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子就不能忍一下-教练把我站着抱着做

2020-05-19 01:09 · 潜江资讯网

“要休息一下吗?等下一节课再回去。”林邪说看着坐在床上的江寒秋道。

“耽误一节课不要紧吗?你们是高三生吧?”对于林邪说,医务室的老师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知道她们是高三生。

“还是,回去吧。”江寒秋说道。

林邪说点点头,走过来准备抱江寒秋起来,却反被江寒秋牵住了手。

显然,她是不想要再被公主抱了。

和林邪说成为朋友本身就已经在育才里给江寒秋带来了不小的话题度,若是再曝出她被林邪说公主抱的事情,究竟也是不好。

江寒秋只是希望能够和林邪说低调的成为朋友,没有必要露出锋芒,没错,她就是怕闲言闲语,一半是怕自己受影响,一半是怕林邪说受到影响。

说到底,还是林邪说太耀眼了,但这份耀眼在大部分人眼里却太过刺目。

耀眼的东西,也容易催发黑暗,毕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江寒秋二十加的年纪考虑的多一些还算正常,但对于林邪说来说,她就不太能理解江寒秋的过分小心了,她不解地看向江寒秋,找不出江寒秋拒绝被自己抱起来的理由。

江寒秋撇过了脑袋,有些不自然的看向了一边,随后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

“对了,你刚刚也撞到了,我见你好像磕到头了,怎么样,没事儿吧?”

林邪说摇了摇头,“不碍事。”

医务室老师听到林邪说都磕到头了,有些不放心地走近了林邪说,“伤到头了?我看看。”

伸手穿过林邪说的头发,仔细检查了林邪说的头部,发现没有肿起来的痕迹,医务老师这才放心了。

“肿是没肿,但还是要看看,过两天感觉一下有没有头疼,如果不舒服记得去医院知道吗?”

林邪说点点头,她本来自己就已经检查过头部,觉得没什么问题,现在头也不疼。

本来还准备拒绝医务老师的好意的,但江寒秋牵着她的手,看样子好像很担心,她也就勉强配合了医务老师对自己头部的检查。

确定林邪说的头部没什么大碍之后,江寒秋扶着林邪说的手站了起来。

刚才见江寒秋躲避自己,林邪说不解原因心里就稍微有些发堵。

伸手搂住了江寒秋,迫使江寒秋与自己靠得近些,算是一种幼稚的报复。

然而林邪说这样的报复对江寒秋来说,是管用的。

虽然不再被抱着了,但是这样的距离也着实叫江寒秋脸色变红。

两人出了办公室,林邪说边轻松扶着江寒秋走着,问道:“你刚刚为什么跑这么快?”

江寒秋红着脸,低着头,缓慢地走着,“那个男生,想要托我给你送情书。”

“以后遇到这种情况,直接拒绝就好了。”不用跑得这么急。

“我......我拒绝了呀,但是,他就是不肯放弃。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送情书没勇气,让别人帮忙送的毅力却能这么大。”江寒秋闷闷地道。

林邪说见江寒秋抱怨,轻笑了一声,忽然觉得这样低声说话的江寒秋有点可爱。

听到林邪说轻笑,江寒秋有些奇怪地抬头看向对方,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笑的。

这时候,两人正好走到楼梯边,江寒秋伤在膝盖,弯曲的比较厉害的话难免扯到伤口,会有些疼。

两人沉默地看了看那长长的阶梯,最后林邪说抱起了江寒秋,江寒秋瞧着周围没人,也就不抵触了,乖乖躺在林邪说怀里,乐得享受这样的服务。

但是江寒秋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是什么呢?

快到班级的时候,江寒秋拍了拍林邪说的肩膀,“放我下来吧,这么多人瞧着你抱我进去,我有点尴尬。”

林邪说挑眉,好像有些明白了江寒秋的小心思,为了不让江寒秋为难,于是把她放了下来。

到班级门口,敲了敲门,“进来”里面正好是数学课。

翟老师注意到了江寒秋腿上的伤,没有多说,只是招手让她们进来了。

经过一段时间折腾,四十分钟早过了三十分钟了,再上了大概十分钟的课校园下课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难得这节课没有拖堂,一下课也没事儿,江寒秋就趴到了桌子上,想着要不要转身去看一眼林邪说。

她眼神在班级里扫射,发现班里趴了一片,只有少数几个在说着闲话。

耳边响起了折纸的声音,江寒秋转头看向自己的同桌,发现白灵正拿着一张裁剪好了的,专门折纸用的小四方粉色纸张。

先是折了个‘东南西北’,然后再继续加工,很快的速度,一个小千纸鹤就出来了。

江寒秋灵光一闪,终于知道自己这么久以来究竟忽略了什么了!

