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美熟妇泄身 教官求你了不要了太大了

2020-05-13 03:38 · 潜江资讯网

(1)

宋文姗和许扬在宋文姗住的地方的不远处寻了一个小餐馆,坐下来吃完饭。等着菜的间隙里,两个人沉默的坐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怎么打开沉默的氛围。这本来是最熟悉的场景,大学四年的时光,大多的时候,就是两个人一起吃饭。甚至,两个人都有些因为爱情疏忽了同学们。这本来是最熟悉的人,用青春最美好的年华,去爱着彼此,相信能够走到一起,携手一生,但是,却还是到了这样的境地。

宋文姗和许扬一起看过一本书,《毕业那天一起失恋》,当时,两个人都说,不会象很多因为寂寞才恋爱的人一样,把爱情当儿戏;不会象很多同学一样,毕业了各自南北东西,以分手结束感情……

到底,他们的自以为,争不过现实的残酷,争不过生活的磨砺。

服务员端上了茶水,许扬伸手接过茶壶,帮宋文姗倒水。稍微一不注意,刚刚倒好茶水的水杯倾倒,水一下子洒满了桌子。宋文姗赶紧扯下来纸巾,帮许扬擦着桌子。

“没烫着吧……”

“没事儿。看我笨手笨脚的……”

许扬把湿了的纸巾推到一个角落,叹着气。他抬眼看着宋文姗,一瞬间,才发现彼此都是红了眼圈。

许扬平日里是个幽默的人,喜欢谈笑风生,高谈阔论,但是,他性格里,并不是很开朗的。他有些大男子主义,专一而执着,性格有些骄傲。八十年代的人,大抵都没受过挫折,许扬也是那种从小生活环境比较优越,在众人的喜欢和夸奖中长大,个性鲜明,骄傲也脆弱的人。

许扬和宋文姗的感情经历也比较顺利。宋文姗性格温和单纯,经历也很简单。在爱情中,她有些许被动也软弱。他们很少吵架,一直都是很相爱的,然而,没有经历过风波的爱情,也是看似美好,实则脆弱的。当面对这样的难题,他们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没有谁,知道,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不是不爱了,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去爱。

“许扬,你还好吧……”

习惯了许扬的神采飞扬,肆意的谈笑,蓦地见他这样的憔悴和无措,宋文姗觉得心里一抽一抽的疼。原来,在骨子里,他已经融入了她的生命,见不得他的不好,心疼他的疼。这一代的爱情,少了很多的风花雪月的浪漫,但是,仍旧是深深爱,仍旧是不舍……

“我没事儿……还好……”

许扬说着,不由自主的掏出口袋,点着了烟。看着许扬这样的举动,宋文姗不由得皱眉。

许扬抽烟,但是烟瘾不大。宋文姗很反对许扬吸引,但是,戒掉也很难。于是,他们曾经“约法三章”,一,不得在室内吸烟。比如,卧室,教室等等。二,不得在公共场所吸烟。比如火车站,餐厅,咖啡馆,电影院。三,一天吸烟不可以超过一包。长时间的习惯,许扬很少在宋文姗面前吸烟,也很少违背他们的约法三章。但是,现在,果然是与往日不同了。

许扬抽了一口烟,就任由烟燃着,并不着急吸。他一抬头,宋文姗正皱着眉头,盯着他的烟头。许扬也有些警觉,自嘲的朝宋文姗笑笑,拿起烟灰缸,熄灭了烟头。

“在工地上,和在办公室里不一样,你不知道那里的习惯。要想跟那些农民工交流,随身装着烟,一人一根烟,是必不可少的……”打开了话题,说起了工作,许扬神色倒是自在了些:“干活休息的时候,必然点上一根烟,一群人三三两两的坐在地上,吞云吐雾,那才是生活呢……还有,晚上吃饭的时候,几叠花生米,两瓶冰啤酒,真的解乏。跟着大家吃吃喝喝,才觉得是一起干活的人。不然,别人看你总是那么各色……”

“呵呵……这样啊……”宋文姗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听许扬介绍着。“我看,你啥时候得变成一个粗俗的人……”

“别介那么说我啊……”许扬也笑了:“再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你也不能要求,谁都是在国贸、华茂的写字楼上班啊……其实,我觉得这么也没什么不好。人淳朴的多,爱憎分明,有啥说啥,高兴就笑,不高兴,说几句脏话,大醉一场,睡一觉,醒了也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得了,以后我就说,我男朋友是个民工……”

宋文姗也笑嘻嘻的说着话,丝毫不觉得怎么样,很自然的脱口而出。直到话说出来了,两个人都是一愣。说了冷静一段时间,甚至说过分手,但是,这么多年来积累的感情和习惯,都不是一句话,一时间能改变的了的。也许,会在某一刻,觉得不如放弃这个人,放弃这段感情,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没有放下吧……也许,会在某些时候,因为倾慕一个人,会偷偷的喜欢上别人,但是,心底最爱的,还是眼前这个人。

