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错了你罚我吧_我不小心碰到了校草的

2020-05-12 15:24 · 潜江资讯网

一、西子湖畔  

“公子,公子!”雨墨用手在西门雨露的眼前晃了晃,叫道。他是西门雨露的书童,因为西门雨露的喜欢,便给他取了一个雨墨的名字。也是由于西门雨露的喜欢,雨墨与一般的书童略有那么一点不同,他除了了解公子的心思,还能替西门雨露做一些大事小事的主。  

现在的他,正尊着老夫人的意愿,带着公子游览西湖,却不知公子在片刻间失了魂。他寻着西门雨露的目光望去,但见西湖间一艘小船上一位小姐正站在船头正迎面翩翩驶来。她面带微笑,那明亮的眼眸,如这西子湖水般透彻。  

随着对方的船只擦肩而过,西门雨露像向日葵般面向太阳移送着。那小姐终于发现了西门雨露的注视,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丢下一句话,便转身而去。  

“呆子!”听了这句话,西门雨露这才缓缓回过神来念叨着。  

雨墨看着公子,问:“公子,美吗?”  

西门雨露失神地说道:“美,美,真美!”  

听了西门雨露的话,雨墨又笑了笑,打趣着问道:“湖美,还是人美?”  

“湖美,人也美!”  

“公子莫不是动了春心了?”  

“你……”听了雨墨的话,西门雨露回过神,却又羞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他用手推了推鼻子,又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小小雨墨,竟然猜测本公子之事?”  

雨墨笑看着西门雨露,继续打趣着说道:“雨墨八岁起,就跟着公子读书习字,与公子在一起也有七八年之久。公子的心思雨墨还是略知一二。公子刚刚魂不守舍,心都已经飞到那位小姐的花船上去了。”  

西门雨露红涨着脸,轻声责备着:“雨墨不得胡说!你不觉得刚刚那位小姐与娘亲长得有几分相似么……”  

“夫人?”雨墨一边想着,一边说道:“公子不说,我还没怎么注意。公子这样说,倒还真有几分相似!”  

西门雨露思考着说道:“她究竟是谁呢?”  

雨墨随口说道:“公子不妨追寻着,上去问问便知!”  

听了雨墨的话,西门雨露突然警觉了起来,他寻着小姐离开的方向望去。只见起伏的西湖之水上,满满一层烟雾,却分不清刚刚那位小姐在哪里。他只得失望地说道:“呀哎!雨墨又误了我的大事!”  

听到西门雨露的失望,雨墨询问着说:“那公子还追不追上去?”  

西门雨露着急地看了看西湖的烟雾,说道:“小姐已不知去向,如何追去?”  

雨墨偷偷地笑着,招呼着船夫继续划着船。  

二、天生奇遇  

翩翩而过的小姐,雨墨的打趣,再加上秀美的西子湖水,让西门雨露渐渐地忘记了他落榜的事实。他站在船头,欣赏着潇潇烟雾下的湖光山色。  

当船只破开湖面,轻浪正向两旁散溢而去,那开朗的湖水迎面而来,让西门雨露的心也变得明亮而空旷。烟雨在湖风中婆娑起舞,湖岸的柳枝飘飘荡荡地垂进湖面将湖水映绿,映衬着这湖水两岸。在这烟雾山水里,这西湖的景致已展现在西门雨露的明亮的眼眸里了。这也难怪他竟不自觉地念出了白居易的诗来:“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  

雨墨听着西门雨露念完诗,问道:“公子,可听夫人说过公子与这西湖有缘?”  

偶然的问起,西门雨露竟然想不起来了,他只好问道:“何缘?”  

雨墨并不直接回答他,他说道:“夫人在离开的时候,曾交待过雨墨,无论公子中榜与否,也一定要到这西湖来转转!”  

西门雨露回想着,说道:“娘亲,倒是这样说过,只是来之前,急着进京赶考,竟然忘却了?”  

“公子整日里书山词海的,自然就忘记了,但公子与这西湖之水有着很深的渊源,公子可知?”  

“哦?倒也听爹娘说过。”  

雨墨连忙吩咐着说道:“船夫,你且将船停下,让船随意飘荡着吧!我与公子说说话。”  

“好嘞!公子随意,小老儿等着便是!”船夫说着,便停止了的手上的动作。西门雨露奇怪地看着雨墨,提醒道:“如今想想,倒也是一件奇事!”  

