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课后的秘密画室 我与饥渴的留守妇女

2020-05-25 19:17 · 潜江资讯网

随着“咔吧”一声巨响,古杨树被兵匠整个自根部截断,直接露出了通往暗道的入口。数十个火把将入口照的如白昼一般。

在兵匠抓紧断树开路的间歇,肖芮清将暗道内的大致情况情况和肖正夫妇说了一遍,尤其是说到那浑身被扒了皮的男人时,肖芮清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仿佛自己还置身于那个令人恐怖的暗室之内。

听着肖芮清的叙述,五公主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手也紧紧的握着肖芮清的胳膊不松开。

与五公主因为担忧儿子的安危而深情紧张不同,肖正的表情几乎没有任何变动,只不过当肖芮清在描述那个诡异的佛像时,眉宇间有些微微皱起,仿佛在想些什么。

待肖芮清说完,肖正语气凝重的说道:“清儿,那个佛像现在在哪?”

话音未落,秦羽幽已经将佛像递于了肖正,肖正报以微笑,但当其目光注视到那佛像时,整个人的表情却突然一变,而身边的五公主也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佛像,久久没有说话。

看着父母惊讶的表情,肖芮清有些疑惑道:“爹,这个佛像到底是什么?”

好一会,肖正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正要张开说些什么,却见一兵士走到面前,报道:“禀大人,入口已经清理完毕!”

肖正对着兵士点了点头,随口对肖芮清说道:“我们先过去,待会和你说。”

说完,便转过身和五公主一起向暗道入口走去。

肖芮清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紧赶了两步、

经过兵匠的重新修筑,暗道内已经放置了不少火把,这就使得整个暗道看的清清楚楚。

肖正背着手站在入口前,摆了摆手,就见一队青衣打扮,头戴猿面具的兵士井然有序的走进了暗道,想来这便是青林军的猿组人员。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一个被青布包裹的尸体从暗道内部传了出来,血已经渗出了青布,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

在这一刻钟的时间,肖正一句话没有说,只是背着手站在暗道入口处,五公主则是陪伴在其身边。

肖芮清几次想要开口,却都被秦羽幽拦住了。

“待会,肖大人自会和你说,你稍安勿躁。”秦羽幽劝慰道。

见自己爹娘的表情与往日决然不同,肖芮清想了想,自得做罢。

随着尸首的出现,一个青衣人也走了出来,径直来到肖正夫妇面前,行了个礼后,便轻声说些什么。

由于与肖正的距离尚远,青衣人所说之话,肖芮清并未听清。

待青衣人说完,肖正便直接转过身,向着马车走去,边走边对肖芮清说道:“清儿,跟我回去!”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

五公主此刻倒是恢复了干净,挽过还在一旁发愣法肖芮清,然后对着秦羽幽笑道:“孩子,咱们先回去吧,这些后面的事情让他们处理吧。”

说着,便伸出手,将秦羽幽手中的佛像拿了过来,交给了一旁的随从,便也上了马车。

一路上,马车内一片寂静。好一会儿,才听见肖芮清说道:“那个佛像叫巫煞佛,是西南地区一个偏远部落的主神,后来传到了楚国,曾经一度很是昌盛。”

听到楚国二字,秦羽幽猛的大吃一惊,脸色在一瞬间显示出惊讶的表情,但也随即就消失了,只不过秦羽幽这转瞬即逝的变化,还是被肖正看个正着。

“怎么秦姑娘,在楚国生活过?”肖正追问道。

秦羽幽平缓了下心情,道:“是的,小女本就是楚国人,自小跟随家人在楚国生活,后来因为战乱,这才流落他乡。刚才听到肖大人说到楚国,心里不禁有所感触。”

说着,秦羽幽对着肖正淡淡一笑,“但是,如若像肖大人所说,小女为何从未听说过这个巫煞佛,昨日刚见到这尊佛像时,即便想了许久,也未曾在楚国见过这个佛像。”

肖正凝视了秦羽幽许久才说道:“你未曾听过也是正常,这巫煞佛在楚国也只是在王室的少数人中流传,在民间并未出现过。”

秦羽幽的脸色更加苍白,“王室、少数人”,为何这一切都像极了自己曾经在后宫所见过的那一幕景象。

但当秦羽幽意识到自己身处何方时,只得强制自己不再去回忆曾经的故事,然后对着肖正点头道:“原来如此,多谢肖大人点拨。”

肖正并未答话,直是看着秦羽幽,眼神中闪过一丝猜疑,但随即便也消失了。

“父亲,这巫煞佛为何会出现在此刻,再者那个男人是否就是宫里失踪的太子替身!”肖芮清插话道。

肖正默默的点点头,眼光也从秦羽幽身上转移到了肖芮清,随后说道:“你们发现的正是那失踪的太子替身,只不过为何他会与巫煞佛一起出现,还需要后面再去探寻。今日,你们也乏了,先行回去休息吧。”

说着,肖正撩开车帘,对着马夫道:“先把少爷送回府里吧?”

