。

虽然是全副武装了,但高颜值好身材的人,就算是全遮挡也能被人给发现。

陆予周围很快就围了一堆迷妹,纷纷在猜测他是哪个明星并且要求跟他合照,他的条件也很简单,帮忙填问卷调查。

没有半个小时,他手里的问卷单子就下了一大半。

我一个人傻愣愣地站在那里,谁能想到一个堂堂连锁商场大总裁,竟然会在街头顶着烈日发传单?

日落西山的时候,陆予手里所有的问卷调查都已经填满了。

隔着他的口罩,我都能感觉到他带着笑意朝我走过来。

一过来就是不客气地问我,“好看吗?”

“什么?”我装无辜。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下午一个单子都没给填,一直在偷看我。”

此时人群已经散尽,他摘下口罩跟帽子,晶莹的汗水还挂在额头,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傍晚的风带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钻入我的鼻孔。

此后的很多年,我都在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陆予动了心。

大概就是这一天,那个浑身闪耀着光芒的男人,为我放下架子甘愿待在街头的这一刻。

“太阳太大,我散光而已。”那薄荷味撩地我满心小鹿乱撞,连忙找了个借口搪塞。

陆予轻笑一声,把手里那叠满满的单子交给我,不客气地说,“别太感动,我只不过是想要证明给你看,这世界上并不仅仅只有钱,才能解决所有问题。”

“还有,脸。”

陆予说完最后一句话,原本以为会是心灵鸡汤的我,听完才发现,是一口毒鸡汤。

是,这果然是个看脸的社会。

就在我懒得跟他怼,陆予说要去买瓶水,我就站在原地等他。

谁知道没等到他回来,却等来了······

相关文章:

宝贝再快一点别停&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逝水流年)

小时候哪里污污的事_他顶着她每走一步就重重/我的小姨是主播

陈相贵近况2015,陈相贵简历资料及获刑信息

快手怎么搜索附近的人

林冲干金莲 宝贝我好想你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