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哥哥ml的详细过程,撅起屁股屈辱的含着

2020-05-23 06:42 · 潜江资讯网

宫女姐姐拉了拉我的被角,我赶忙用力按住,“小小姐这样会把自己闷坏的,先出来好吗?”

“我不,我就要义父!义父为什么还没来!”我大声道,然后把被子裹得更紧了。

宫女姐姐好像很为难,在一旁温声细语地哄了我好久,但我不敢出去,因为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我已经满头大汗,湿淋淋的汗水从脖子一路滑进衣领里,被子里闷闷的,连空气都是热乎乎的。

我想回家了,我不要义父,我要妈妈陪我,以前我做了这个梦妈妈就会来陪我睡的……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我哭了还是汗水太多。

宫女姐姐好像在打电话,没过一会儿她就出去了。

我听到她的脚步声远了才把被子露出一条缝儿,凉凉的风灌了进来,我舒服多了。

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连宫女姐姐都走了,是不是她嫌弃我很麻烦,不想管我了?我放声大哭,被子却被人猛地一扯。

一个年轻人站在我床边。

他穿着雪白的中衣,外边就披了一件披风。

我怯怯地打量他,他疏眉细目,一副寡淡薄情之极的相貌,皮肤白的发光。

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看到这个相貌阴柔的男人反而有点害怕了。

“听说有个小丫头大半夜吵着要找妈妈?”他冷笑,薄薄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我要义父,义父说他就是我妈妈……”我小声说。

他笑了一下,在我床边坐下捏了捏我的鼻子:“算你有点良心。”

我歪了歪头:“你是谁呀?我义父呢?”

他瞪大了眼睛,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冰冰凉凉的。他用手心摸摸,又用手背试了一会儿,“来人!把温度计拿来!”

“我没生病!”我惊叫了一声,“你走开!让我义父来!”

“说什么胡话!”他瞪了我一眼,从身后进来的侍从手里接过温度计,给我夹在腋下。

我另一只手抬起揉了揉眼睛,眼前还是那个相貌阴柔清秀的年轻人。

“你骗人!我义父可漂亮了,他搽了粉,脸蛋白白的,这里,”我指了指眉心,“还点了三个红点点,嘴巴也涂了紫色的胭脂,他还戴了金耳环呢!”

我又仔仔细细地把他的脸看了一遍,那上面素素净净,圆润白皙的耳垂上却有两个小洞。

“他比你漂亮多了……”我小声说。

他很生气地看着我:“你还要我化了妆才能来见你?!圣上也没你这么大脾气……快睡,明日也该教你些规矩了。”

他把温度计取下,看了看,又摸摸我的额头,这才转身要走。

我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抓住他披风的一角:“陪我,陪我睡,我害怕……”

“让流华留下,哪有这么大孩子还要父亲陪着睡的。”他拢拢披风,发现拽不动,我死死拉住他,指尖都用力得发白。

“我害怕。”我仰头看着他。

他皱起眉,最终还是妥协了,“一身的汗味儿,让流华带你去沐浴……就这一晚上,没有第二次。”

宫女姐姐就进来带我去洗澡了,原来她叫流华呀,真是好听的名字。

等我洗完澡出来,发现床上的床单被子还有枕头都换了一套,他已经在床上躺好了。

我高兴地就要往床上蹦,却被流华拉住:“小小姐的头发还是湿的,现在睡觉会头疼的哦。”她又拉着我去吹了头发,我一直盯着床的方向,生怕他已经睡着了。

暖洋洋的风吹得我眯上眼,等到头发干了,我的眼皮也开始打架。我回到床上躺好,流华关掉灯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房间里又是一片漆黑,我抓着被子往下缩,却被他揪住:“又想折腾什么?”

“我怕,我刚刚做噩梦了,”我朝他那里靠了靠,他身体一僵,却没把我推开,“我梦到一个女人被车撞死了,就像我被车撞了一样。”

“梦都是假的,有义父在,谅那些魑魅魍魉也不敢作祟,”他拍拍我的脸,“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我从小每隔几月就做这个梦了,一直没变过……”

相关文章:

色女生寝室里冼澡图片 下面湿透了想有人塞进

怎样选购饮水机?(组图)

嗯嗯嗯啊不要嗯进去 恩恩好疼轻点老师 嗯嗯快点再深一点h

黄榕三级电影有哪些?深趴黄榕陈小春与黄榕被删片段视频种子艳照

衡量女人好身材的八个标准 比基尼桥是什么意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