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要吻男生脖子 少爷不要这样舔那里尿v

2020-05-23 12:58 · 潜江资讯网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哪里招惹你了?”汪甜很不高兴的问何风。

“没什么意思,心情不好。”何风冷冷的说。

“怎么心情不好,你说出来呀!”汪甜是迫切想知道。

“我现在还不想说。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吧!”何风竟然也不解释清楚就走了,汪甜很生气也跟了过去。我们几个看着这越来越少的人,越来越没有劲。

“回去吧!”大家都赞成。

“我们一起去看娜妮吧!”秦华建议道。

“好吧!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我真的很担心。

“李倩,还是我背你过桥吧!”回去的时候又路过桥了,这下刘智又有表现的机会了,真希望通过这桥他们的感情也能增进一步。

“恩!”李倩不好意思的点头同意了,这次到很干脆。

“李倩怎么这次这么痛快让刘智哥哥背,是不是背上瘾了。”秦华依旧是逮住机会不放,完全没有沉浸在感情的破碎的小事上,这点我很佩服她。走回情人桥的时候,我和承贤依旧是牵着,秦华他们依旧是三个人,至于李倩也是很幸福的两个人一起,我真希望大家都能幸福,至于情人桥的寓言我还是希望实现的好,也有点不想,也许是秦华他们三角的关系。

我们一起去了医院找娜妮。

“娜妮,你还好吧?”一看到娜妮的脸肿肿的,我就好难过。

“紫云,我没事的,很快就会好!”娜妮还反过来安慰我。看着那颗白白的牙齿不见了,阳光的笑脸还在,我真佩服娜妮这种坚强的品质。

“你们都来了!那我也可以走了。”看来李德是铁了心要和娜妮分手。

“你就不能等娜妮好了,把一切都说清楚?”秦华发脾气了,她最看不得这种遇事逃避的男生。

“让他走吧!不要再说了。”娜妮强忍着嘴部的疼痛痛苦地说了出来。

“娜妮,难道你们就真的这样算了?”秦华很是不解。

“不算了,还能怎么样?根基不牢的感情迟早会土崩瓦解。”娜妮虽是伤心,但说得很有道理。

“为什么这么说。”秦华真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一开始我们就犯了一个错误,尤其是我。我错误的认为,只要找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就好,熟不知人都是这样想的,是我太自私。所以我甘愿受到惩罚。”娜妮说得确实属实,我们心里也挺难受的,为什么爱情总是这么复杂,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他喜欢你,你又不喜欢他。要是汪东早点知道珍惜该多好呀!我心里不由的感叹。

“你们都来了!”汪东被人打得虽然有点变形,但是还是那么帅气。看着他拿来这么多好吃的给娜妮,我们既高兴又有点嫉妒呀。不过我还好,有承贤陪着什么都过得去。

“你看,娜妮的嘴可是为了救你才受的伤。你要怎么补偿她?还有现在饭也不能吃,可怎么办呢?”秦华列出这么多,真不知道要搞什么鬼。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汪东倒是挺乖的。“来,娜妮我喂你喝粥。”汪东终于知道心疼我们娜妮了,这一拳头也值了。希望他们从此就这样好下去。

“紫云,你快回去吧!我感觉汪甜今天情绪不好。”秦华很有预感的说。

“那好吧,我走了。不准欺负我们娜妮,否则亲爱的承贤帮我教训你。”我特意交代汪东。这家伙总惹我们家娜妮生气。

“喂,你好!请问你是汪甜的朋友吗?她在我们这喝醉了。你们快来把她带走。”真被秦华的乌鸦嘴说中了。

“好,我马上到!你们先帮忙照顾一下。”我匆匆忙忙的牵着承贤就要过去。

“紫云,不要太着急,没事的!”承贤看我很慌张便安慰道。

“如果有一天,你敢让我去买醉,我就离开你。这不是要挟,而是实话,我真的很怕受伤,受伤了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也许最终还是会自行了断,可我真的好怕那样的自己出现。”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大家的事对我打击挺大的,我突然又这么脆弱起来,也许是越来越在乎,就越来越怕失去。

“傻瓜,别担心,我不会这样对你的。”听到承贤这么承诺心里好受多了,尽管知道爱情途中有些突发事件并不是承诺可以预测得了的。“诺”言的“诺”字,是有口无心的。

“同学,你别喝了!”我们一进去就看见汪甜跟人闹着还要喝,旁边的易拉罐到处都是,看来喝了不少了。

“你们是她同学快过来劝劝吧!”一看见我们来了,服务员真是松了一口气。

“汪甜,别喝了!我们回去吧!”我很心疼的坐在她旁边对她说。

“何风你这个大坏蛋,你这个骗子!”她完全没有理会我,而是跑到承贤的身边殴打承贤。真是的,喝醉酒了,就可以欺负我的承贤,他又不是何风,我心里非常的不愿意。我走了过去,使劲把她拽过来,我也不忍心臭骂,可是控制不住。“你闹够了没有,你看清楚呀,他是承贤,不是何风。”对我的死党这么凶,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呀。

