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哥哥们的美丽娃娃 胸罩往上推跳出

2020-05-11 21:39 · 潜江资讯网

雾国皇宫,与当初张天流看到的景象更加的阴森恐怖。

满天的鬼影在黑雾中飘荡,强大的恶灵发出阵阵鬼嚎。

地上,一群群行尸走肉漫无目的的游荡着,附近堆积了许多碎到不能再碎的残尸断骨,另有一些异变的鬼兽在撕咬残尸。

倒塌的皇宫大殿中,鬼王坐在龙椅上,一呼一吸间,打量的阴气被他喷吐出来,形成黑雾飘向空中。

如今的鬼王有多恐怖没人知道,因为早在半年前就没有人敢挑衅它了!

以前大家只是认为他有归真初期实力,可打着打着,发现他到了归真中期,又打着打着,发现他到了归真后期!

一步之遥就是应天!

谁还敢热?

也只有四大派中的老家伙们,或是国师,玉穹大将军等人物才能与之交手。

至于圣皇,自然稳胜无疑。

雾国国主活着都不是对手,死了更不可能。

但他们不是自持身份,就是另有要事,不会来这鬼地方处理这种小事。

有一行人,却能在鬼物眼皮底下来到雾国皇宫的大殿门前!

“传言非虚,这鬼王尸果然恐怖。”开口的是戴叶宗。

宿正先生走到他身边,望着残破宫殿里的鬼王,眼里也有深深忌惮,轻声道:“大人请看他背后的那扇门,正是鬼门所在,而鬼门边缘的青铜架便是龙椅椅背,两者看似相连,其实互无联系。”

戴叶宗蹙眉,盯着鬼门看了许久,越看越心惊,摇头道:“不可,我没看出……”

说到这,戴叶宗就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气浪,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一掌击中,扑入大殿中,并且在他受掌击时,无法察觉到宿正先生飞快的拾起地上一物,塞入他的腰带中。

与此同时,鬼王暴怒而起,咆哮一声扑向戴叶宗。

“你……”

戴叶宗不明白宿正先生为何要这样做,鬼王已经化为黑风冲到他面前,容不得他质问宿正,只能将真气凝聚双掌朝黑风一拍,黑风身影一顿,戴叶宗却口喷鲜血,倒飞而出。

虽然他飞出大殿,但鬼王明显没有饶过他的意思,化为一阵黑风卷向了戴叶宗。

戴叶宗一声嘶吼,浑身衣袍鼓胀,身上的阴煞披风都被震碎的,刹那间惊醒了所有鬼物,同一时刻朝他扑来,他强大的护身真气显出实质,一边与鬼王拉开距离,一边双掌拍向八方,震碎了无数扑来的尸骸鬼兽,同时发出愤怒的质问:“宿正,你究竟想干什么?”

“戴叶宗,我们虽然无仇无怨,相反你对我有知遇之恩,但宗天府灭我阴煞教的血仇不共戴天!”说罢,宿正转身,与此同时,跟随他们的六名御刀同时转身,与宿正走到了龙椅面前,每人从腰间掏出一个玉瓶,滴出腥红的血液落在龙椅上,刹那间,龙椅颤抖了起来,被血液染过的地方出现了裂痕。

鬼王如利爪般的大手轻易划破戴叶宗的护身真气,在他左肩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并且伤口在慢慢泛黑,流出的血液居然也变成了暗绿色。

戴叶宗知道中了尸毒,如不停止运功,尸毒很快走遍全身,到时候就算跑得了也死定了!

戴叶宗一脚踢飞一具扑来的煞尸,翻身落到一块巨大的半截石梁后,立刻一张将石梁拍起,撞向扑来的鬼王。

在鬼王撞碎石梁的刹那间,戴叶宗手指在伤口附近连点数下,控制住了尸毒蔓延,他不敢恋战,一记掌风将破碎的碎石粉末推回鬼王身上。

鬼王双爪一开,一阵阴风将碎石粉末刮向左右两边,便在它要撕碎戴叶宗时,身后“咔咔”的声音让它僵硬了!

在血液的侵蚀下,龙椅上的裂痕终于碎开,青铜内部出现了道道光芒,紧接着一缕缕气体从裂缝钻出,随着气体的流逝,龙椅的裂痕越来越多,很快布满整张椅子,蔓延向禁锢鬼门的椅背。

鬼王气得鬼嚎连连,不顾戴叶宗而扑向宿正等人,缓解了戴叶宗的压力。

没有犹豫,宿正带着一行人进入了鬼门之中,让鬼王扑了一个空。

戴叶宗眼见此景心中大感不安,可是他无法阻止,何况鬼王见宿正进入鬼门后气得再次向他袭来,他只能逃!

鬼王穷追不舍,纵使跃过皇宫墙楼也没有停止。

听到身后一声愤怒的嘶吼,戴叶宗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发现浑身黑烟滚滚的鬼王居然追出了皇宫!

自从鬼王出现,不少强者与它交过手,从而出现一个认知,鬼王是不会离开皇宫的!

可这一次明显不同了!

似乎因为龙椅的损坏让它失去了守护财宝的执念,它要将戴叶宗这个帮凶撕碎。

戴叶宗拼死逃遁,他冲过了古城墙,顾不上正在修砌城墙的工匠与看守兵卒,一跃上到墙顶,又纵身一跃消失在墙外的迷雾之中。

未等工匠兵卒们反应过来,一阵黑风挂过,避之不及的工匠兵卒是死伤一片,刹时间惨嚎连天。

入夜,张天流和莫老板又来到阴娘庙附近练功。

“我双腿筋脉打通了,但似乎受了点伤,一运气就疼。”莫老板跑了一阵才说道。

张天流早发现了,但他就是不理,看莫老板能装到什么时候。

“我出手可是五十万金。”张天流撸起袖子道。

“免费一餐,治不治。”莫老板一副吃定张天流的样子。

张天流鄙视,强烈的鄙视!

要不是为了以后雾山派有一位高手坐镇,他早一脚把这厮踹飞了。

张天流一出手,不仅治好了莫老板双腿筋脉,连他这些日子因为散气受损的轻伤全给治好。

“果然轻松多了。”莫老板走了几步,跳了跳,便又开始连疾风步。

张天流也自顾自的练剑,如今的他对身体掌控力日渐提升,剑法练得有模有样,可惜,徒有其表。

但谁开始不是如此,练功从来不是一朝一夕的,当然,如果流影剑练至如火纯清时,这一通也就达成,有了功底,以后练别的剑法、步法,乃至拳脚功夫都会更容易。

张天流一剑直刺,随手腕一抖,长剑荡起轻微的残影,紧接着残影越抖越大,在别人眼中很难分别剑影里的真剑,张天流看的一清二楚。

一式剑法反复练了十遍,张天流停下休息,刚点了一支烟,突然听到远方传来一声鬼叫,他下意识偏头一看,不由瞳孔一缩,光环乍现,沿着瞳孔边缘旋转的光环似乎在帮助张天流对焦,片刻间他已看清三里外的真气形态,惊得烟从嘴里掉了出来。

相关文章:

年轻漂亮的后母完整版,后妈太年轻漂亮我家驾驭不了(2)

抓着萝莉的马尾疯狂输出小说 嫁给黑人的第一晚上

全球十大禁播MV

(绝品医仙)宝贝把我吃进去,深喘旋磨做紧夹断妖精

王艳老公是谁 王艳住豪宅全因为老公是地产大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