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小说情节_双腿环住他有力的劲腰

2020-05-22 07:26 · 潜江资讯网

我有一个强迫症的表弟,二十岁他是一处营房的文书。  

他们部队迎来重要的一天,一个隆重的节日,天气很热,等在会议室的人焦躁不安。  

终于,在上尉的引领下,营长和一众长官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上主席台。他们每个人的面前摆放着一个精美的方形盒子。主持人按级别高低逐一介绍了来宾,由营长向一众长官们述职。只见他轻轻地打开盒子,用自信的目光扫视全场,开始念稿子:  

“春——”  

他高亢而嘹亮,这是一个从里到外都透溢着强大的营长,全场立刻安静起来,等他一场激情四射的报告。  

“春——”但却再也没有第二个字,他失声了,也许第一个字的调子起得太高,也许因为天气。  

看着少校将要难堪,长官发话,由营房的副长官述职。  

只见副长官走上台去,却没有坐下来,他只看了一眼盒子里的文稿,就目瞪口呆了,他喃喃地说,“我,我,我,还是由刘上尉来吧!”  

接下来就是刘上尉、李上尉、马中尉分别走上台去,却没有一个人念出一个字。  

甚至连营长最宠爱的唯一的播音员小金都走了上去又下来,一样没有念出一个字。大家相互推脱,互相谦虚。  

长官终于不耐烦了:“谁来?你们谁来念?没有人能念吗?”  

会议不能就此中断,英雄必将挽救时局。  

我的表弟自告奋勇,“我试一试。”他箭步走上台去,开始了他一生中荣耀的时刻。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字字铿锵,落地有声,全场立刻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  

接下来他就从容多了,“在各位长官的关怀下……”一直到“高歌猛进……威武雄壮”。他的感情已经被充分调动起来了,他是那样慷慨激昂,浩浩荡荡。  

“全营”、“全营”,谁也不会料到他中途卡壳,然而他确实卡住了,只见他的汗渗出前额。“全营”。他的脸涨红了,既红又羞涩。  

“你下去吧!”长官再也忍不住了,他悻悻地把面前的盒子盖上,装进手提包,“这会不开了!”台上的人也都把面前的盒子盖上,装起,尾随而去。  

全营一阵唏嘘。  

长官们一一离去,只有营长呆坐在那里,看着盒子里的文稿发呆。  

有人上去劝慰营长,只见文稿的前八个字用的是曲曲折折的象形文字,甲骨文或者金文,它们各自独立镶嵌在一枚玉珠,再粘贴在纸上。后面就是普通的汉字了。  

我再没有见过我的表弟。  

我表弟的一个战友,后来我有幸遇到他。他说,营长的文稿共有八页,第六页的最后两个字正是我表弟卡壳的地方,而第七页仍然是汉字,从开头的“上下”一直到结尾的“……军中雄师。不足之处,请各位长官批评指正。”  

第八页,则是整整一块玉版,上面没有文字,只有不堪入目的春宫图画。  

营长自然是个书画爱好者,表弟作为文书,身受其染,居然识得“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但他在“高歌猛进”中越过了第七页,一眼看到第八页去了。

相关文章:

玩弄熟妇的屁股眼_粗长硬 长粗

要闻播报(2)

我压的很快媳妇疼了哭,第章嘴接尿

iso文件怎么安装和打开

搞笑穿越小说 经典穿越小说推荐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