“紫云,他骗我!他骗了我!”汪甜终于清醒了些,还知道我是紫云。

“他怎么骗你了?你们不是很好吗?”这治标要治本,我总得把事情弄清楚吧,要不我帮忙愤恨也恨不起来。

“紫云,他一直都有女朋友,在另外一个城市。他们是异地恋,很辛苦。他说前段时间跟他女朋友吵架了有点坚持不下去了才和我在一起。你说我是什么!不就是牺牲品吗?”汪甜很委屈的一吐为快。不过,她真的吐了,还是一地,我衣服上似乎也有点。算了不能计较这些了。“他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感情太不负责了。我现在就要去找他。”我真是气死了,我最讨厌这样的男生,说真的我还真风风火火的往外冲。

“紫云,冷静点。别激动!”承贤可真够淡定的,我难以理解怎么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不是你朋友,你当然不生气了。你们男生都这样。”我一生气,说话就是带炸弹的。

“紫云,你淡定一点好不好。怎么把我也扯上了。什么男生都一样,难道你也不了解我。”承贤有些生气了。

“反正都一样,估计你也好不到哪去。”我还是平静不下来。

“好,好,我好不到哪去。我走还不行吗?”承贤这下真生气了,都不管我了。

“你要走就走快点!谁稀罕你呀!”火在气头上,我什么话都说出来了。承贤没有转头,看来是真的走了。

“汪甜,看来我们要相依为命了。”真想找杯酒喝喝,可是我喝醉了汪甜怎么办?我们俩怎么办。算了,还是早点回去吧!“汪甜,乖啊,我们一起回去吧!”我边哄着她边扶着。

“你怎么这么重呀,我真的不行了。”我边扶着边埋怨着。累得都快趴下了。还有这么多台阶怎么走呀,老天爷赋予我力量吧。我可怜巴巴的祈求上天,上天似乎睡着了,怎么也不应我。

“甜啊,我们接着走啊。等下次,我喝醉酒了,你一定要还给我。”我边喘气边说。“啊!”一不小心我俩都摔地上了。“谁能救救我们!”我哭着嚷道。

“还是我来背他吧!”承贤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

“你不生气了!”我有些吃惊的问。他竟然不理我,背着汪甜直走。

“真是的,气死我了!”我很生气的从地上爬起来。“妈呀,好疼呀!不会吧,代价也太大了,脚流血了。我有些不敢看了,坐在那夜不想动了。算了,就在这坐一晚上吧!我真的打算这么坐着,看星星也不错。可是就这样坐着,不去看医生,会不会感染,会不会死呀。一想到这些我有些后怕了。“算了,还是接着走吧!”我很艰难的一步一步的爬楼梯,完全靠另外一只脚支撑整个身体,很辛苦很疼。终于到了路面上了。我累得实在走不动了,又坐着歇歇。

“快过来,上车。”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声音说道,反正不是承贤就行了。承贤那个坏家伙竟然不理我。

“不上。你以为你是谁呀!让我上,我就上!”明知道自己非常需要帮助,我脾气一不好,就这么倔。

“穆紫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我抬头一看竟然是李雪琪。

“管你什么事!你们男生都是坏蛋。”我现在特愤慨。

“少啰嗦了!上不上车。”李雪琪似乎很急的样子。

“不上!不用你管我!”让人家上车态度还这么差。

“那我真的走了!”李雪琪说着就真的走了。

“走就走,谁怕睡!我自己也可以回去。我爬了起来继续艰难的前进。

“别逞强了,还是上车吧。”李雪琪开车又绕了回来。我灰溜溜的还是挪动着缓慢的步子接着走我的。“都受伤了,还逞强。你那个承贤没管你呀!”帮助我一下还往我伤口撒盐。“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李雪琪竟然把我抱起来了,我浑身都不自在。

“不要再叫了。也不看一下几点了,哪里还有人呀!”李雪琪说的很对,四周都很空荡连走动的人都没有了。“天啦,我今晚该怎么进门。”我不禁叫了起来。

“你还是这么没大脑,也不会照顾自己。受伤了打个电话让人接一下就好。硬要一个人死撑着,让你上车还不。”李雪琪开始批斗我了。

“管你什么事呀!你什么都不知道大家都很忙!”寝室里确实没有人还在,承贤在生我的气,你说能叫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当下我是个可怜的人。

“你这是把我往哪里带?”看着车慢慢地开出了校园,我就很惊慌了起来。

“放心吧,不会把你卖了。”李雪琪不当一回事地说。

“你不告诉我去哪,我就要下来。”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和李雪琪呆在一个空间。

“行了,别闹了。去毛婶家,这里面都是帮她筹的物资。本该早到了。让你快上车,你偏不。”李雪琪心肠还挺好的,不过他拐着弯的批评我,这我可不高兴。车缓缓的开向我去过一次的破屋,老远我就能感受到阴阴的气息和霉烂的味道,山里的湿气实在太重了。