雨墨回想着似的说道:“那年,老爷到了钱塘,与舅老爷见过面后。由于夫人怀着公子,不便远行,便住下了。呆的时间长了,夫人也烦闷了,就央求着老爷来到了这西湖之上。他们乘着船游荡在这湖面上,却突然起了风雨。而此时,公子偏巧又要降生了。在这危难之际,一艘大船驶了过来,接过老爷与夫人。你当这大船里是谁?正是老爷当年在北方救得的康王,而这康王已经登上了皇位,做了我们大宋的天子。更巧的是,这时刺客出现在了这湖面之上。一边太医宫女们替夫人接着生,一边老爷却在帮助天子赶走刺客。等老爷赶走刺客后,公子又顺利地降生了。天子想封赏老爷,老爷却又婉言拒绝了,天子无奈只好放弃。但天子交待说,‘他日若有难处,可找到都城告知!’”  

“这么说,我的名字是天子所赐?”  

“那倒不是,公子的名字,自然是老爷所取。只是公子却如天子的义子无二。夫人说这话,怕也是说公子与常人不同,命运与这西湖紧紧相连。所以夫人交待,公子到了这边,一定要来到西湖之畔转转……”  

“哎呀!”西门雨露大声叫道:“雨墨误了我的大事!”  

听到西门雨露大声的叫着,雨墨奇怪地看着他,问道:“公子,这是为何?”  

西门雨露急忙说道:“既如此,你如何不早说?害得本公子落了榜。若是你早说,我也好在来时就来祭拜一下!想必命运必然不一样?”  

“公子如此说来,倒是雨墨的不是了?”  

“真真是雨墨的不是。”西门雨露责备着雨墨,连忙招呼着船夫说:“船夫,快快靠岸,我要祭拜这西湖之水!”  

“好嘞,小老儿这就靠岸。”船夫说着,又重新拿起船桨划起船来。  

三、小姐的拒绝  

“公子祭拜过西湖之后,必然否极泰来,重新扭转公子的命运了!”雨墨扶起跪在地上的西门雨露后,说道。  

西门雨露听了,却不高兴地责怪说:“都怨你,坏了我的大事!如若来时祭拜过了,如今的我,想必已经金榜题名了!”  

“是是是,都怨雨墨。可是雨墨也是因为公子忙着进京赶考,怕担误了公子的考期。不然绕道也一定要让公子前来祭拜一下。只是如今事已如此,公子责怪雨墨也无济于事了!”  

西门雨露叹息着说:“哎!我的一生竟毁在了你的身上!”  

听着西门雨露的责备,雨墨低着头转看着其他地方。当他看到刚刚船上擦肩而过的小姐时,便提醒着叫道:“公子!”  

生气的西门雨露,不怀好意地问道:“干什么?”  

雨墨连忙指了指另一边,说道:“那不是让公子魂不守舍的小姐吗?”  

一听雨墨的话,西门雨露连忙寻着雨墨的手望去,只见那位小姐带着一位丫环,往前缓行移步着欣赏着风景。西门雨露看着,叹道:“她看着风景,竟不知她已经成了他人的风景!”  

雨墨望着,对西门雨露说道:“莫不是西湖之水灵验了?”  

西门雨露没有理他,就径直追了上去。这一下,小姐没能走远,西门雨露和雨墨便追上了。西门雨露连忙作辑说道:“小姐安好,小生这厢有礼了?”  

“呆子?”看着唐突赶来的西门雨露,那小姐奇怪地看着他说。  

“是是是,正是小生!”  

那小姐笑道:“哈哈哈,真是一个呆子!”  

西门雨露任凭着小姐的嘻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姐,寻得我好苦呀!”  

“寻我?”小姐止住笑,问道。  

“小生西门雨露。我观小姐面善得很,不知小姐是何家小姐,芳名是?”  

“净胡说,你我并不相识,又怎么会与你熟识?”  

“我观小姐容貌,与娘亲有几分相似,故上前来问问小姐。”  

小姐听了,连忙躲在了丫环的后面,又小声地叫着丫环说:“小菊,这想必是位花花公子,你且问他一问。”  

小菊听了,连忙走向前去,问道:“哪里来的,有什么事?”  

