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深…我还要_啊哥好涨轻点别顶了

2020-05-18 04:28 · 潜江资讯网

十岁的杨远正拿着几个中药包在街上奔跑着,他急着赶回家要把药给母亲。就在这时平日欺负他的一个小混混挡在他的前面说:“喂,小龟公,急着去哪里。”

远正想绕过去但是绕不过去,这时那个混混一把把他推到地上说:“你想跑吗,没那麽容易。”

远正突然被推倒在地上,手中的中药包摔在地上。他觉得极度的愤怒,他不想哀求,他咬着牙说:“你让不让开?”

那个小混混占着自己人高马大,走到面前得意洋洋的说:“就不让,怎麽样?”

说完,还狠狠的踩了掉在地上的中药包好几脚。这时远正冲过来,把手中的砖头狠狠的砸在那个混混的头上。

一年後

年仅十一岁的杨远正跪坐在自己母亲的坟墓前面,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着墓碑。他不哭,也不说话。过了良久他的舅舅杨一之在他後面叹了口气说:“远正,走吧。”

远正紧紧握住手中的包袱,除了少数的衣服,里面还有他母亲的遗物,是一个首饰盒子,都是他父亲写她母亲的信。握着这个包裹握的手指节都发白了,他朝他母亲的坟墓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後,站起来跟着他的舅舅离开。

第一章

十七年後,1930年的上海

柳云这日依约来到自己表妹的家,她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佣人让她进来後就忙着去准备舞会的事宜。她一走进大厅就看见表妹李碧山正在和她自己的未婚夫张诺与吵架,她站在那里有点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张诺与看到她,怒气冲冲的对碧山说:“你表姐来了,不想跟你吵,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看也不看柳云,自行离开李宅。柳云本来想露个脸就自行回家的,但是看样子是不行了。她走到碧山面前笑着她说:“李大小姐,今天的菜色都是些什麽?”

碧山长得非常艳丽,虽然柳云也长得极为清秀动人,但是跟她比就没有那麽夺目了。她双眼含泪坐了下来不说话,柳云觉得无奈,但依然顾左右而言他,摸了摸她的旗袍说:“衣服真漂亮。”

碧山立刻站起来说:“对了,这衣服是那个坏人送的,给你。”

柳云听了後哭笑不得,碧山其实不是一个被宠坏的千金小姐,但是不知道为什麽遇到张诺与脾气性格就会变样。柳云摇摇头笑着说:“衣服不要,你把那人送给才是正经的。”

碧山立刻嘟着嘴说:“表姐尽爱开玩笑。”

柳云觉得有趣,笑着说:“舍不得了是不是。”

碧山忍不住捶打她说:“日後等你也喜欢上一个人,看你还取不取笑。”

柳云一边躲一边笑着说:“哪来的时间喜欢人呀。”

这其实也是实话,柳云父亲在她读大学时得了一场重病去世,当年为了治病几乎没把整个家产都赔了进去。留下柳云和柳镇两姐弟。如果不是碧山父母出手相助,柳云连大学都不能读完。所以柳云为了养家,白天在银行当文员,晚上替一些孩子补课,根本没有时间相亲。碧山听她这麽说立刻回她说:“今天给你找一个有钱人。”

这时碧山的母亲穆兰走过来笑着说:“你们两个说什麽了,这麽高兴。”

柳云看到她立刻恭敬的说:“舅妈。”

穆兰含笑点点头,又看了看客厅,问碧山说:“诺与了?”

柳云立刻说:“他人不舒服,先回去了。”

穆兰了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但是她不打算在客人面前教训自己女儿,转头笑着对柳云说:“你母亲身体最近怎麽样?”

柳云连忙回答:“还不错,让舅妈挂心了。”

穆兰走过来拍拍她的手温和的说:“今晚有一个客人想你见见,知道了吗。”

柳云知道她的意思,她立刻温驯的说:“知道了,舅妈。”

穆兰目的达到,就对笑着两人说:“你们年轻人自己去玩吧,这个老人家就不打扰你们了。”

到了晚上偌大的一个舞厅装满了人,碧山像一只花蝴蝶满场飞,根本没时间理会柳云。柳云一个人都不认识,觉得无聊之余走到李宅的图书馆看书。看了一会书她想起舅妈下午时对她的嘱咐,叹了口气後她放下书走到舞厅。找了一会看到舅妈,舅妈也看到她,有点歉意的走过来对她说:“那人今天有事不能来。”

柳云倒是无所谓,她本来就没期待,她笑着安慰她舅妈说:“日後有机会再见面就是了,舅妈不必挂心。”

穆兰还有客人要招呼,她从佣人那里拿过一杯西瓜汁递给她後说:“舅妈觉得不好意思。”

柳云轻轻推了推她说:“舅妈去招呼客人吧,自己一个人就行了。”

穆兰也不多客气了,转身继续招呼客人。柳云叹了口气,正准备放下果汁时她的手臂被人撞了一下。虽然没有整杯西瓜汁洒在她的身上,但是也快有小半杯了。鲜红的果汁顿时染红了她的裙摆,她吃了一惊,抬起头来对那个男子说:“喂。。”

那个撞她的男子看了她一眼後冷漠的走开,她呆在那里,看着那个男子的背影她觉得愤怒到了极点。她不停的对自己说,要冷静,一定要冷静。想到这里她走到洗手间想稍微洗掉污迹,但是一沾水反而更糟糕。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自己太窝囊了点,从洗手间一走出来就看到碧山正在和那个男子跳舞,她见状几乎没有气晕过去。她愤怒的站在那里,她要那个英俊的男人得到惩罚,她不知道该如何做,但是她觉得她一定要惩罚他。正在胡思乱想之时,一个身着西装中年男子走过来对她说:“小姐,这个给你擦擦。”

说完递上自己的手帕,含云感激摇摇头说:“不用了,很快就要回家。”

那个中年男子也不勉强,收回自己的手帕说:“姓王,名重。”

相关文章:

月经期间吃什么水果好(经期蔬菜水果的最佳选择)

李天一狱内组乐队心情好,网友:这就是音乐世家的真实背景

asd是什么?asd怎么打开?

锄奸演员表 2010年电视剧《江南锄奸》演员表及人物原型简介

我干的同桌_女朋友太强大满足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