“下车了,可不可以走呀?”李雪琪把车停了下来。

“可以,不要你管啦!”我很是要强地说。

“真的可以那我走了。”说着他扛起一些东西转身就不见了。

“啊!救命啊!”我不知道踩到了一个什么软软的,我好害怕了起来。死李雪琪,坏李雪琪,也不出来帮帮我!”我忍不住的骂了起来。

“是你自己说可以的。自己说过的话,自己负责。”他竟然站在一边幸灾乐祸,太不怜香惜玉了。

“这不是上次来的那个姑娘吗?怎么脚受伤了?”毛婶走了过来,用手摸索着前方。

“毛婶,别管她,她自己说可以的。”李雪琪故意跟我作对,我才懒得理他呢。

“要不我背你呀?”李雪琪故意问,人家明明走都快不能走了。

“恩!”这次我服软了,同意了。

“还没吃饭吧?”毛婶止不住的问。

“吃了!”我习惯性的答道。都这么晚了,没吃饭也就算了,麻烦人家的事我可做不出来。

“你真吃了,那算了。本来想,你没吃我买了些东西大家一起享用。这下全都我一个人地了。”李雪琪兴奋的抱起一大堆东西一个人享用起来。我坐在那里肚子咕咕地叫。

“给你一包,看你可怜的。就知道你没吃!就你那点花花肠子还能骗得了我。”李雪琪好像很了解我的说。

“不吃就是不吃。”我还真来真的了,看着食物宠辱不惊。

“紫云,你不饿也吃点吧!毛婶走了过来拿了些递给我。”我接了过来,眨眼的功夫就把它们全部消灭了。

“还说不饿,都吃了这么多!你就是嘴硬啊!”李雪琪好鸡婆的故意跟我计较。

“紫云啊,雪琪的性子是粗暴了点,对人又不够温柔,不会照顾人。但他心肠很好的,你要多担待一点。”毛婶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跟我说这个。

“毛婶,你不用跟我说这个的。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早就分手了。”我现在就怕人家误会,这样让承贤心里怎么想呀,他肯定又会吃醋。虽然他今天丢下了我,但是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对,我不该一棒子打死一竿子人对他很不公平。其实我现在挺后悔的。可他又不给我打电话。想到这里,我就特难受。

“紫云,你们不是很好的吗?怎么就说分就分了呢?”毛婶也真是的还硬要知道。

“婶,我困了。我想回房间休息。”我真的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了,没意思特没意思。说着,我就起身了。“哎哟!”我忘了自己擦伤了,一下子又碰到椅子上。

“坐这别动,我去给你拿药!”说着李雪琪就过去开车了。

“哎,你怎么跑那么远!都几点了,不用了。死不了人的!”一想到今天承贤扔下我一个人,我就特难受,死活管它呢。

“你别管,这是我的事!我马上就回来!”李雪琪还是那么倔认准的事一定要做。

我坐在椅子上悠悠地睡着了。隐约听到毛婶一个劲的说李雪琪好,我不想说什么。再怎么好也跟我没关系,因为我认准的事也不会变,我现在只想牵着承贤的手相扶到老。毛婶讲的故事很动人,我听了都哭了,紧紧为故事,不为故事里的人。

“穆紫云,醒醒。来擦药了。”李雪琪赶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凌晨一点了,我都睡了两觉了。

“谢谢你啊!”我这个人是知道感恩的,第一次对他说谢谢,我感觉我们是那样的生疏,大家都不习惯。“还是我自己擦吧!”我接过药自己给自己涂感觉挺好的,就是特想承贤,他在一定不会这么对我。他肯定又会说:“宝贝,怎么这么不小心呀!我好心疼的。”想到这我就特难过,这都一点多了,他还不给我打电话。

“我已经把房间给你弄好了,你就睡吧!”李雪琪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去的,现在又钻了出来,我完全没有察觉。

“真的很感谢你!”这是我对他说的第二声谢谢,他没有礼貌的回应,而是一个劲的沉默。说完我就走进了房间,对这里的房间我充满了恐惧感,上次的惊魂事件,我至今记忆犹新。人如果可以不睡觉,我绝对选择不踏进去半步。我慢悠悠的终是进去了,一则脚受伤了,一则是心里害怕。可当我踏进房间时,眼前一亮,里面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象,房屋亮亮的,灯光发出美妙的强光撒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各种日用品摆的整整齐齐有条有理,完全不是上次的摸样。床上的东西都很整洁,被褥和床单都是干干净净的。蚊香浓重的味道熏发出迷人的诱惑。我躺在上面舒服极了,一会就睡着了。

相关文章:

林晨钰全图无马赛克 武汉大学新生林晨钰爆奶门事件

重生小说炮灰军嫂重生离婚

宿迁市食药监局公布4批次不合格纯净水风险控制及核查处置情况

日本AV女星 朝美穗香图片写真及全部作品个人资料

grab怎么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