“小生……”西门雨露正要回话,雨墨阻止着说道:“公子且慢……”  

雨墨说完来到小菊身旁,说:“我家公子从苏州而来,进京赶考,途经此地,欣赏之西湖之美,就过来转上一转。刚才,看你家小姐美若天仙,就想认识一下小姐!”  

“想必,”小菊犹豫着,继续问道:“如今天子已开榜,想必你家公子榜上有名?”  

“那倒没有,公子虽有才华,却没有给官场之人送礼,所以没有中得金榜!”  

“原来是落榜的秀才……”那小姐说道,就唤着小菊转身而去。雨墨还想谈谈,却只得看着她们离去。  

“雨墨,你怎么什么都做不好!”西门雨露追随着小姐,跑了过去。  

四、杭州通判  

“干什么?”两个身体强壮的汉子拦住西门雨露,大声喝斥道。西门雨露在追着小姐的时候,竟没有注意到一位老人转身迎面而来,他们俩竟然撞了个满怀!  

西门雨露连忙后退两步,作辑说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晚生西门雨露匆忙赶路,竟然冲撞上了老爷!还望老爷原谅小生。”  

“住手!”两名汉子揪住他的衣领,正要拖走他时,那位紫衣老爷叫道。那两名汉子听了老爷的话,便住了手,他们将西门雨露抓到老爷面前,毕恭毕敬地等待着两位老爷的发落。  

其中一位灰衣老爷说道:“把他先带走,先送到我的府上,回头我再审问!”  

“慢!”那两名汉子正要动手,被撞的紫衣老爷喊道。那位老爷看着他好奇地问道:“你叫西门雨露?”  

西门雨露害怕着说道:“是的,老爷!”  

“西门望,你可认识?”  

西门雨露听到西门望的名字,连忙惊疑着问:“老爷认识家父?”  

“认识,岂有不认识之理!”听到紫衣老爷如此说,两名汉子将西门雨露放了下来。西门雨露整了整衣领,来到紫衣老爷面前作辑道:“老爷,晚生这厢有礼了!”  

紫衣老爷打量着,说道:“好说,好说!原来是故人之子!”  

看着老爷的打量,西门雨露好奇地问道:“敢问老爷是……”  

紫衣老爷没等他说完,便争说道:“你且不要问我是谁?我且问你,你父母如今何在?”  

见紫衣老爷的气场,西门雨露只得说道:“爹娘如今在苏州。”  

“哦,苏州!那你为何又到了此地?”  

“晚生进京赶考,路过此地,尊娘亲安排,前来祭拜西湖?”  

“哦!赶考?”灰衣老爷想了想,说道:“老爷,金榜日前已经颁布过了,不知道你可曾金榜题名?”  

“晚生羞愧之至,竟落榜了。”  

“哎,”那灰衣老爷叹着气说道:“西门望文武双全,到了后一代,竟然连个科举都中不了金榜!”  

紫衣老爷听着,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听你刚刚说,你尊你娘亲安排,到西湖祭拜。这西湖有什么好祭拜的,到这里游玩还是可以的!”  

“听娘亲说,我与这西湖有着深厚的渊源,一生的命运与这西湖息息相关……”西门雨露将雨墨说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紫衣老爷听后,笑着说道:“哦,这话倒不假!可是你刚刚才落了榜,这命运又怎会与这西湖有关?”  

西门雨露为难地说道:“这……”  

“好了,不取笑你了!”紫衣老爷止住了笑,正经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改变一下你的命运吧!当年你爹万辞不受的事,如今你来接受,也算是我的一个合理回报。既然你与这西湖有着深厚的渊源,那你做这杭州通判如何?”  

