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逃了不逃了九皇叔-一点一点挤进去

2020-05-13 12:03 · 潜江资讯网

「呜呜……」口腔被狂乱的翻搅,几分痛意教她下意识闪躲,可男人无情的进逼,花甬也被硕大更兇猛的撑开,每一下冲刺都勾挑到最深处的花液飞洒而出,红总管张著菱口用力喘气,感觉下身传来些微刺疼,花穴收缩得更强更厉害,汗珠和著丝丝yín水下滑,细白的小脚艰难的单独踮在栏杆上,小腿的肌肉传来一阵阵酸麻。好像有点抽筋了……她模糊地想,脸孔扭曲。

「啊啊啊……」他用力的驰骋女体,发狠了心箍紧细腰加速来回抽送,窄臀在两片雪白向前摇动时大力退出,只餘深色顶端堪堪勾住花肉,而后在粉臀借力往后频顶时将亢奋整个凶狠的贯入--十下、二十下……一百、两百……在最后一刻大幅度的摇摆间他用一记最深的冲刺直抵花心,浑身溼透彷彿融合成一体的两人猛得一颤,同时攀上最高峰。

「呀──」

男人全数吞下她的尖叫与自己的亢吟,任精关噗哧鬆开,吐出丰沛白浆,在不断抽搐的花床洒下一波一波最灼热的精华……

红总管在激情浪潮中陷入昏迷,没注意身后的他锐眸一瞥,迅速抄起她虚软的身子,在迴廊底部的人影出现前,瞬间提气上了屋顶。

苏城雪后退几步拥著她坐下,屏气凝神,注意下方的动静。

「奇怪,声音明明在这附近,怎麼突然没了?」

「不晓得,在过弯之前还有听到一点声响。」

「知道有人来了,跑走了吗?」

「做贼心虚、做贼心虚啦──」

「你就那麼确定是人,不是小猫小鸟在闹?」

「嘿嘿,这妳就不晓得了。我刚刚可听出门道哩,那分明是……啊,是主子!」说话带点猥琐的男子发出惊慌。

其他人在男子一句嚷嚷下起了小小骚动,一阵兵荒马乱后,吵闹声逐渐四散远离。

过不久,轻缓的脚步声徐徐而至,风吹起衣袂,发出窸窣声响,一个鞋落踏定,四周又是一片沉寂。

苏城雪脸色沉下,这几人正事不做跑来这儿看热闹,害得他的好事只能草草结束。现在可好,扰事的走了,接著又来一个更大的主。

「城雪?」

下方传来低唤,苏城雪不用看也能在脑中描绘,那人用著多温和的表情在叫他。「是,我在。」他无奈的应声,长长一嘆。

华楼山两手负於身后,低头,望见转角处,一片范围不小的水泽上流淌几丝浊白,在灿阳照射下闪烁著点点金光,「……红总管,在你那儿?」听不出他的语调有何变化,苏城雪一个皱眉,以為他是要兴师问罪,不过他向来直接,既然敢作他就敢承认:「她在我怀裡待著呢,不过刚厥过去了。」

独自立於廊上,华楼山眼中闪过几许复杂,不远处,红总管的寝房门口犹大剌剌敞著,在风的吹拂下发出嘶哑的嘰鸣。黑睫轻敛,掩去自己也不想去辨别的心思。

他知道城雪私底下跟红总管有染,而且由来已久。这在府内不是件好事,毕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红总管若连自己都管束不了,如何带领府中下人?可是──撇开这点不谈,如果站在他的立场……

不,有些东西他不能想。

一旦想了,会失去更多。

他,不能想……

华楼山轻吐一口气,振臂挥袖,不去理会xiōng口那团纷乱,他抬眼望向上方的簷瓦,开口道:「晚点,柳氏叔姪会上门,帮我转告红总管一声,她今天就好好休息,我吩咐二总管帮忙招待。」

仍一身光裸的苏城雪,在屋上坐得挺直,看红总管因风打了个小小激灵,下意识的把手收拢,微微侧身挡住吹袭,将娇小的身躯密不透风的圈在怀裡。他听完华楼山的话,将眉挑了挑,讶异他口中满不在乎的语气。怎麼,他不是看上这名小总管了吗?他也不是睁眼瞎子,刚在下面留下的狂欢痕跡想必他也看到、知道刚发生了什麼,可他却只是交代那几句。

是他想错了吗?

可平日他对红总管的那份亲暱,可是连他跟邀蝶都未受过的待遇,他还曾因為他的不公平,恶意戏弄她几次,即使他也因此对这名小总管开始感到兴趣,他却没忘过好友面对这女人时的异常。

「休息不必了,若因為这点『小小劳动』就虚弱到不能上工,她这个府内大总管还是早早换了好。」就事论事的他嗤笑。

华楼山皱眉,「你好歹怜香惜玉些,别忘了事情是你惹出来的。不过我是真要放她假,你陪她出去走走吧,听说今天市集有场戏开演,那戏班的风评不错,水準在一般之上。」

这下换苏城雪皱眉了,「為什麼要我陪?等会我有事找人,要不你自己陪她。」

华楼山无奈,这人的任性似乎从来没因年龄增长而减少过,他只得继续回应道,「我今天得招待客人,等客人走了,市集早关了,戏也演完了。」

「你找几名护卫婢女陪著不就成了?」他还是不肯屈服,他等会要去找邀蝶,可没空逛什麼市集。

反正下人陪也是有人陪,不是他也无妨。

场面霍然僵持。

相关文章:

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堕落的绝世美女瑶池,花液粗黑白浊

[2009年]濑亚美莉(一ノ瀬アメリ)单体作品封面以及番号 更新完结

按在桌子上糟蹋 孙女主动让爷爷日

为了高考妈妈向我献身 和妈妈旅行发生 陪儿子高考酒店要上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