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经历真实乱 我和两个师傅做了

2020-05-23 16:02 · 潜江资讯网

窗外灯火阑珊,烟花耀眼,又是一年新春。红尘万丈,人海茫茫,蓦然回首,伊人是否还在依栏微笑,温暖远望?

“认识颂已经五个年头了。”翠翠心里想着。  

五年前,翠翠和颂端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说人教版必修五里的《边城》。听着《边城》里翠翠和二老的故事,十几岁的学生变得很兴奋,像是享受着故事的温暖和凄凉,更像是对爱的一份憧憬和幻想。学生偶尔起哄高呼,偶尔低头交耳,老师多少是知道一点的,但她却沉浸在这样一片祥和的喜悦里,微笑着温柔的说着教案。  

翠翠低着头,一遍又一遍的读课文,她对这篇小说的兴趣比其他的哪一篇都高。因为故事里翠翠和她一样的懵懂,和她有着一样的期盼,可是,显然她比故事里的翠翠要幸福得多。和她一样暗喜的还有颂,班里高大帅气的男生,颂没有翠翠的娇羞,他开心而又幸福的看同学起哄。翠翠不敢抬头,默默的读完故事,被故事的结局带入了一种惶恐当中,她害怕故事有魔力,她害怕故事会延续,会延续到和故事女主角同名的她的身上,她这样惶恐着,这样无厘头的惶恐着。  

事实却是,她这么幸福着,这么让别人羡慕的幸福着,只是她被教条和无厘头的惶恐蒙住了双眼。  

颂不知道她的惶恐,也不知道她被教条束缚的心。看她忧郁的眼,颂担心着,给她温暖,饭喂到她嘴边,她却被吓得缩回了伸出的手。  

十几岁少年的心,那么干净,翠翠爱着颂,不参加一丁点的杂质;却又那么懵懂,担心着自以为的担心,害怕着自己毁掉一个有才少年的前程,毕竟那些教条早已深入翠翠的心里,她不敢大胆的张开手去碰触。但有颂在的地方都是温暖,颂像太阳,照耀着翠翠,保护着翠翠。即使是这样懦弱的翠翠,在颂的保护下,也是幸福满满的。  

太过于美好的东西,总是会遇到一些挫折,甚至是晴天霹雳。  

颂退学了,当翠翠知道的颂已经走了。翠翠很生气,她气颂的不告而别,说走就走,她更气自己,若没遇到自己,颂会变得很好。她满满的心疼,满满的懊恼,满满的责备。  

翠翠比以前更安静了,她想过很多可能,比如离开学校,但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去违背教条。翠翠想那我就连他那一份一起吧,于是他总是往以前颂在的班里跑,那里似乎有着某种东西,在那里翠翠似乎能觉得颂还在身边。  

哭也好,难过也罢,时间都会慢慢抚平。  

渐渐的翠翠不再那么难过,在某个午后,在孤独无聊的时候,翠翠还是会想起那个曾经照耀着她的颂。翠翠有时候会想,他偶尔会不会想起我,回忆一下曾经;他身边是不是有一个人,陪他闯天下;是否他还会在球场来个漂亮的扣篮,然后再转头给某个人一个微笑,写下只为她袖手球场诗篇;是否他也会带着某个人去草地背靠背晒太阳;是否不喜欢过生日的他,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听到生日快乐歌会要某个人别唱了,因为实在太难听。  

翠翠笑了,眼角湿润的笑了。  

五个年头,翠翠身边出现过很多人,有来了又走了的,还有少许留下来了的。颂身边也是这样吧,来来往往那么多,他是否还记得我?  

五个年头,翠翠在自己的生活里越来越不懂自己,生活的烦恼也让她忘记了很多东西,丢失了很多东西。但颂依旧在心里,一个微小的角落里,默默的,安静的存在着。  

五年了!这天翠翠的QQ里有个老友加她,一个高中不怎么联系的老友,她视如平常。和老友打着招呼,聊着生活。  

老友说:“在哪?”  

“在CS,上班呢!”  

“怎么没回来过年?”  

“在外面过年了,回家了一天。”  

“都学会不念家了!”  

“念家,但生不由己!”  

“在外面过的第一个年吧?从学校出来感受到生活的压力了?”  

“对呀,第一个年。”  

居然知道是在外过的第一个年,翠翠突然有些动容。  

老友说:“知道我是谁吗?”  

“hlj?”  

“不是。”  

翠翠好奇的点开老友的相册,一张她熟悉不过的脸。她颤抖的敲着键盘  

“颂?”  

“恩。”  

得到肯定的那一刻,翠翠差点哭出来,但喜悦远大于其他,“终于联系我了!”  

翠翠急切的想了解颂生活的好不好,想了解他的生活,想知道这些年他去过哪里?遇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故事?  

颂说:“这些年过得并不满意,生意亏了......”  

翠翠听着,泪湿眼眶,自责、内疚、难过从心底像疯长的树苗,将她包围住,她多想颂生活里所有的不好都自己帮他过,她曾无数次幻想颂过得开心轻松而又自在,她曾无数的在梦幻里看见颂阳光下灿烂的笑脸,她曾幻想颂各地旅游的美好。而当美好变得略带悲伤,略带苦楚,翠翠犹如看见《边城》里的那个雨夜,她不许,但她无能为力!  

晚上翠翠拨通了颂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那个声音,翠翠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和颂像老友一样的聊天。  

不经意间听到某一首歌,某一段旋律,就会瞬间回忆起某段时光里的自己。或大学,或高中,或看见曾经在自己座位旁,那张用粉笔划下着白线的青涩脸孔。会害怕啊!于是他们就这样聊了起来,以一种“我的人生需要被矫正”的方式。  

他们回忆着在一起的日子,翠翠说:“这些美好值得我用一生去珍藏,这或许就是青春吧!”  

那个晚上,电话挂断了又打,他们说了一个晚上,翠翠分明听到电话那头的那个声音渐渐的变得沙哑,呼吸变得急促,声音断断续续。翠翠一下就哭了,颂安慰着她:“我说过你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都可以来找我。你还记得吗?真的,你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我都在这。”  

颂说:“只要你幸福就好,你不用管我的。”  

颂说:“我有一套房,虽然很便宜,但可以保证你有饭吃。”  

颂说:“我第一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是一辈子的,就这种直觉。”  

所有该说的不该说的,他们都说了,这个晚上他们就这样聊着,哭着。  

有人说:当你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一个人,当她有人疼,有人爱,你会真心真意地祝福她,永远幸福,快乐。  

颂还在翠翠心里,即使翠翠知道他们的人生路不在同一个平面,但翠翠觉得某种因素又将她和颂紧紧的联系着。  

未来,她都会记得曾经有个人那么深深的爱着自己。

相关文章:

月经期间吃什么水果好(经期蔬菜水果的最佳选择)

李天一狱内组乐队心情好,网友:这就是音乐世家的真实背景

asd是什么?asd怎么打开?

锄奸演员表 2010年电视剧《江南锄奸》演员表及人物原型简介

我干的同桌_女朋友太强大满足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