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护士潜规则经历-清糖难逃33章

2020-05-16 22:56 · 潜江资讯网

包间里正在跳舞的两个姑娘姿态优雅,踩着音乐节拍,一举一动透着恬静韵味,柱间和斑虽然在看跳舞,注意力却时不时分到旁边去,当舞蹈终于结束,他们收回放到她们身上的关注,围到小伙伴身边。云静静来到包间后就直接躺了下去,枕着漂亮小姐姐的大腿,音乐就像催眠曲,精彩的舞蹈表演也没能让他打起精神来,很快睡了过去,睡得很沉。

柱间盯着小伙伴眼下浓浓的黑眼圈,忧心忡忡,“小静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啊,一定老是熬夜才会有这么浓重的黑眼圈,跳舞都不看了,躺下就睡觉。”

斑也盯着小伙伴眼下浓浓的黑眼圈,沉吟片刻,问柱间,“小静很喜欢教别人读书写字吗?”

柱间思考了一下,“他中毒出现幻觉那会儿确实很喜欢教人读书,但是清醒过来后就没有了,倒比较喜欢做饭,对生活细节有很多要求。”

斑认真的思考,做出结论:“前次的时候没有听他提起,和平日里一样,精神也很好,看来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

“难道是小静自己找了些学生过来……不过听起来好像都是女孩子啊,一般就算办学堂,也是送男孩入学吧?”柱间特别不解,感觉不大符合正常现象。

“也不一定吧,如果是专门给女孩办的学堂……”斑的声音越来越小,目光飘向被小伙伴枕着大腿的姑娘,声音梗住了。

柱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突然也梗住了。

两人心中都有不太妙的想法,想想那巍峨宏伟的扶琼山居,想想小伙伴平日里的饮食作风,只要他想,只要他喜欢,就大力投入,奢侈成风,一点都不懂节制,这次该不会是喜欢上看姑娘跳舞,所以自己收集了一些小女孩,打算教导她们,培养起来供自己享乐吧?若是真的,他们是不是在小伙伴吃喝玩乐的道路上推了一把,让本来就奢侈成风的他更加喜爱玩乐?其他的也就算了,培养小姑娘这点实在有些丧病糜烂……

“可能是我们想太多了。”柱间鼓作无事,越是叫自己不要往那方面想,就越是在意。

“这话你自己信吗?你明明就是这么觉得。”斑冷静的说,戳破了柱间的自欺欺人。

柱间一巴掌捂住自己的脸,有些崩溃的说:“怎么办斑斑,我们是不是带坏小静了?”

斑沉默一下,目光往别处飘,“现在只是我们胡思乱想而已,万一不是呢,等小静醒过来直接问问就是,现在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一下,黑眼圈这么浓重。”

“……你说得对,确实不该自己直接下定论,小静还什么都没说呢。”柱间放下手,看着躺在榻榻米上枕着小姐姐的大腿睡得香甜的小伙伴愁眉苦脸,小声碎碎念:“小静你可千万别是那样啊,太任性了,以后说不定会变成一个糟糕的大人,那样的你自己也会很苦恼的吧,你自己可是说了的,你是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文明人,千万别……”

在柱间的小声逼逼中,云静静睁开了眼睛,眼底的红血丝还没有褪去,面无表情看他。

柱间心里一惊,心虚的缩缩脖子,有点冒汗,“小、小静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柱间你个笨蛋瞎念叨什么,人都给你吵醒了。”斑皱紧眉头,伸出手推了推柱间,让他远一点,然后低头对云静静说:“你接着睡吧,柱间这笨蛋再吵你我就捶他。”

云静静依旧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些低气压,他没说话,翻个身,面朝着小姐姐,伸手抱住小姐姐纤细柔软的腰肢,把脸埋进去,闭上眼睛继续睡。

“嘶……”柱间倒抽一口气,指着云静静,这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的动作,简直实锤了,“斑斑你看……呜呜呜……”

斑一把捂住柱间的嘴巴,凑到他耳边警告:“你这个笨蛋赶紧给我住口,你想被捶吗?”

柱间抬起两手使劲抓下斑捂住他嘴巴的手,一惊一乍不肯消停,“可是……呜呜呜……”

斑又一次捂住柱间的嘴巴,不让他没轻没重的发出噪音来骚扰小伙伴,另一只手干脆利落勒住柱间的脖子,使劲将他往后拖了拖,“不管你有什么话,都憋着,放到后面再说。”

柱间努力挣扎,斑勒得太用力,还捂住他嘴巴,他喘不过气,要窒息了,拼命挣扎。

“喂,你听懂没有,别再……”斑以为他还是不肯消停故意捣乱,手上更加用力了。

“呜呜呜呜呜呜……!!”柱间疯狂摇头,抬起脚用了体术技巧一脚蹬过去,把斑蹬翻,这才大口呼吸重新获得空气,他咳嗽了几下,“斑斑你太用力,我喘不过气了。”

被一脚蹬翻以为柱间故意跟自己作对正火大的斑闻言愣了一下,好吧,怕拦不住柱间他确实用了些力道。斑干巴巴道歉,“抱歉,是我没注意,你还好吧?”

