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老妈同意高考解压

2020-04-29 03:58 · 潜江资讯网

次日,祝长安临走前叫哑巴买来三四个小厮丫鬟照顾姑苏挽南同她阿叔的生活起居,又留足了些银两。难得好人做到底,不管承故人情还是演足戏本子里好人套路,祝长安也是坦然自若。

“安好姐姐,这是蔷薇花,京都贵人间的佳花名卉”姑苏挽南拉着祝长安的衣角,指了指那面墙上长势汹涌的花,怕祝长安不信又补充道:“我阿爹告诉我的。”

祝长安抬眸顺着姑苏挽南萝卜腿似的手指方向望去,不禁被那面墙的花色灼了眼。

这花是祁言辞亲手种下的,能让大名鼎鼎的靖轩王挥锄撬土污了手种下的花,自然是不得了。只不过祝长安对花卉方面着实薄识寡闻,不识这花名理应如此,颇显俗气了些。

“我信。”

姑苏挽南才撒开手,略有些不舍的看着祝长安走出余生坊,上了马车,只听院墙外马车车轮骨碌碌跑远的声音。

殊不知,马车刚走,对面巷子里就走出几人来,几人相互点头算合计,不假思索就跟了上去。

“哑巴,去一趟独孤世家。”祝长安支着头于窗口,瞟了一眼窗外倒退的白墙青砖,几块人形黑影突兀的被阳光折射在上面。粉白的唇微抿,舒尔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来,道:“无需搭理。”

车外哑巴松开握着刀柄的手,不受左上方黑影影响全然一副不知,专心致志的勒着缰绳朝前驾去。

昨日夜里,哑巴送茶到祝长安屋内,比划四个手指头,各摆四只茶杯于四角。

祝长安捞起其中一只茶杯,浅酌一口,淡声道:“我们明日一早就走,尾巴带上才寻得到首。”

如今事态发展的趋势,祝长安自是觉着越来越有意思了。自认为无需搭理就好了,大不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正好给哑巴练练手磨磨刀。

不过又回头细想之前发生的种种,自仙人居那次就一直被莫名追杀,不管敌我不分的严清庭,还是突然出现的姑苏挽南二人,好像有人故意安排好的。

所谓好戏搭好的戏子,那么祝长安自认为自己是这场好戏里最好的戏子之一,用人之道还彼施者,布局术之待人鄙也。

再说回来,留严清庭于通开实属他个人恩怨要解决,要不然放个随时要自己性命的人在身边,祝长安不当回事,哑巴也不是自在。再者是被写入死刑录早该同姑苏家暴尸荒野的姑苏挽南活生生地出现在祝长安眼皮子底下,八九不离十与那纸婚约脱不了干系。

一杯饮尽,饶是这般留不得。

……

姑苏挽南的阿叔是祝长安离去第二日醒来,人不太精神,眼窝深了几分,脸型瘦点也还是那个英气俊朗的郎君。

候一旁的小厮见其醒了,上前扶靠坐起来,背后垫一大迎枕,就去寻院落里玩的姑苏挽南。

白邵行走江湖多年,该有的警觉由内而外散发,警惕的扫视屋内一圈。烟青色的帐子两角吊两条流穗,一张镂空梳妆台,几个大小不一的妆箱和一面雕花缘的铜镜就无其它,床正对一副山水墨画的纱屏与屋内另一头隔开,隐隐约约可辩出茶案,书案,书柜,到是略显儒雅之风。

“阿叔,阿叔,你总算是醒了。”

音落人到,门外就跑进一团粉白,跟一阵风似的绕过纱屏,就扑进男子怀里去,还拉着重重的鼻音着实可怜。

“挽南,阿叔无事了。”白邵抿笑,如沐浴春风委实不欺他那张脸,跟之前那副模样相较只叹这脸变得快。他用手轻轻抚顺怀里人的黑发,眼神里是快溢出来的满满宠溺。慈父,祝长安若在场定是吐出这词来。

“阿叔,你当真无事?那日你可是把挽南吓到了。”

那日突如其来的人,当真是叫白邵不知所措。现在回想当时的场景,那人来意白邵是猜对一半,只是关乎生死先撇一边儿不说,但牵扯到姑苏最后一条血脉,姑苏夫人之托,就算那人信誓旦旦说不会伤及,白邵断然也不会将姑苏挽南交给那人。

“带挽南离京都越远越好,就好永远别回来。”

出事前一夜姑苏夫人将熟睡的姑苏挽南送至白邵暂居的客栈就说了一句话,还不等白邵问其缘故姑苏夫人就急匆匆走了,等第二日就传来姑苏灭门的噩耗。

帝王之心,谁又猜得透彻,这就是命吧。

“挽南,想回京都吗?”

白邵不知为何就脱口而出这句话来,兜兜转转终是想看看姑苏挽南是否对京都还留有一丝念想。

怀里的人儿抬起头来,睫毛弯弯,眼角还挂有晶莹的泪珠,鼻尖微红不禁想起南理有种好玩的手艺,木偶戏。

“阿叔,若是挽南想回,你会带我回去吗?”

白邵心里一悲,垂眸看姑苏挽南小脸上的期望,终究是故地难忘,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道:“一定会。”

“那挽南回京之日,必是东昭国丧之时。”

“谁教你的?”

白邵这心中苦涩之意未减,就听这姑苏挽南脆生生的声音在耳边炸起,免不得人一惊,双手紧握姑苏挽南肩头,目光如炬,恨不得将眼前人看穿一个洞来。或是回神快了些,才觉方才吓到姑苏挽南,手中的力道也就松了些许,语气也缓和了下来,轻声道:“挽南,这话谁教你说的。”

姑苏挽南瞪着水灵灵的眼睛,许是未从刚一场缓过来,已经掐灭的泪珠又蓄满了眼眶,摇摇欲坠。

“挽南,平凡与大为仅一念之差,你还小该懂的日后会有人教你。”

“我只想报仇,安好姐姐可会教我?”

