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老娘们搞破鞋_干老婆和她小阿姨

2020-05-11 05:18 · 潜江资讯网

故事由刘龙台的龙圣禅寺写起,说是有一香客到龙圣禅寺烧香,偶得一梦,以故友托梦给他并赋予他一枝还阳草,这人叙述还阳草所得经过,同时也道出许多与还阳草有牵联的故事来。

一年一度的四月十八,是国内各大寺院、道观、尼庵的庙会。这个佛教盛大节日在我们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了。  

而今年的四月十八,座落在刘龙台北山的龙圣禅寺,庙会非常的热闹。寺院内人山人海,山门外从外地赶来的信众、香客所乘坐的大小车辆排满了山门前广场。院里大佛殿内外穿着不同服装的善男信女们手持灵香,在大佛前高擎相拜。  

关老爷殿里那些求财祈福的信众,跪在关圣帝君像前的黄色拜垫上,三拜九叩久久不愿站起,直等得那后来信众频频催触,才直立起身。  

关老爷殿前香炉内和后院大佛殿前的香炉里,锄把粗的祈福香在燃烧着,香烟燎绕烟雾蒸腾。随着吹来的和风不断升起,一股浓香气息与烟雾如悬空的龙蛇一样逛舞,直托得前后大殿飘至九霄云外,整个庙宇雄观大有一派仙山琼阁之景象。  

这一天,佛寺内也更忙坏了院内主持、寺里的方丈、众僧还有那早就从远方赶奔这里来的,驻寺女居士。他们不但要主持这天寺内的佛事,还要招待远道而来的善男信女。  

为什么这么多的信众要从远道赶奔刘龙台的龙圣禅寺而来,到此拜佛烧香呢?  

这话还得从新近的还阳草故事说起。  

其实故事并不是很遥远,而是发生在现代的今天。  

在刘龙台龙圣禅寺的正西北方一百四十里,也就是朝阳地界之内的桃花吐乡一人死而复活的故事。  

还是两千年刚过的时候,在朝阳市附近的桃花吐乡下松树台沟有户姜氏农民。他们兄弟两人,大哥姜山,早已经娶妻,并生有一男一女,儿女长大成人。二弟姜海除了心地善良之外别无他能,四十开外还没婚娶。有老母在世时,兄弟俩就已经分家。大哥姜山只养自己那四口之家,二弟姜海则负责老母吃、穿请医用药等一应费用。在老母年迈之时,在老人身上大哥姜山仍是一分没花,二弟姜海常想:人之将大,劳燕分飞。大哥一个农民养着四口之家又供子女上学读书,也实属不易。姜海没有深想,更没多攀。  

就在姜海四十四岁这年,他们的母亲八十有三,这年初夏,老母亲病重归天。从此后家中只剩姜海一人。自从母亲没了之后,他感觉与他人相比,特别与大哥姜山相比,比他们缺少很多。那真是出屋没想头,进院没奔头。于是他就锁上屋门外出到赤峰去打工,一走就是三年。  

到了两千零三年这年,他已经是四十七岁。三年在外,手中积蓄大约两万有余。  

这年冬底,姜海打工从赤峰回来,晚上他先从哥嫂家吃了晚饭。准备第二天到集市上去买些粮、米、油、菜再自己另起炉灶,开锅造饭。  

吃过晚饭后,他在哥嫂家也没多坐,更没同哥嫂叙说三年离别苦情,就回家烧炕,解开带回来的行礼熄灯睡觉。  

第二天早晨起来,刚穿好衣服就觉得自己天转地旋,眼前一片漆黑。他忙来到自己打工带回的兜边,从里摸出个苹果,他想吃两口水果稳稳精神,可是还觉得不行,他来到自己没来得及叠起的被窝上,扑倒在那里。  

他的神识和灵魂离开了他的躯体,慢悠悠地向东南方向飘来……  

姜海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在屯内在家里,他不愿多接触人。他有着初高中相等的文化,没事时总是把自己关在屋里偷偷地读着易经八卦、阴阳风水之类的书,人缘还不错。在家时,谁家要是盖房挖井破土动工,下葬埋坟结婚出行,都来找他给择个吉日良辰。你别说,看得还很准。到后来他还直接给人看起阴阳风水,经他挑选出来的坟地,十人有九人都说好。一来二去用他的人多了,人情也就厚了起来。  

