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的小说h文合集 把老婆送老外玩

2020-05-25 13:32 · 潜江资讯网

第二日,蓝承逸的夫子因故请辞,蓝雨晞知晓后便让蓝夏多取了一百两银子给他。

身边少了二心人,那种时时萦绕在心头的被人窥伺的感觉终于淡了些,蓝雨晞处理沐晴的事情也多了几分耐心。

以她的手段,控制流言并非难事,何况沐晴的哭闹似的说辞欠缺章法。毕竟阮珞笙与蓝雨晞贤名在外已久,御史台那些以弹劾别人为乐的文臣轻而易举就被蓝雨晞等人的说辞唬了去。便是连一贯与沐老将军交好的几个老臣,也不再偏信沐晴的话,多数百姓还是更愿意相信她们,是以弹劾终未成行,流言未起已散尽。

楚云清的人接管了方家,在世人眼中方家兄弟依旧活着,活得张扬跋扈,相反,方家那位寻常见人总是微笑的主母和乖巧聪颖的小公子却突然没了踪迹。

后英离京那日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楚云清派来护送她的人跟着她一路出了长安门。雨幕中,她将车窗上的竹帘支起,最后回首望了一眼上京,笑得撕心裂肺。从此以后,上京不会再有人知道方正文那样悬壶济世的大德之人为何会犯下蓝雪案,不会再有人知道护短成性的方家人为何会放任他锒铛入狱,身首异处,也不会再有人笑倚廊柱唤她一声阿英。

斜风穿过车窗将雨灌进车里,滴在方俶的发顶,他扬着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却见她的侧脸也有雨滴一行。

“母亲,雨进来了。”

青黑色的天幕倏尔消失,竹帘归位,后英将他搂在怀中,才不至于被春末时节的雨冷到心里。

“俶儿,你要一直记得来上京这座城,记得你的父亲和外祖。”

“诺。”

后英将下巴抵在方俶发顶,拼命从怀中这幅幼小的身体上汲取温暖。以后路还长,她和俶儿还有来日方长。

转眼,东祾帝寿辰将近,上京城早已有了使团出没的影子,热闹非凡。入夜风渐微凉,夜市仍旧喧嚣,窸窸窣窣的人声入耳,惊扰不了的只有长居大院的闺阁女子。

“玉沙,素尘。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小姐,夜深还是让奴婢陪着您吧。”

“也好。”来到东祾以后,她便成了笼中物,许久没有如此了。蓝雨晞推开门,沿着石板路走到镜湖畔,凭栏远眺。镜湖湖如其名,无风时波澜不兴,静影沉璧,一川星河落在湖面,玄色的玉璧上便有璀璨无羡,流光溢彩。

晚风吹起衣角,略有凉意,蓝雨晞裹紧衣服立在湖畔凉亭里,目光飘忽无所归处。忽的水面涟漪乍破,一个人影从湖中央闪了出来。

素尘和玉沙听到声音,走近将她护在身后。

湖中人慢慢游到三人身边,跌跌撞撞地爬上凉亭,行动堪称拖沓。待他走得近了些,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便直直地冲入主仆三人鼻间,热烈地让人生怖意。

“你是谁?”

“救我。”男子艰难地朝蓝雨晞出两个字来,便沉在地上,堪称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护着小姐。”玉沙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其他人,这才顺应医者的本能走到男子面前,蹲下身来探了探男子的鼻息。“小姐,他还活着。”

血污横陈的身体,胸口仍倔强地起伏着,他不仅活着,更想活着“玉沙,你能救他吗?”

“能。便是再伤重几分,玉沙也救的回。”

“先将他扶回药室。”

“可要告知少爷?”素尘看了几眼血色掩盖下男子不甚清晰的五官,心中隐隐不安,却也说不出其中缘由。深更半夜这人来的确实蹊跷,小姐救下他,不是引狼入室才好。

蓝府护院众多,若是有刺客闯入,如今必是喧闹异常,镜湖连着外河,他应是为了避祸从府外泅水而来。总归是一条人命,既然遇见了救下又何妨。“救人要紧!”

“诺。”

玉沙善医,绝非浪得虚名,拂晓时分男子的气息已平稳下来。末了,玉沙为男子清洗掉面上的血污,唤住素尘“你可认得这张脸?”