“通判?”西门雨露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紫衣老爷看着灰衣老爷说道:“正好与你的舅舅管理同一个地方,如此我也就放心了。”那灰衣老爷听了,也点了点头。  

“还不谢恩?”那两个大汉推了推西门雨露说道。  

西门雨露摸不着头脑,但又无奈地说道:“多谢老爷……”他正要说出他心中的疑问,紫衣老爷却离开了。灰衣老爷低着头小声说道:“中状元也未必能封一个通判,你小子这是三生有幸了!你且等一等,一会便有公文给你了。”灰衣老爷说完,又看西门雨露疑惑的样子,连忙又低头说道:“你娘丽容是我的妹妹!”他说完连忙跟着紫衣老爷追了出去。  

西门雨露被眼前的一切,惊得冷汗一阵一阵的,他正想松一口气。那两名汉子却揪住他,不让他离去,他也无奈地等待着。  

不多时,一位小童送来一包沉重的东西交在了他的手里,那两名汉子便与那个小童就离开了。  

“公子,没事吧!”雨墨见他们离开后,就跑了过来关心地问道。  

看到雨墨,西门雨露擦着冷汗,责怪着说道:“雨墨,公子我有事的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出现?”  

雨墨扶着公子,也喘息着说道:“公子有所不知,刚刚公子被那两名汉子揪住时,我也被另外两名汉子挡住了。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你且不知,我又如何得知?”  

雨墨想了想,连忙提醒着说:“那公子快拆开这包东西看看,说不定一看便知了。”  

“雨墨提醒得是,我这便拆开看看。”说着西门雨露拆开了刚刚那位小童递给他的东西。  

解开黄绸包裹的箱子后,西门雨露和雨墨都大大吃了一惊。箱子里不是别的,箱子里面赫然是一箱大大小小的金子和一沓银票,凭着他们的估计,这金子大约有二百两之多而银票又数以万计。金子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盒子和一个黄色卷轴。他又小心地打开卷轴,只见卷轴上赫然写道:“天子谕,今封西门雨露为杭州通判,即刻前往就职!钦此!”后面便是天子玺印。而旁边的小盒子便是通判官印与文书。见得此物,西门雨露连忙转身对着“老爷”离开的地方跪下,说道:“竟不识天子容貌,草民死罪!”  

雨墨拜后,又连忙拜着西门雨露祝贺道:“恭喜公子,贺喜公子。冲撞了天子,天子不责反赏,若是别人,怕是要受罪了。公子虽然没能金榜题名,却也照封杭州通判一职,老爷夫人若是知道了,岂不高兴坏了!”  

一开始西门雨露还高兴着,但一听到爹娘一定高兴的时候,他转脸说道:“不,爹娘一定不会高兴!”  

雨黑一脸疑惑地问道:“公子这话怎么讲?”  

只见,西门雨露想着说道:“爹娘希望的是我凭自己之力,考取功名,而非借助爹爹之功得到功名!”  

雨墨劝道:“公子,既然与这西湖有缘,又受这西湖的影响,奇遇了这种种事故,公子的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公子又何必耿耿于怀?况且,老爷与夫人的意思,也是让公子谋得一官半职,除了生活无忧外,还不被世人欺辱。如今的人们,不会在乎你的官位从何而来,倒在乎你的官位的大小,公子刚才若是中了举,那小姐想必也不会离公子远去。”  

“雨墨说得有理。”西门雨露无奈地说道,当他想起追失的小姐的时候,又惊叹道:“小姐!”  

“哎!”看着西门雨露才转过的弯来,又转到另一个弯上了:“公子这是赔了夫人,赚了仕途!”  

“雨墨多嘴,还不收拾行李,与我一同找找那位小姐去!”  

“是,公子!”说着,雨墨将刚刚的箱子收拾了进了包袱,跟着西门雨露一同追着刚刚那位小姐的方向走去。  

可是,小姐却像神仙一般消失了,长长的西湖堤岸,竟再寻找不到。失望的西门雨露望着西湖清波,长叹道:“得了富贵,却丢了……”他不知道小姐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将小姐当成了谁,便停了下来。  

雨墨听了,笑着补充道:“娘子!”  

“雨墨!简直越来越无礼了,如今我已经身为通判,岂容你再胡说,小心我打你的嘴!”  

“是是是,我不说了便是!那公子,我们现在怎么办?”  

看着小姐消失的方向,西门雨露遗憾地说道:“自然是去杭州府上任了!”  