“你和娘不回去?”肖芮清问道。

五公主怜爱的抚了抚肖芮清的头发道:“我和爹待会还要去见你舅舅,你们先回去吧,明天我叫莲姨炖了你爱吃的黄豆猪手。”

肖芮清在母亲疼爱的目光注视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车子在驸马府缓缓的停了下来,肖芮清和秦羽幽再和肖正和五公主打了招呼后,便径直踏入了驸马府。

府内一片安静,只有几个守夜的兵士笔直的站在内院的拐角处,如若不去仔细看,还真不一定能发现。

“恩,秦姑娘......”肖芮清突然喊住了走在前面的秦羽幽。

秦羽幽疑惑的转过头,看着一脸凝重的肖芮清道:“怎么了?”

肖芮清突然又恢复了平日的表情,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赶快休息吧!”

秦羽幽淡淡一笑,并未作答,眼睛却盯着肖芮清看了又看,看的肖芮清此刻不知该做什么。

良久,秦羽幽这才轻声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到底是谁?”

“啊。”肖芮清不自觉的应答了一声,但随即又说道:“没有,没有,你想多了。”

秦羽幽看了一会,轻声说道:“其实,我也没有想瞒你什么,只不过有些事情我自己也不曾明白,因此,芮清,还希望你能谅解.......”

“看你说到哪去了,你什么时候想说,随你。”肖芮清忙不迭解释道。

夜已深,秦羽幽躺在驸马府的客房内,久久无法入眠。

巫煞佛、楚国王室、莫名失踪的假太子,这一切的最后,是否能够串联起决定楚国大火的最终元凶,而这一切是否又与肖大人与五公主有关。

混乱的思绪,让即便劳累一天的秦羽幽依然思绪连连。又努力了几次,秦羽幽见依旧无法入睡,便拿起了一件外衣披在身上,慢慢的走到了窗户前。

窗外的月光如此宁静,秦羽幽突然觉得待会是不是会有一个黑影出现在窗外,然后小声的对着自己说些什么。

但过了好久,窗外除了几只在屋顶上嬉戏的野猫外,连个飘动的柳枝都没有。

“哎,看来那些古书都是瞎编的!”秦羽幽心里暗暗道,但随即又觉得好笑,自打和肖芮清相识之后,自己似乎变得敏感了很多,曾经那个即便看到万具尸体都不动心的秦羽幽,似乎已经好久没有再出现了。

想到这,秦羽幽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当秦羽幽站在窗前胡思乱想的时候,五公主的卧室之内,肖正正来回的踱着步,眉宇之间似乎有些焦躁,而五公主此时也在紧蹙着眉头,看着一封信。

许久,五公主放下书信,对着肖正问道:“肖郎,如若这封书信内容属实,那这次的巫煞佛出现,难道真的是冲着太子来的?”

肖正站定,转过头,拿起一杯茶水,但又放了下来,有些焦虑的说道:“信息的可信度很大,其实这巫煞佛的出现并不是太大的麻烦,我现在担心的是,这次的假太子失踪,背后可能并不是冲着太子,而是直接冲着王上!”

“王兄!”听到肖正的判断,五公主大吃一惊,忙追问道。

“嗯。”肖正淡淡的点了点头,却并未解释什么。

五公主并未追问,夫妻多年,自己丈夫的习惯,作为妻子的已然烂熟于心,既然下了这个判断,必然有其判断的依据,只不过,看此时的样子,这个判断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会很大。

良久,肖正这才又说道:“太子憨厚忠良,这么多年来,并未见得有结党之势,想来这点也是王上为何要重用太子的原因,因此即便此次巫煞佛背后的力量是冲着太子,那么太子一倒,以王上现在的精力,短时间内并不会给谁太好的机遇。因此,我断定太子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而最终目的却是王上。”

“但即便冲着王兄,他们又图什么呢?这些年这朝野上下,即便说句大逆之话,王兄一倒,靠着那些老臣和军权,也是稳的下来的!”五公主想了想,说道。

肖正沉思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也是我最害怕的,他们要的不是这个国家的倒,而是要这个国家的权!”

相关文章:

厕所的新娘加长版小说 皇上x丞相强迫

青梅竹马从小到大肉超多——快穿攻略学霸老公h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 老公日的我受不了

男生抽的快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这三个男人不行的原因导致

干露露全套bt 苏紫紫大露生殖官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