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着萝莉的马尾疯狂输出小说 嫁给黑人的第一晚上

2020-05-18 22:51 · 潜江资讯网

然而,娘亲微笑着晃晃头,犹豫再三道:“因为你们是神,不是凡间的普通孩子。”

“娘亲,雪妹妹不见了?”人未入门,声先飘来,跑的一头密汗,走了进来,看见我那一刻,跑了过来,担忧道:“雪妹妹,还好你在,担心死我了,我方才起床,不见你,还以为你又不见了。”

娘亲拉着我的手,微笑对萧风道:“好好照顾妹妹。”继而道:“好了,你们兄妹去玩吧,娘亲去给你们做衣服去了。”

问娘亲道:“娘亲,什么衣服?”

娘亲的手顺势在我脸上轻轻捏了一把,宠溺道:“嫁衣。”

摇摇头,不懂什么是嫁衣,道:“为何人做嫁衣?”

娘亲道:“为你。”

听娘亲此话,是为我而做,问道:“什么是嫁衣?”

娘亲道:“是你成亲之日穿的。”

天真问道:“成亲是什么?”

娘亲道:“就是你找一个人成婚,就像我和你爹爹一样,永远永远在一起。”

我道:“嗯,如果这样的话,那娘亲,我要和萧哥哥在一起,永永远远在一起。”

娘亲神色一变,叱道:“雪子,往后莫要再说此种话,此言万万许不得!”

撅着嘴,低眸问道:“娘亲,为什么,雪儿为什么不能与萧哥哥永远生活在一起。”

娘亲眼中宛如幽蓝,深不见底,神色淡漠道:“雪子,莫要多问。”语毕,随之人已飘远。

垂头丧气拉着哥哥一路跑出门外,在路边买了个蝴蝶形风筝,来到一处绿野平原,我道:“萧哥哥,我们来放风筝好不好?”

哥哥将风筝线头给我握着,道:“嗯,雪儿妹妹,来,拉着风筝线头,跑。”

望着天空已只见一小点的风筝,高兴道:“萧哥哥,风筝越飞越高了,怎么将风筝收回。”

哥哥帮我拉着风筝,扯着线头,道:“雪妹妹,与我一起将这风筝的线头从拉回来,就行!”

随着哥哥将风筝拉回,只是,风速越来越大,手上一轻,烈风将风筝线生生吹断。

遥望着天空,往风筝的去向看去,凝眉道:“哥哥,风筝线断了。”

哥哥亦是往风筝方向望去,道:“雪妹妹,没关系,下次哥哥再给你买一架更漂亮的风筝,可好?”

我道:“嗯”

于是,与哥哥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哥哥则不知在忙着什么,半刻钟已过,哥哥回来手上拿着一个花环,递给我,道:“雪妹妹,给你,戴上看看。”

睁大双眸,拿着花环,看着哥哥许久说不出话,哥哥道:“雪妹妹,莫要傻愣着了,戴上给哥哥瞧瞧,好不好看。”

回过神思来,将手中花环放于头上,道:“好看吗?”

哥哥眼眸笑如弯月,嘴角牵起一丝微笑,道:“嗯,雪妹妹最美。”

开心道:“真的?”哥哥点点头。

继而道:“雪妹妹,往后,我们经常来这放风筝,我给你做花环,可好?”

我点点头,道:“嗯,长大后,我要嫁给你,就可以像爹爹与娘亲一样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

哥哥道:“我也要娶你,只是,你可不许再嫁给其他人。”

我道:“嗯,我只嫁给萧哥哥,不嫁给其他人。”

继而担忧道:“萧哥哥,可是,娘亲不喜欢我们在一起,怎么办?”

哥哥拍了拍胸脯,保证道:“不怕,以后娘亲与爹爹会同意的,娘亲与爹爹最喜欢雪儿,不会不同意的。”

点点头,心中在思,娘亲为什么这么极力反对呢?

回到家中已是傍晚,二哥与弟弟则在前院荡秋千,我与哥哥也随二哥与四弟玩起了秋千,娘亲拿着一叠子糕点过来,道:“孩子们,来尝尝为娘的手艺。”

拿起一块,放在嘴里,道:“真好吃!”萧哥哥道:“雪妹妹若爱吃,以后我天天做给你吃。”我笑着点点头,哥哥继而看着娘亲,笑道:“不过,还是娘亲的手艺好。”娘亲笑道:“风儿,就你嘴最甜,娘亲做了这么多糕点还堵不住你的嘴。”

夜晚,来到新居睡,怎么也睡不着,提心吊胆的走在后花园,走到前院,来到哥哥房内,往哥哥床内缩了缩,便睡了过去。

第二日,哥哥一早就醒了,见我睡在一旁,惊讶道:“雪妹妹,你昨夜何时回来的,我怎不知晓?”

我道:“我来的时候你已睡了,后院很黑,我就回来了。”

哥哥点点头,这一日,宛如昨日一般,在绿野平原玩了半日才回家。

这夜,我在自己新居睡,而哥哥陪在我身旁,紧拽他的手臂道:“哥哥莫走,陪雪儿。”他道:“雪妹妹莫怕,哥哥在这。”直到我进入熟睡中,他才离去。

日复一日,每日与哥哥们在绿野平原放风筝,而萧哥哥每日遵守他的若言,给我做花环。

这日,与哥哥弟弟们在后花园玩躲猫猫,我道:“你们可要藏好了雪儿这就来找你们。”

“藏好了!”