五、山水画  

离开西湖,西门雨露带着雨墨随着小路崎岖朝杭州府走去。  

杭州的景致确实不错,这也是天子迁都临安的主要原因之一吧!当时父母选择江南,也一定有此原因。西门雨露望着眼前的景色想着,竟然忘记了西湖边上的事了。他一路走,一路看着,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条小河边。  

“公子,乘船吧?两岸风景很好,乘船可以尽情浏览风景!”听了船夫的话,西门雨露停住了脚,他也走累了,正好借这船歇息一下。于是,他带着雨墨走到了船夫的船上。  

“船家,你且慢些划,我们欣赏欣赏这江南的风景!”  

“公子有此兴致,小老儿慢些划便是!”船夫说着话,划起了船。  

听得一路哗啦啦的水声,西门雨露的心情又重新好了起来。他见得一处小溪流水从远而下。那潺潺的水声打破这水的宁静,入水处,但见柳枝触水摇曳其中,将静水搅动。堤岸边,一位姑娘在这流水小溪边浣洗着头发,她的头发垂落于水中,任凭着流水摆弄发梢,在水中招摇,又让水面泛起层层涟漪。  

西门雨露的心为之所动,竟然心生逗留,他叫道:“船夫,靠岸一下,我与雨墨到岸上走走,须臾片刻便回。”  

“公子尽管去,公子已经付了船钱,小老儿等你便是!”船夫说着话,将船依靠在了岸边。  

雨墨看了看那洗发的姑娘,笑着说道:“公子,又看上了这家娘子?”  

“雨墨休要胡说,我是看这景色秀美,在堤岸上走走岂不舒服!”  

“是是是,公子的雅兴,雨墨倒还是知道的。只是我们走走就回去吧,包袱还在船上呢?”  

“要你多嘴!”  

西门雨露听着浣发姑娘的歌声,在这水流之乐的环境里,欣赏着这前前后后的山水之色。堤岸上,一农夫扛得七分彩霞采竹归来,看得秀女身姿婉然几分喜色,悠悠转身钻进了茅家。片刻后,屋顶升起了袅袅饮烟,像是招唤着远处归来的晚鸭。是时,浣发的姑娘挽起她的长发,移步走上那清苔台阶。  

“美,真是太美了,回去我便要作一幅画来!”  

“可惜公子的笔墨不在身边,不然定要作他一幅!”  

“你又多嘴!”  

“是,雨墨多嘴!”  

为着这美,西门雨露让雨墨住了嘴,平静地欣赏这美之绝妙。不觉身轻似燕,化着一只蝴蝶,翩翩着身躯,飞跃至这农舍的上方,静静地观赏着。  

“公子!”  

西门雨露正入神地欣赏着风景,被打断的他责怪地问道:“你又怎么了?”  

雨墨看着前面的一位小姐领着一位丫环的人指去,说道:“那不是公子错失的小姐吗?”  

西门雨露寻声望去,失言道:“哎呀!踏破铁靴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竟没想到与小姐在这里遇到了。雨墨,还不快点!”西门雨露一边追着,一边叫着雨墨。雨墨这才紧紧地跟着他跑了过去。  

六、青梅竹马  

“小姐!”西门雨露追上小姐后,喊道。  

那小姐却没有转头,丫环小菊却转过身来说道:“公子也是读书人,为何这般苦苦纠缠?”  

小菊的话,让西门雨露说不出话来,雨墨却赶来说道:“小姐也是大家闺秀,为何这般无礼?”  

“你这书童,我家小姐不愿理你家公子,是看你家公子空有斯文,未必有真才实学!”  

“我家公子才高八斗,不愿与那般秀才争论高低!”  

“那为何连金榜也不能题名?”  

“金榜题不题名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家公子已经是这杭州府的通判大人!”  

“通判大人?”小菊连忙退缩着拉了拉她家小姐。那小姐这才转身说道:“原来是通判大人,玉兰这厢有礼了。”  

西门雨露连忙问道:“玉兰?是钱塘陈府玉兰吗?”  

玉兰连忙回道:“是,敢问大人是?”  

西门雨露高兴地说道:“我是雨露表哥,西门雨露,小时候与你一同玩耍的表哥,还记得吗?”  

小姐回想着,说道:“你是表哥?”  

“对!”西门雨露看着玉兰开心地说道:“没想到苦苦追寻之人竟然是兰儿,你还记得青梅……竹马……”  

羞涩的玉兰红着脸说道:“表哥,十来年不见,你们去了哪里?姑妈、姑父他们还好吗?”  