“韬光养晦。”

……

此时祝长安的马车已然停在一处大宅前,两尊威武凛凛的石麒麟傲然俯视,几盏精致的方型灯笼高挂,一张龙飞凤舞不知何字的门匾,通体漆黑的大门紧闭,无门阀当值,俨然一副闭客之意。

街边转角几人凑坐一处,眼神时不时的往那座大宅瞟去,生怕祝长安和那哑巴长翅飞了。

“祝长安同那哑巴进去有一盏茶功夫了吧。”

“嗯。”

“我说,要不然直接进去乱杀一通得了,跟了十几日荤酒都没沾,可难受死我了。”

“不想死就憋着,事成有你乐的,哪来那么多闷骚发。”

“可,我,得勒。”虽有怨言,终是把话吞回肚底,谁叫这是笔大的。这事一完,亡命之徒便是清白之身,活腻了阴暗潮湿,也该光明正大的行走在阳光下。

“独孤世家素以自立门户,不与政商两道沾染,可黑道生意遍布四国可谓是财源同探子并存,这世间就没有你独孤晴琅不知道的事,你说我可说得对?”祝长安吹去杯中浮茶,浅抿一口,满意的样子。

“长安,你不累吗?”

说这话的人负手背对着祝长安侧立于亭子边缘,白衣加身,无任何装饰,素净的显这人不染一尘,干净得不忍染指。那一头出奇长的黑发披散至祝长安脚边,如夜幕披星倾泻人间,不食人间烟火形容的就这般。

百谋祝家一夜归于泥土,祝长安消失三年后的种种,恶名远扬,直至近来六月十八的谣传,独孤晴琅是第一时间就知晓,单单就是苦寻不到人。如今这人活生生的出现在独孤晴琅眼前,心绪依旧不宁,她已不再是以前有那般心性的人了。

亭外是一片望不到头的古柳林,垂地的柳枝条如绿色的雨幕,风一吹就像被笑吟吟的女子纤细手指间拨出的曲子,忘了俗世烦躁。

“你等了七年也不累吗?”祝长安摇晃着手中碧绿透体的茶杯,翡翠做杯,这般奢侈却说不上俗气来,反衬得儒雅大盛。

此时,风撩起独孤晴琅额前的碎发,眉眼如画,五官柔和如朦胧朝阳,刀削的侧颜倾世难求,雪白的肌肤仅眼角一颗浅浅的泪痣,唇瓣红润抿成一条直线,精致的下巴这就是看到的人映在眼瞳里的。也就是这样一副模样,让人摸透不出他的喜怒哀乐。白色广袖中骨节分明的手握一起,微微用力,净白的指甲就嵌入掌心,不大会儿手心就染了一圈红。

“七年,她回不来了。”

祝长安余光中看独孤晴琅肩细微一颤,接着抬起手中的茶杯又喝了一口,脑海里就不禁想,活人与死人的区别。阴阳两隔不算最悲的,最叫人悲的是活的人心里存的情,死的人一碗孟婆汤忘得一干二净罢了。

“你想知道什么?”

“你不知道?”

“祝家还是追杀你的人。”

“我都想知道。”

“百谋,天下。我能告知你的就这些,在仔细的只能你自己去找了。”独孤晴琅合上双眸,如卸去一身重负却隐瞒了什么,故而又睁开,迈开步子朝那绿色雨幕中去,从开始到结束都没给祝长安一个正面,留她一人独坐于亭中,檀香断断续续从镂空香炉里飘出。

“孽徒祝长安,谢老师指点,师恩难忘,必铭记于心,日后生死祸福听天由命,望老师一世无忧,一生安康。”

风一扬,那白色的身影就隐入古柳雨幕中,不知远近。

“祝老师明月一池莲,钓渭丝纶日月长。”这话祝长安相较前段话如吞入肚,细如蚊虫。不动声色的抹去嘴角渗出的一丝血迹,和着血水的铁锈味吞入肚的滋味,祝长安婉然一笑。

入夜,独孤晴琅的私宅里灯火仅两三处,东厢房外哑巴抱着斩月刀靠坐在一棵树上,警视周遭的一花一草提防着那些跟来的尾巴,一点风吹草动就寒芒一出。

房内,祝长安苍白一张脸,忽冷忽热,浑身湿透如刚从水里捞出来,用手紧捂着嘴生怕咳出声来,卷缩身子于床靠墙一角。

“活最多不过五年。”

“师傅,就没有什么法子了吗?”

“毒入骨髓,无药可救。”

这是还在青城时,任原道长同祁嬴说的话,正巧被路过的祝长安听了去,活不过五年,无药可救,她却跟早知如此这般一笑而过,不疑不惑,这就是命。

夜幕点缀斑驳星芒,应是好天,隐隐寒意却直击人背脊。

古柳林里起了一层薄薄的雾,独孤晴琅盘腿坐一张白玉棋盘前,由黑白子布的局,迷生百相,只可惜终是一局残棋。今夜的风大了些,周边的四盏风灯摇摇晃晃照得不似太清晰。

“啪”

独孤晴琅执白子落定,刚要收回手却又把那颗白子拾了出来,攥手里。手心的口子早已起了血痂,只是日后好了怕是留几道月牙痕的印子。

相关文章:

在水里做羞羞事漫画,体育生飞机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 哎呀太深了那个太大了

相爱十年西瓜影音 神鬼寓言3结婚赵普《断篇》

韩国演员宋善美喂奶片段的场面剧照图片

卖的最火的丰胸产品 丰胸效果好的丰胸产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