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白敏全部章节 被男同学吃奶奶

2020-05-01 02:31 · 潜江资讯网

我觉得我一定是天生便自带冷场属性,否则何以我话一出一屋子的人当即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狐狸大人,我虽为医生,但心病还须心药医,恐怕是帮不了你。”蒟礼这话说得小心,我却也十分有默契地心领神会。

身后的视线简直如芒在背,我如坐针毡却又不得动弹,着实憋屈。

“……额,不如说说珞凉,你们两怎么在一起了。”

可见无论是在哪里,适当的八卦总是可以活络气氛转移视线的东西。

“我来说吧。”珞凉上前一步,脸上已不见方才初见面时的紧张。这不禁让我想起当时自己也是这般与她没日没夜地聊纤阿的八卦。人生当真无常,自己当时怎会想到,那个自己口中神秘高贵冷艳绝色的月神大人就是自己。

说来,也真是玄幻。

“我身上有一半的巫神族血统,这你是知道的。”我当即点头表示理解。毕竟珞凉当时也就是因为这个才和蒟礼一副眼神一对就剑拔弩张的架势,哪里有如今这般恩爱场面。

人生当真是无常。

就在我再次感慨的当下,这边珞凉已经再次开口:“巫神族是上古神族的后裔,彼此之间有一本隐秘的感应能力,同族之间只要身在一定范围内就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即使只有一半的血统。”说到这里,珞凉的笑容变得有些冷,“那个自称眠夜的男人,虽说自己为巫神族后裔,我却对其毫无感应——”“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他在说谎?!”

我恍然大悟。

怪不得自从眠夜出现,珞凉就毫不客气地将攻击目标由蒟礼转向眠夜,当初我还表示极不懂来着。

“知道是知道,但是他高深莫测,我猜不出他究竟有何目的,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日在玉山,我被袭击之前,依稀感觉到了身后盘旋的那种诡谲阴鸷的气息……”说着,珞凉的眸光渐渐飘远,似乎是在回忆当时的场景。

“我十岁便开始独自混迹于各种地方,对于危险自然有敏锐的直觉……我隐约就是觉得,袭击自己的该是个男人……而就那天的情况看,似乎除了眠夜再无他人。”

“那你还走?”

“自然是搬救兵啊!”珞凉一副一本正经理直气壮的模样,看得我当即挑眉只想摆出嘲讽脸——是谁说自己独自混迹自强不息身坚智残背后长眼的来着?是谁?!

“澹台瑾!”

“……诶?”

我愣住了。

这个名字,我记得不是……

“当初我帮他找过一个人的下落,他为了还我人情许我一个愿望,说是任何时候需要他都可以找他帮忙。”面前少女的表情十分骄傲,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得意。

澹台瑾,这个名字我知道。

据说他救了重伤的玄殇,据说,是一个无所不能美得惊为天人的少年。但是据说毕竟是据说,要是当真无所不能还至于让珞凉帮他找人?想关于月神的传言也不是天花乱坠漫天飘雪,如今活生生的自己站在这里,只能感慨以讹传讹的可怕。

“他不是你想的那样。”大约是看出了我的想法,珞凉说得十分认真,语气还带着些嫌弃。“他和你的情况不一样。”那表情十分像护食的某种偶蹄目动物,站在她身后的某人见状脸色顿时阴下了几分。

我突然觉得自己即使被嫌弃也值了。

身后传来一声极轻的叹息,仿佛是看透我幸灾乐祸的想法。身体一僵当即又松开转念一想——他还能光看背影就知道我在想什么?自己要不要这么没出息?

“当某个人对于自己特别的时候,她的没个呼吸都会变得重要。”

不急不缓的调子响起,却听得我险些直接从对方腿上摔下去。

“如此听不得情话,以后可怎样才好。”

又是一声叹息。

“……”

我觉得自己最近,可能真的不好了。

“总之大概就是这样,然后我就和这个呆子在一起过日子啦。”还好在我脑中乱作一团乱线的时候珞凉再次开口,却一笔带过了我最好奇的部分。

“怎么在一起的?”我尽量稳住语调,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要那么可疑。

说来蒟礼不是还扬言说要写什么百草全书一类的东西的吗,怎么就定居下来了?

回应我的,是蒟礼的——神、秘、笑!

摔!

“……所以你们什么都不准备说了么……”

“八卦的人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自己成为话题中心。”珞凉语重心长地教育我。

我当即悲愤了。

“狐狸大人今天来看我们,我们还是很惊喜的。”蒟礼说得十分有诚意,我却听着哼哼了两声。

“我们”?

“我们”?!

瞧瞧这措辞,果然是物是人非今时不同往日。

我兀自生出了一股人生当真是寂寞如雪的忧伤。

喝了茶,珞凉又从小厨房端出了几样她方才做好的茶点,那人妻的模样看得我心情复杂。想自己当年是不是也是也是这般青涩懵懂地跟在玄殇后面,温柔体贴小鸟依人一般地鞍前马后无微不至——“别自欺欺人了,自己当初什么女流氓的模样自己还不记得?”

又是那副慢条斯理的嗓音幽幽响起,吓得我头皮发麻,又兀自生出了几分窘迫。

“我当初那是年少无知!”我转过头,表情严肃地据理力争。

那厮墨玉般的黑眸中泛着淡淡的柔光,揉进笑意。刚毅的鼻,轻勾的唇角,剑眉横扫,带着几分邪妄几分疏狂……几分……看不出的情绪,轻轻问道:“哦?那如今呢?”

此问题一出我先是为眼前的男色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对方话里的意思。那种若有若无的暗示仿佛他当真是在期待些什么。

心中当即无端生出几分心虚。我匆忙别过头,拿起桌上的茶点一口塞进嘴里口齿不清道:“别傻了,现在怎么可能,咳,咳咳。”

身后一只大手轻轻扶着我的背帮我顺气,边传来飘飘忽忽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若是我强求,你可舍得回来?”

“咳!咳咳咳咳!”

……不知为何,我咳得更厉害了。

相关文章:

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堕落的绝世美女瑶池,花液粗黑白浊

[2009年]濑亚美莉(一ノ瀬アメリ)单体作品封面以及番号 更新完结

按在桌子上糟蹋 孙女主动让爷爷日

为了高考妈妈向我献身 和妈妈旅行发生 陪儿子高考酒店要上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