“好,他们都还好,他们都很想你呢?九岁那年,我们一家搬到了苏州寻亲,一别竟然十一年了,如今表妹也长大成人了,竟然不认识了!”  

“表哥说哪里话,十一年不见,我都不认识表哥了,你又怎么会认识兰儿呢?”玉兰一边着说,一边打量着西门雨露。忽然问道:“表哥这是?”  

西门雨露又将他进京赶考的事,和西湖边上偶遇天子之事,说了一遍。玉兰高兴地问道:“表哥如今得了富贵,可曾忘记儿时的诺言?”  

“诺言……”西门雨露念想着十几年前的事,他看到玉兰的脸色一下就红了起来。那时的他们都还小,两家就订了亲,而他们也在湖畔许诺相亲相爱的事。  

“妹妹不提,我还险些忘记了!”  

“那如今,表哥是何打算?”  

“自然是随着玉兰妹妹,一同回家向玉兰妹妹家去提亲!”  

听了西门雨露的话,玉兰这才放下心来,说完话她就带着西门雨露往家走去。小菊也一改刚才的无礼,带着雨墨跟在了后面。  

七、意外牢狱  

到了陈家,陈夫人热情地接待了西门雨露,得知西门雨露已经是杭州通判,便欣然应允了西门雨露的提亲。陈夫人说道:“只是老爷随朝见驾去了,需要一段时间才回来,等老爷回府后,再与你们举行婚礼吧。”  

第二天,钱塘县令与杭州府的官人,就来到了府上,他们听说知府大人的千金与新任通判结了亲,都送上了厚重的大礼前来祝贺。  

钱塘县令打扰着说:“通判大人,虽然大人还未递交文书,但下官却有紧急的公文,需要大人处理,还望大人行个方便。”  

“文书?”西门雨露突然想到包袱遗落在了来时的船上,便犹豫了起来。“哎呀!此番休矣!”  

看到西门雨露的为难,县令变了脸色说道:“既无文书,又无官印,又怎么会是通判大人,你莫不是来欺骗夫人的?”  

“知府大人是我的舅舅,我又怎会骗?”  

“你果真是雨露?”夫人听了县令的话,也疑惑了起来,问道。  

“舅妈?我果真是雨露!”  

“如县令所说,你若有文书,就拿出文书,与我一看便知。若拿不出来,你便是假的!”  

“舅妈,这……”  

县令对着夫人劝说道:“夫人切莫上了这小贼的当,他一定是惯犯,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夫人家的关系,以此来骗取夫人家的财产。”  

夫人对着县令,施礼说道:“多谢县令,还请县令作主,将这小贼拿下。等老爷回府后,再行论罪。”  

“是是是,夫人说的是。”县令一边回应着夫人,一边吩咐着手下将西门雨露团团围住,又义正言辞地说道。“你说,你是谁,究竟如何得知夫人家的关系,又如何来此行骗?”  

“大人,我真是西门雨露,你们不信问我的书童!”  

“胡说,书童与你是一伙,他又如何作得了证!”县令喝斥道:“你不说,我还忘记拿他,看我将他拿了,一同受刑!”  

“这……”  

“这什么这?既然无法拿出文书与官印,就是欺骗朝庭官员,就如同欺君!”  

“欺君?”西门雨露想到了圣旨,连忙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县令说完,就派人去将雨墨也抓了起来。  

玉兰听说了屋外的事,连忙找到夫人。她拉着夫人的手说道:“娘亲,他真的是表哥,您怎么不相信呢?”  

夫人看了看她,无奈地说:“他如果说他是你表哥,又是钱塘通判,怎么会拿不出文书与官印?就算他真是你的表哥,拿不出官印与文书,也是一个欺世盗名之徒。”  

“可是……”  

“我儿一定是想念雨露想得太辛苦了,竟然上了当,受了骗!我又何尝不想他呢?原想着你们能成亲,就是亲上加亲,又和你爹一同管理这杭州。可……可是今天这人,他根本就是一个骗子,你又怎么可以相信呢?”  

“这……”  

“你姑姑他们一去十年来,没有音信,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娘,他们去了苏州……”  

夫人安慰着说:“骗子的话,怎么能相信。我儿别难过了。一切全凭县令大人作主就是!”  