“没事,我可是很结实的,这点儿小意思。”柱间已经恢复了,精神奕奕的说。

然后两人都感觉身上一凉,僵硬的看过去,果然低气压大魔王此刻正扭头盯着他们看。

云静静又一次被吵醒了。

为什么前面姑娘跳舞时他能在音乐声中睡得香甜,现在却一而再被吵醒,那当然是因为柔和的音乐在疲惫时具有一定催眠效果,不但不吵,反而会让他放松神经,睡得更加香甜,这会儿音乐停了,只剩下柱间和斑的闹腾的声音,自然让云静静觉得吵了。

两人瞬间识时务的乖巧坐好,求生欲强烈。

云静静对包间内没有离开的乐师道:“随便弹个曲子。”

柔和舒缓的音乐声再次响起。

“多日不见,静少爷憔悴不少,眼下竟如此青黑,就让妾为静少爷按摩吧,可以缓解疲劳。”大腿被当做枕头的小姐姐柔声道。

“嗯。”云静静应了一声。

小姐姐纤细白皙的手指动作娴熟的为云静静做头部按摩。

这次柱间和斑都没再出声了,安安静静看着云静静,脑袋枕着漂亮小姐姐睡觉,一边享受按摩,真是太颓靡了,但一方面又觉得很符合小伙伴的性格,他就是那种怎么舒服怎么来的性格,娇生惯养喜欢享受,也很懂得享受。

这么一想,他们前面的推测就不成立了,小伙伴若当真如此,又怎么会把自己累到不想回扶琼山居,分明是气狠了,心烦气躁出来散心,培养姑娘给自己取乐何须如此,应该是颇有寄望,却总是事与愿违,时常肝火大动,日日熬夜,落得如此憔悴。

这样想着,他们心下松一口气,转念一想,新的疑惑又来了,小伙伴难道真的办了一个专收女孩的学堂?

柱间与斑两人不闹了,安安静静听音乐,只当是静心养神,这样听听音乐其实也是种不错的享受,然而他们不闹了,有其他人闹,这里是花楼,并不只有他们这三个客人,来次寻欢作乐的客人什么样的都有,有性格差劲的冷不丁闹点事儿出来也是正常,花楼本就是三教九流龙蛇混杂的地方,有的人利用花楼来收集情报也正是这个原因,容易收集到信息,又方便掩饰身份隐藏自己。

只糊了一层纸的障子门隔音效果可不怎么样,外面摔碎东西的声音清楚传进来,紧接着是一阵混乱,有女孩的求饶声传过来。

“深田大人,求您放过我吧!求您给我一条活路!”女孩哭求的声音穿过走廊,穿过障子门传进来。

“饶你什么?怕老子不给银两吗?竟然这么不识相,老子看中你是你的福气,还敢拒绝!”暴躁凶戾的男声传过来,满满的恶意隔着走廊都能感觉到,紧接着是女孩子的惨叫声,似乎正在殴打女孩。

“呜呜……我不要我不要!凡是服侍过深田大人的姑娘全都死了,她们全都是被凌虐而死的,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

云静静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坐起身,他四处看了看包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低气压大魔王的可怕气势叫包间里所有人噤若寒蝉,如坐针毡。

包间里摆设别致,也比较空阔,云静静环顾一圈,视线落到了角落里插着鲜花的花瓶上,他站起身走过去,随手抓起花瓶口,就朝门口走去。

这架势,完全是抄家伙准备打人的前奏。

“小、小静,你要去那里?”柱间咽咽口水,一脸怂样,明知故问。

斑看着云静静不说话,他已经猜到小伙伴打算做什么,太好猜了。

那一脸睡眠不足的暴躁,里面大概还要加上被他跟柱间吵醒的那两次,全都堆积到一起爆发了。

云静静推开门拎着花瓶走出去,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从外面正在闹的方向传来声响。

哗啦一声花瓶碎裂的声音,然后是咚咚咚的沉重撞击声。

柱间和斑站起身走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只见云静静揪着一个剃了月代头发型的男人头顶上那一束头发使劲抡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然后提着对方的头发,比他高出好几个头的男人满脸是血,被他一甩,狼狈摔在地上,旁边地面上还躺了两个人,也留着月代头。

“秃子,你家里人难道没教过你要有礼貌,公共场合保持安静,不要大声喧哗,不然在外面丢了人,丢得不止是你的脸,还有你家中的门风。”

“住口,这是代表武士荣耀的月代头……!”

“无视女方意愿强行与之发生关系的行为,全都叫做强女干,不但强行发生关系还将其凌虐致死的,叫虐杀,你们这种人哪有资格荣耀,只配叫做秃子。”云静静一脚踩在了叫嚣的那个男人脸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配着那浓重的黑眼圈跟充眼的红血丝,充满魔头既视感,他居高临下俯视地上三人,一只手抓着从三人之中抢过来的□□。

“目无法纪肆意妄为草菅人命,害群之马不可不管,这是病,得治。”

“药石不可医,唯有剁掉,一劳永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围观群众中所有的男性都下意识夹住两腿,被这狠人吓的差点尿裤子。

柱间被吓得浑身冒冷汗,差点膝盖一软跪了。他总觉得这一刀差点就剁他身上了,小伙伴起床气好恐怖!

斑也被吓出一身冷汗,两手环胸,故作平静,目光漂移不敢看那可怕的场景,视线冷不丁跟一个人撞上,他简直要窒息了。

泉奈怎么在这里?!

相关文章:

国足教练里皮简历,中国国足教练里皮年薪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老妈同意高考解压

海信电视多屏互动怎么开启

玛丽莲梦露怎么死的,玛丽莲梦露死亡前经典动作照片

安全期避孕法 安全期避孕不安全的4大因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