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在受身体里长期放东西 女助理都要陪老板

2020-05-21 03:39 · 潜江资讯网

我如是想,他终究占了长了一对翅子的便宜,修行倒不见得有多高深?

掠过心思,一抹熟悉的花香却在此时飘散而来,脑海跳腾起一人来。莫不是二王姐也追到这里来了?

我略略放长视线,果见王姐梅逐芳双手叉腰怒目圆睁地瞪着一众医仙族人,稍厚的唇瓣间吞吐着一袭有伤风雅的话,“什么医仙?本公主瞧你们就是一群青脸飞虫!本公主不过就想见一见我的清哥哥,你们犯得着将我拦阻于此?我清哥哥若是被你们医死了,我繁花镜必来灭了你们一族人……”

这些话明摆着伤人伤己,谁还会愿意为你引路?我是习惯了二王姐这不可一世的性格,也不稀奇,倒是传入罗池鱼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罗池鱼立即飞扑过去,“啪啪啪”

就是几下大耳光,在场诸人全震住了,谁也没料到族长会闪电般来这一手。

二王姐先是震了一下,待反应过来,一时气愤填膺,立马召出花灵便袭向罗池鱼。一时间两人倒斗在了一起,我连忙迎上去拆解,一边替王姐说好话,“池鱼姐姐,这是我二王姐。还请多多海涵!她就是这性子,确是极为担心玉清夕导致言语过格了些。”

王姐却不领情,我说出这番话,她已晓得我便是逐雪,便又大肆骂开了,罗池鱼倒是笑了,不无怜惜地对我说,“你倒是一番好意,可你这姐姐却未必领好。”

我勉力强撑着来自两方的法力,又要躲闪花灵随时抓来的尖爪。此时金不换不得不从我书生帽里再次钻出来,语气极为不善,“原来你是我主人的姐姐?咦,你不是芳香神吗?怎么如今却轮回成我主人姐姐?你这个坏神,当初若不是你教唆,我主人也不会有今天。哈哈,今天的你修行如此不济倒是本小木神替主人报仇的好日子!”

金不换嘀嘀咕咕一通,我确实不知她嘀咕些啥,眼见着它气呼呼地加入战团,我苦着脸无奈道,“不换,你就不要添火了好不?你既认了我为主人,终究该听主人的。”

我如是说,金不换原本胸中有气,一时倒不便就此时发作,毕竟,那是上一世恩怨,算到这一世的确不妥。我又这般说话,它倒不好再违逆我,施施然一个旋身落至我肩头,“那我观战,若是有不规矩的爪子伸过来,不换替您打回去。”

二王姐听到它如此说,心里又来了气,

即咬牙切齿地道,“梅逐雪,你何时修得这会说人话的畜生?看着叫人不爽。什么芳香神不芳香神,我看它就是一个神经!”

我懵懂地愣了愣,然后却苦口婆心,“王姐,住手吧,池鱼族长她若是真下狠手你早就中毒身亡。”

观了一会儿,我确观出罗池鱼法术带着毒性,我召唤出雪灵原是晶莹剔透沾了她法术之后瞬间绿化,然后消融成绿水。

二王姐仍旧不依,倒是变本加厉召出许多花灵,我有些慑然,王姐什么时候能召唤出这满地的花灵?才十几日不见,难道她吃了高级补修灵药?我不由拿眼认真瞧她,难怪她突然间比以前嚣张了太多,以前修为瓶颈滞留导致一直在我之下。

二王姐嚣张一笑,放话道,“你医仙一族到底把我清哥哥藏哪儿?我要见清哥哥!”

罗池鱼也来气了,一个飞身扑至她身前,又一拖一带间,然后一根绿藤瞬间窜出将二王姐困了个结实,那些花灵见主人被困纷纷抓向罗池鱼,罗池鱼轻蔑一笑,只是随手一挥,花灵即全然消弭。然后她迅疾喂给王姐一颗药。

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即冷冷道,“若不是瞧在逐雪面上,我也不会与你打了这半日!既然你说话那么难听,且闭嘴数日。”

我才想到她是给王姐吃了失声药。

“为了你,本族长连饭都未来得及吃一口,你倒是好生叫本族长闹心,義云,你岂把她带去临水崖让她好生养养性子再带她去见她的清哥哥。想来,等她性子养好了她清哥哥也差不多可以下床了。”

我倒是奇怪,自从一路跟来,原本多嘴的義云也是一语不发静观打斗,这一族人对她的敬畏竟然倒了有她在不多嘴的地步。

此时才有附和声抬头而出,“就该让她去临水崖听水声!”

“是啊,是啊,这般呱噪就该去哪儿,再给她几本《三界药典》、《本草纲目》之类的。”

“……”

说到后来,倒是有使坏的意味了,罗池鱼阻止大家说下去,又遣散了族人这才一边领着我们回玉清夕居住那院。路上倒是颇为歉意地对我道,“把你姐姐送去临水崖你不怪姐姐吧?”

我确实不知那是个什么去处,刚才族人们一番议论也就猜了个梗概,大抵是他们医仙一族的惩罚族人之地。原本想给王姐讨情,碍于她惹了这么大一个结,一时半会儿倒是消不了罗池鱼的气,便暂且不提,听族人议论来,那地也不是什么难呆之地,倒是颇为山清水秀,也就缓了心思。

我涩然接道,“王姐她不过是见人心切,方法有违常情。还望池鱼姐姐莫要与她计较。”

罗池鱼余气未消,“若然我计较,对于这样不尊重我族人之人,我早把她丢去莫问山喂野兽。”

月牙儿小心地给我解释,“那莫问山是我们炎纭坞一个野兽出没频繁之地。”

罗池鱼接着道,“你王姐刚才骂我们是青脸飞虫,我是真被气到了。你以为我们这一族生来就是这副脸色吗?”罗池鱼情绪忽然变得落寞起来,我瞥见她晶莹的眸子里融化出久远来。

此时,我们恰恰回到院子,却未立即进屋,而是坐进了院子一角的石桌旁。夜幕拉开了帷幔,族人秀贤掌了灯,月牙儿将就着灶台热菜去了。

罗池鱼与我对坐石桌,一边吃着些小甜点先充饥,一边说,“若不是三百年前一场反自然劫难,我医仙一族也不会变成如此脸色。”

我很愿意听她讲这个三百年前的变故,也不愿意打断她,静静饮着茶水。

“我炎纭坞原本四季如春,桃李芳菲,小桥流水,气候宜人,以至于我医仙生就了羡煞三界白嫩皮肤。”

相关文章:

《攻心掳爱》(慕远辰沈佳曼)全文章节精彩阅读

app线下推广活动方案(附带:成功案例)

嘻哈女歌手妮姬米娜上空成性 F奶全都露抢镜

铃木心春作品番号及封面一览(20)

男友下面硬 像铁一样每晚要冲撞我几百个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