玉兰想着,既然娘亲现在听不进去自己的话,多说也无益。何不询问一下表哥,再想主意呢?她这样想着,便带着小菊来到了府牢。牢里的人知道她是陈府的小姐,也不阻拦她,便带她进去了。  

玉兰听了西门雨露的一阵描述,又看到他不像撒谎的样子,就详细地询问了包袱是什么样子,丢在了什么地方,船是怎样,船夫又是怎样?  

临走时,玉兰说道:“那日,我与爹爹一同在西湖见驾,只因贪玩,独行于西湖之上,才恰巧得遇表哥,也算今生的缘分。之后,又觉表哥举止谈吐与他人不同,就倾心于表哥了。所以,表哥之事,兰儿定当努力去做!”  

西门雨露听后,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想来包袱是无法再追回的了。”  

“表哥为何这么说?”  

“谁不贪财呀?箱子里有黄金二百余两,银票几万两,谁见了不会心动?”  

“可是箱子里有圣旨,谁又敢冒这杀头之罪,夺了表哥的东西。”  

“玉兰妹妹有所不知,我自离家进京赶考以来,路上的所见所闻,真就将金银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这也难怪我大宋要屈居于一隅,而不能北上迎回二帝!”  

玉兰听了,连忙用手捂住西门雨露的嘴:“表哥……”她又连忙看了看府牢周围,发现没有他人,才安慰着说道:“表哥莫要着急,爹爹与天子在一起,定会帮助表哥的。”  

“丢了别的,怕也好说,丢了圣旨,已是杀头的大罪。何况,丢了官印文书亦是死罪,所以表哥这次,是回天无望了。”  

玉兰听着,又安慰了西门雨露几句,便带着丫环出去寻找去了。  

八、转机  

几天后,县衙着急,连忙审判西门雨露,玉兰也没有找到那个船夫,失望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县令审判着。由于西门雨露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县令就要判定他的行骗事实了。  

“等一等,”一个老人打破老爷的审判,他走出人群说道:“公子,这是你的包袱。小老儿那日左等公子不来,右等公子不来,谁知道公子竟然受了牢狱之灾。但不管怎么样,公子的东西,我还是要还给公子的!”  

说话的人正是那日的船夫,他看到西门雨露就觉得面熟,但西门雨露受了几日牢狱之灾,已然变了模样,他就再等了等,看了看。等他确认后,便站了出来。  

西门雨露连忙感激着说道:“哎呀!船夫,你可救了我的命了!”  

那船夫抱歉着说道:“小老儿让公子受苦了。”  

“无妨,多谢老伯,一会儿定当重谢老伯!”西门雨露对船夫说完,又对县令说道:“大人,这包袱里便有我的证明!”  

县令听了他的话,就吩咐手下将送包袱打开。衙役打开了箱子打开了,便散落了一地的黄金。县令说道:“果然是惯犯,竟然骗了这么多金子!”  

县令正在喝斥,衙役又大声喊道:“圣旨!”一听圣旨,县令老爷连忙站了起来,他一边看着西门雨露,一边战战兢兢地走下台来,他拿着圣旨来,一行人便拜倒在地,他小心地拿着圣旨展开,念道:“天子谕,今封西门雨露为钱塘通判,即刻前往就职!钦此!”念完后的他,连忙跪在了地上,大声地喊道:“万岁万岁万万岁!”他的行为仿佛是他自己领了圣旨似的。  

“哎呀!”县令连忙站起来扶着西门雨露说道:“竟不知是通判大人,下官有罪!”  

雨墨听后,连忙说道:“那还不给大人松绑!”  

“来呀,给大人松绑!”待衙役给西门雨露松得绑来,县令和大小县衙人员又重新跪倒在地,喊道:“下官等得罪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雨墨看着县令的举止,大声说道:“你们是有罪,给大人松绑了,还不给我松绑了!”  

“哎呀,你们还不给雨墨大人松绑?”县令又着急地说道。  

衙役又连忙七手八脚地将雨墨的绳子松开了。雨墨就大声地说道:“我说你们这帮人,都糊涂了吗?绑了大人,还稀里糊涂地审判大人!”  

县令听了雨墨的话,连忙看着西门雨露,犹豫着说道:“是是是,下官知罪,下官这就到夫人那里去说明事由。”  

西门雨露还没有说话,雨墨又说道:“那还不快去!”  