 素尘凑到跟前只看了一眼便呆若木鸡。恍惚间心里的不安突然找到到了出处。眸似雪狐,唇若朱寇,玉容一面,天下独孤。这人竟是他,“千池允。”

“怕是小姐救错了人。速去告知小姐。”玉沙匆匆洗了手上的血迹,“方才小姐有些咳,我刚煮了药,便与你一同前去,送给小姐用了。”

素尘有些迟疑“千池允呢?总不好放他一人在此。”

“不用担心,我为千池允缝合伤口时用了麻药,他一时半会怕是醒不来。”

二人寻到书房时,蓝雨晞正伏在案前,手里捧着书走了神。

玉沙道“小姐,玉沙煮了点川贝羹,您用些吧。”

“嗯。放下吧。”

“那人的性命保住了。”玉沙放下药碗,取了一匙蜂蜜,搅匀了方才递给自家小姐“小姐这样便不苦了。”

“嗯,他可有醒来?”蓝雨晞放下书卷,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她已许久未熬夜了,难免疲惫。

“不曾。”

“只是,怕是小姐救了不该救的人。”素尘眉头紧皱,“小姐所救之人,乃南曦三皇子。”

汤匙脱手落入川贝羹中,琥珀色的汤汁溅出,花落小几。

南曦三皇子千池允,那可是市井传说可令小儿止啼的人物。除却令人称道的容貌,他的心狠手辣也是世间少有,少年时他曾带着亲卫千人攻下了南境边城匪寨,并在一夜之间屠尽寨中所有匪民,残、弱、妇、幼、老者、匪兵皆死于屠刀下。

蓝雨晞望着窗外依依的曙光,眸里闪过一丝不安,东祾帝寿宴,四国来贺,此人在南曦使团的名单上不假,可此时南曦使团离京都尚有三百里,他却重伤在此留下必是蓝府祸端。“与我过去。”

药室烛火依稀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带着燃了一夜的颓然,投射在空荡荡的胡床上,分外寂寥。

“人不见了。”玉沙走到躺椅旁,摸了摸还带着些许温热的被褥,转身跪倒在蓝雨晞脚边,“小姐,请您惩罚奴婢。”

“无事,你快起来。”蓝雨晞扶起玉沙后抬眼在药室里逡巡了一周,缓缓落下。“你们先出去。”

“小姐?”

“出去!”银光劈开她所言最后一词,然后陨落。三人看过去,只见千池允平稳地落在地上,长臂半垂,剑尖斜指向身前。他面容依旧苍白,薄唇却有了猩红如色,细而长的狐子目半睁半阖,“这是何处?”

“蓝府。”

“蓝府。”他跟着蓝雨晞重复了一遍,抬脚朝她走了过去,玉沙和素尘有意让蓝雨晞避在她们二人身后,蓝雨晞笑着斜了千池允一眼,拨开二人,道“三殿下何意?”

千池允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恍开一个明媚到极致的笑容,若非白面朱唇看起来多有违和,玉沙的手会抖得轻些。

片刻之前,他仍是身负重伤,气若游丝的半尸,这会儿却能在此谈笑风生,这样体格强悍的人,早已超过了她学医多年的认知范围。

千池允只笑了一瞬便止住了,他收剑回鞘后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蓝雨晞缠在腰上的长鞭,道“昭德殿下多虑了,允虽不才,却也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

一个重伤在身的千池允或许不足为虑,可他身体已然恢复,便另当别论。蓝雨晞的确有五分把握可以将他留下,只是留下以后该如何,她一时难以想计划周祥,不如就此放他陌路。

“殿下请。”

“后会有期,”他的声音嘶哑异常,却又清晰分明“我的救命恩人。”

言罢千池允步出药室,越上围墙消失在黑沉沉地夜幕里。

玉沙问素尘“他为何恢复的如此迅速?”

“应该是是同心蛊。”

同心蛊顾名思义,施蛊者与蛊虫同心同德,同生同死,一方的生命受到威胁,另一方便会利用自身所有的力量,帮助对方解决性命之虞。

倘若施蛊者并非蛊虫的载体,则施蛊者的力量会被载体借用,以辞岁月,绝生死。所以他如今恢复得如此之快,必是以施蛊者的力量消耗殆为代价的。

素尘对同心蛊颇有了解,这会想起来还有心有余悸,奈何自己武功底子太差,真的遇上劲敌时也助不上自家主子分毫。

元澈的话仍在耳边,她颇为庄重地朝蓝雨晞行了一礼道“以后再遇上今日这种事情,还请小姐务必留在我们身后。”

蓝雨晞躬身扶起她好笑道“你我相识不易,虽不能引为知己,做朋友早已足够,天下之大,却没有将朋友推到敌人刃前的道理。

“小姐。”素尘眼眶一红,自叶家破灭后入信阁已十载有余,从未有人如此待她。

“日后,谁也不要提及今日之事,你与玉沙将这里收拾了,抹去他的痕迹。”

“诺。”

蓝雨晞回首望了一眼药室狼藉的景象,叹气声愈发清浅了起来。这一次总归是她心慈手软作怪,尚不知会有何后果。

小径深处合抱之木后,一抹粉色掠过层层翠意消失在庭院深处,辗转入了兰华院。

相关文章:

太子太子不要了太涨h 钻石儿媳老旺完整版2

日本工囗番全彩里番工口全彩同人ACG

天上天下图片,黑色四叶草天上天下

chinese中国帅男boy 同学 Chinese帅哥guy帅哥 含着

唐人街探案3什么时候上映?唐探票房凭什么首日预售破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