她忽地转身,看向了林邪说的位置。

表白信!她的表白信!还在林邪说的桌洞里......

虽然上辈子她的情书没被林邪说瞧见,可这辈子不一定啊。毕竟她也算是一只小蝴蝶了,这效应若是灵验在情书上。

那她和林邪说的友谊,很可能就会彻底玩完了。

“喂喂,江寒秋,你腿怎么回事啊?”金灿转过身来敲了敲江寒秋的桌子,明明是关心的话,但那语气却格外欠揍。

江寒秋靠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没事,就刚刚摔了一下。不小心磕的。”为了不帮别人递情书,逃跑的时候摔的,怎么说都有些丢人。

“那你下节体育课只能呆在班级里了吧。”金灿道。

江寒秋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抬起头来对金灿问道:“下节体育课?”

“反正你也去不了,激动个什么?”金灿纳闷儿地看着突然抬起头来的江寒秋。

“这次可能要测跑八百米的。你的腿......”白灵在一旁低声说道。

重生回来后,江寒秋差不多也了解了些白灵,知道她是一个比较少话腼腆,还带些自卑的女孩。

可能她说出关心的话来,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勇气了。

“嗯,看来只能下次再测了。”江寒秋无所谓地笑笑道。

她记得,林邪说是三项全能,不只是学习,体育也很好。

上辈子江寒秋就自己偷偷看过林邪说打球,其实每次林邪说打球,班里男女都有去看的,真要说,她不算偷看。

但因暗恋二字太过青涩且隐蔽,所以只要关于林邪说的,江寒秋都惯用‘偷’这个字。

林邪说不怎么和人打交道,有时候打篮球还是别人请她,她没兴致的话就不去打了,反而扫别人的性。

女子八百米,班级女生不多,这么几个跑道跑完,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女生们少不得会玩玩些游戏。

江寒秋有些可惜,这次她是看不成林邪说打篮球了。

但她总算也找到了一个机会把情书拿回来了,遇上体育考试的话,课程老师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不会来抢课,所以这节体育课肯定上得成。

上课的铃声很快响起,江寒秋托白灵帮忙和体育老师请个假,她自己仍然在教室里坐着,等着教室里的男女生一个个儿离开。

上课铃响后约莫五分钟后,班级里已经没有人了,江寒秋这才站起来,瘸着脚走向林邪说的桌边。

在桌子里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她用千纸鹤做的情书。

有些气馁地坐在了林邪说的桌子上,江寒秋用手撑着头,努力地去回想,最后得出的结论,任然是自己将情书放到了林邪说的桌洞里。

可能是被书夹住了也说不定?反正那千纸鹤一定是她刚开学的时候放的,上辈子林邪说没有收到她的千纸鹤,她就去重新拿了回来。

班级就算是换位子,那桌子也是不会换的,大家都是各自搬自己的桌子,林邪说的桌子更没人敢动了,所以说她的情书肯定不会消失的,一定还在里面!

将林邪说的所有书都从桌洞里拿了出来,江寒秋轻手轻脚的,在拿书的同时还在心里默记着顺序,到时候要将书本归原位才行。

她再次检查了一下桌洞,终于见到了她送出的那只千纸鹤。

江寒秋松了一口气,颤颤地为自己抹了一把汗。

然而就在她准备将书本重新放回桌洞的时候,身后幽幽传来了一句话。

“你在找什么?”

江寒秋倒吸了一口气,僵硬地朝身后看去。

就见林邪说一双点墨的眼睛,和紧皱的双眉。她在,生气。

不自觉地捏紧了手里的千纸鹤,江寒秋打量着林邪说的眼色,十分理亏地看向林邪说。

“对不起。我......”有什么理由呢?该怎么解释才好呢?她想不出来。

一切本来万无一失,就是搞不懂为什么林邪说会这个时候回来。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隔壁班老师讲课带着一个话筒,传到了她们的耳朵里。

“没有理由么?随意翻动我的书本,检查我的桌洞。江寒秋,你是真心地希望和我成为朋友的吗?”此时林邪说的眼里闪烁着怀疑,和些许的不忍。

或许,她今天就要失去一个还算聊得来的朋友了。

她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来,看来,一切都是她自己在自作多情吧。

“江寒秋,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了吧。”

相关文章:

阜阳一单亲爸爸为偿还赌债卖女儿 目前被刑事拘留

灌满了鼓起来了堵住了~荡翁乱妇荡翁瘾妇全集

明星被下降头什么意思 被下降头的女明星是谁?

把妻子献给了行长第二部分内容 用力好粗好大好深快点图片【图】

交错的9个杀意 看日本电影之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