爬过一座又一座假山,忽见萧哥哥在前方藏在石头后边,悄悄的向他跑了过去,一个踉跄后往倒去,掉入湖中。

二哥与四弟急忙跑去唤娘亲,哥哥急忙跳下水来,道:“雪妹妹,你抓紧我的手,莫要放开。”

然而,水已淹没我的口鼻,不会游泳的我,抓不住他伸过来手,渐渐往水下沉去,哥哥见我往底下沉,再三挣扎,紧紧拉住我的手。

只是,大脑缺氧,晕了过去,哥哥被我拽入沉下湖底。

神思一轻,我的灵魂与哥哥灵魂从体内脱出,往水面升去,升出水面,只见二哥与四弟着急的往水下望去,而娘亲已施法,自己沉到湖底,将我与哥哥的尸体捞了出来,只是已晚了一步。

一阵凉风吹来,我与哥哥紧牵的手,再也牵不住,伸出手,也只是惘然,各自随风飘去。

待风止,我便往自家方向飘去,停在湖边空中,哥哥也已赶回来,看着底下娘亲盘腿而坐,施法,唤爹爹快些赶回来。

娘亲睁开眼之时,两眉中的火焰妆越发红艳,便知晓,娘亲已变回女娲,娘亲抬眸,往上方看来,我与哥哥在空中喊道:“娘亲,我在这!”

也不知晓娘亲是否看得见,转眼低眸,手中多出一面银色镜子,再次抬眸,将银镜往我与哥哥方向照来,道:“雪儿,风儿,速速进来躲藏,莫要在外逗留。”

忽地,银镜停在空中,我与哥哥的灵魂不受控制往银镜内飞去。

在银镜内,娘亲道:“雪儿,风儿,你们好生在里面呆着,可保你们灵魂不被吹散,我已施法唤你爹爹速速回来。”

娘亲指尖一点,地面上一朵盛开的莲花,将我与哥哥的尸体收入其中,二哥道:“娘亲,这莲花有何用?”

娘亲道:“可将你大哥与妹妹的尸首保存好,元神不会流失。”

转眼,莲花脱地而起,随娘亲与二哥、四弟飞来女娲庙。

娘亲已落地,莲花飞旋在空中怎也落不下,随着娘亲施法,安稳落在莲池之上,泛着淡淡佛光。

只是,我与哥哥已化为原形,一只朱雀,一条青龙。

我知晓,娘亲已经尽力了,光靠娘亲之人之力就回我与哥哥实属不可能,我们二人,娘亲只能救回一个。

若我与哥哥都是凡人,对于娘亲来说,救我们易如反掌,就是一百个人,也只需娘亲挥挥手,只是,我们都是神,并非凡间人,救我们,谈何容易。

二哥问娘亲,为何我与哥哥会化为原形,而娘亲道,那是因那湖也并非一般的湖,而是弱水,为保护落花院而不被凡间人盯上所从女娲庙引来的弱水。

在凡间世人眼里,此落花院,内地杂草丛生,东西破烂不堪,是不吉之地,然而,在我们神的眼内,这落花院早已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焕然一新,是为神在凡间提供的好住所。

而我与哥哥他们早已失了法力,修为,就如凡人般活着,又怎能敌得过非凡的弱水。

然而,女娲庙有圣物莲母保护,而那盛放我与哥哥尸首的圣物莲,是莲子,有了莲母的保护,让我与哥哥又多了层保护,在此地最好不过。

若留在落花院,没有了莲母的佛光笼罩着莲子,莲子过不了几天便失去其佛光,因,莲子本就是女娲之物,在莲母出世前,女娲便将莲母定在女娲庙,不可再移去别地。

如果,将莲母生生移去别地,莲母便会消失,而莲子,也不复存在。

“娘亲”在银镜内的我,唤着娘亲,只是她已元神出窍分身出去,听不见我说什么,而去寻爹爹,再唤了唤二哥与四弟。

萧哥哥道:“雪妹妹,莫要唤娘亲了,娘亲已分身去寻爹爹,弟弟与我们一样都失了法力,如今的我们乃是灵魂,他们哪还会听见我们的声音?”

我道:“萧哥哥,娘亲与爹爹赶得及回来救我们吗?”

萧哥哥道:“雪妹妹,莫要着急,娘亲与爹爹一定会赶得及回来的,再说,我们有这圣物莲母保护,怕什么。”

此时,进来个陌生青年男子,长相清秀,白净,书生模样,只是嘴角牵起一丝阴笑,不似书生该有的神色,站在娘亲面前,蹲下,傻看着女娲,二哥与四弟便挡在他面前,道:“你是何人,女娲庙早已被娘亲施过法,你怎会进的来。”

那人仰头大笑,眼中却是浓浓悲伤,道:“哈哈,女娲,想不到如今你与伏羲连孩子都生了,真能狠心忘得了我?”

相关文章:

在水里做羞羞事漫画,体育生飞机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 哎呀太深了那个太大了

相爱十年西瓜影音 神鬼寓言3结婚赵普《断篇》

韩国演员宋善美喂奶片段的场面剧照图片

卖的最火的丰胸产品 丰胸效果好的丰胸产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