“珊珊……”

许扬冲动的拉住宋文姗的手。

“你们要的烧茄子……”

服务员正好端着菜过来了。

“开餐了……我快饿死了……”

宋文姗微笑着,拿起筷子夹菜:

“你不知道,我饿得半死了。晚饭还没吃呢……”

“你多吃点……”许扬边说着,又帮宋文姗倒满了茶杯里的水。

(2)

晚上八点钟,杜娜所在公司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一屋子十来个人,都在低头干事儿,各有各忙。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不时的一句询问,完全是紧张的工作的氛围,没有一点要下班的意思,似乎大家都忽略了,外面已经是黑了下来,已经晚上八点。

杜娜饿得肚子咕咕叫,一边大口的喝着水,一边对着电脑屏幕,冥思苦想。

“变化的城市,变化的风云,不变的休憩小站……”

“温馨小站,给你心灵放个假……”

“温馨咖啡屋,安宁的心灵港湾……”

“哎呀呀,我的脑细胞都死了……”

杜娜咬着嘴唇,恨不得一头载到键盘上,睡过去才好。

他们的公司在给一个街角的咖啡馆做室内装潢。他们的办公室负责室内装潢的设计,而杜娜,就负责为这个咖啡馆,想一个响亮的,温馨的广告语。

“俗气,这样的话,满大街随处可见,俗之又俗……”

“平庸,这不用我们的创意了,你随便拉一个九零后的小姑娘,或者是卖菜的阿姨,都可以随口给你来一句,丝毫不亚于你这样的广告语……”

“怪异,你这是在给审美作广告?你想说什么?你觉得,你这句话能表达出什么意思。这是广告语,不时印象派,后现代的艺术品,不要搞这么朦胧,怪异,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你怎么能作广告呢?”

“匪夷所思……”

这是杜娜的同事和上司,不断给出的评语。其实,不用他们说,杜娜也直到,自己的设计想法有问题。虽然,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文案,但是,审美是多少年锻炼出来的。正因为如此,她也更加知道,自己的设计是多么的糟糕。

“真不知道怎么招聘你来的?你还干了一个月了?据说,还干得不错?”

留着长发,身子瘦瘦高高如高粱秆一般的主管看着电脑,不断的点着桌子,训斥着杜娜。

杜娜低着头,一语不发。

她到公司一个月,原来的文案就离职了。据说,因为那个文案辞职的很匆忙,她才被招聘进来,被留下来的。当时,那个要结婚辞职的女孩子,恨不得一天把她教会了,让老板认可她走,所以,对她,是耳提面命的教,处处说的明明白白,透透彻彻,最主要的是,把这份工作说的很是简单容易,似乎,是轻而易举的。只要识字,会说话,会写字的人,都能做得来的。对主管那边,她也是处处夸奖杜娜,把杜娜说的聪明伶俐,有创意,有文采……于是,很快的,那个女孩子离职了,杜娜半生不熟的开始独当一面。也很快的,杜娜发现工作的艰难,主管,也发现了,杜娜并不是他最初认可的那样的出众……

杜娜在这里煎熬着,心理后悔着,为着这一个月两千块钱,还不如原来一半的工资,在这里苦思冥想,痛苦不堪。

主管那里的怒意也是越来越盛,感叹着杜娜的无能,工作的紧急……

“你说你一个大学毕业生,怎么这么点事儿都干不了?平日里,休息的时候开玩笑,你也伶牙俐齿的,你也是谈笑风生的,鬼点子,歪脑筋都不少,怎么正事儿,就这么掉链子……你说说,你写的像话吗?你自己说,你觉得这样的广告语过关吗?”

主管逼问着。

“不过关……”

杜娜低着头,声音很小,象是鼻子里发出的声音一般。

“你还知道不过关?你知道不过关怎么不想好点?你知道我们的工作多紧张吗?每一个环节,时间都很紧张。如果你这里拖时间了,我们怎么交给客户呢?”

主管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这个动作,没有他的长发那么有艺术气质。

“对不起……”

杜娜的声音有些哽咽。

“对不起有什么用,还不去干活……”

主管大声呵斥着。伴随着,是杜娜哭着跑出了办公室。

相关文章:

为什么现在同性恋越来越多了 男女比例失调只是客观因素

简芷颜沈甚之免费阅读 女生寝室风流快活

调教分身尿道囊袋束缚 调教 道具 bl 排泄(2)

姚明老婆叶莉个人资料 姚明与老婆照片(4)

广东汕头门事件12分钟,00后侵犯女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