“是是是!下官这就去!”看着县令的离开,雨墨说道:“这群糊涂蛋!”  

西门雨露从地上捡起两锭金子,交到了船夫手里说道:“若无船家相送,我此番休矣。来来来,船家拿着。”  

船夫看了看西门雨露,连忙拜倒在地,大声说道:“公子原来是通判大人,早知如此,小老儿直接就送来了,又怎么会让大人受这牢狱之苦。”  

“老人家言重了。”西门雨露将两锭金子交到船夫的手里,船夫却死活不敢要。  

“老人家莫不是嫌金子太少?”西门雨露想着,又连忙拿了两锭金子递了过去。只见船夫,跪拜在地说道:“老爷宅心仁厚,小老儿已经受了公子多有的银两做了船钱,又怎么好接受老爷的金子呢?小老儿这么做,是觉得属于老爷的东西,老爷一定着急,就四处寻找老爷了。”  

“只是……”西门雨露为难地说:“老人家如此,让我如何心安?”  

雨墨见状,连忙三步走在面前说道:“小老儿,你不接受老爷的金子,是想挨板子了吗?”  

船夫见状,连忙接过金子,拜倒在地。  

西门雨露惊奇地看着雨墨,雨墨解释着说:“公子不知,如今这些百姓,害怕官府常常更改自己的主意,就万辞不能接受公子的金子。他怕的是公子今日当众赏他金子,来日又想办法夺了回去。”  

“这……”雨墨的话,让西门雨露说不出话来。玉兰连忙上前劝说着船夫离去,这才渐渐打消了西门雨露的不快。  

九、喜结良缘  

玉兰带着西门雨露重新回到府中,陈府已经将里里外外打扮了一番,一派喜庆的样子。陈夫人因为错听了县令的分析而担心西门雨露改变主意,担心失去他重要的关系,她一心想拉好他,再加上县令家臣的推崇,就擅自做了主。她想到:既然两家数年前已经做了主,现在办了又未尝不可。  

“舅妈罪过,竟然不认识雨露了,当初还抱过你呢!”陈夫人见了西门雨露,就连忙走近他,又拉着他的手赔着礼说道:“雨露,当初你爹娘在的时候,就极力促成你们俩的亲事,我也是赞成的。而今,我也知道你们的心事,所以就让下人都准备了一下。一来,迎接于你;二来,为你做上这通判一职而庆贺;这三来嘛,便是早日了结了此事,我们这些前辈们也好省心。你的爹娘远在苏州,来杭州府也甚为不便,对于你俩的事,他们也是明白人,想必不会反对。等过一段时间,将他们接来便是。我和你舅舅都特别想他们。你们且去换了新妆,立刻成亲吧!”  

“那舅舅?”  

夫人解说道:“你舅舅陪天子去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家中之事老身作得了主,你们立刻成亲就是!”  

西门雨露犹豫了一下,连忙高兴地说道:“既如此,就多谢舅妈了!”  

得县令的操办,一切事都办得顺顺利利的,自此,西门雨露也就忘记了之前的误会。他也乐得轻省,欢喜地与玉兰拜了堂、成了亲。又连忙派人到苏州去将杭州之事,禀告了爹娘。  

西门雨露为感谢西湖的恩赐,婚后又带着玉兰来到西湖,祭拜了一番后,又重新游览着西湖。哪知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雨来。他们一行人先行躲在了亭子里,却又碰到了另一队人也躲了进来。  

西门雨露连忙让出了一半的亭子,让那位公子与随从躲了进来。  

“原来是义弟!”一番打听后,那位公子说道。  

“义弟?”西门雨露奇怪地看着那位公子,问道。  

那位公子身旁的一名随从,笑着说道:“西门大人如同皇上的义子,这位倒是真的皇上的义子,也是当今的太子——赵昚。”  

听到太子之名,西门雨露连忙跪倒在地,惊得他一身冷汗,半天说不出话来……

相关文章:

PGD-808 足控必看美脚OL 松岛葵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TEAM-083 公然露出 湊莉久作品2016年03月10日

眼睛有红血丝是怎么回事 眼睛有红血丝该怎么办

女生说吃蘑菇什么意思 女生聊天中的性暗示语(2)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