这次他从赤峰打工回来,第二天屯内与他相交甚厚的故交好友便来看他,到了他家的窗前呼唤两声,没有人应。人们见门没有上锁,就推门走了进去,到屋见他脸朝下合衣卧在炕上,以为他是饮酒后在沉睡呢。可是叫两声,没有应答。推两下没反映,人们上炕把他翻过来,只见他脸色苍白,身体软绵绵的。于是,他们急忙下地跑着来找他的哥嫂。  

姜山到来之后见此情景,他赶忙让人去找医生,医生来了之后对他进行了脉波捡查,脉波停止了跳动,医生又把食指放在了姜海的鼻孔前,气息全无。医生又用手翻开了姜海的眼皮,查看了他的瞳仁,随后说:  

“人已经过去了,给他准备后事吧。”  

姜山夫妻俩听完后,那脸色表情,明眼的人已看出,那是悲在脸上,喜在心里。  

姜山到村部,用那里的电话叫来了朝阳市北山火葬场的的火化车。  

这期间,在场的人又到桃花吐镇里的丧葬用品商店买来了人在离世时该穿的入殓衣服。  

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姜海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为他擦洗了身子,又重新为他穿上了寿衣。把换下来的衣裳团巴团巴,放到了墙角。  

这时姜海的嫂子没忘了走过来,打开了姜海换下来的衣服团,一件一件的仔细捡查起来,最后在姜海的裤衩上撕开了一块补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鼓鼓的塑料包,很麻利的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众人见此情景,那表情,那眼神儿,不易言表。  

在火葬场的火化车开来的时候,屯中人已经到齐。人们帮着把姜海的尸体抬进了火化车上,就送往了火化场。  

从姜海病倒到火化场的运尸车把他接走,前后不到四个小时。  

姜海走后人们并没有散去,在朝阳当地的农村,都有这样一种风俗习惯,谁家要有个丧事老人,屯中老少都要在此帮忙,一直到死者埋葬完,才算为止。特别是与死者要好的朋友和晚辈,还要为亡人守灵,守灵要轮班,两个小时一换。  

姜海最要好的朋友只有一个,那就是第一个来看他,发现他死过去,给他哥姜山报信的那个名叫三胖董三。  

姜海的骨灰盒抱回来之后,就放在了姜海自家的院中央,帮忙的人们早已经在这里搭好了灵棚,又从屋内拉出来了电线,点起了长明灯。  

丧事十分简陋,没有哀乐,没有花圈和挽联。在此足可以看出没有家室独身者离去的寒酸与悲凉。  

晚饭过后,三胖董三和屯内另一个乡亲同班守灵,守灵人还要为亡者焚烧纸钱。如有远方亲友前来吊唁的,还要负责给死者家人报信。  

第一班下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三胖董三和守灵人也就住在死者的屋里,他到屋之后就觉得眼皮沉沉的,他上炕躺下就昏昏睡去,并做了一个怪怪真真的一个梦。  

三胖董三刚一合眼,就见姜海向他走来,三胖董三心里发毛,他向姜海发问:  

“你不是已经去到另一个世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莫说有什么心愿没了?”  

见了好友三胖董三,姜海泪如雨下,他对三胖董三说:  

“人生难得知己,你是我好友,此时有话也只能对你说了。”  

三胖董三紧接着说:  

“你该谁的,少谁的告诉给我,我替你偿还,只要你别拉我跟你去就行……”  

说着姜海哭得更伤心,他说:  

“咱俩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们还是好友,我怎能拉你做垫背的。我的一生到此为止,也不该谁的少谁的。只恨我的哥嫂,做人心太狠,我又在我自己的家,我不是死,他们连一天都不容我……”  

三胖董三接着问:  

“那你……”  

姜海说:  

“在我从赤峰没回来之前,做过一个梦,离此不远在义县的刘龙台有一座龙圣禅寺是新建不久,在东侧殿里有十八罗汉,那第十尊罗汉在梦中告诉我,让我从赤峰回来之后到义县刘龙台的龙圣禅寺来取一株还阳草。这还阳草能治百病,救死扶伤,特别对垂危病人更有奇效。”  

三胖董三半信半疑地说:  

“这可是真的……”  

姜海对三胖董三说:  

“我也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有一点你知道,过去我在的时候,咱们经常在一起讨论易经八卦,阴阳风水,这是一个学术领域。你想如果没有仙缘佛缘的人能看得懂,看得进去吗?”  

三胖董三点头应着;  

“嗯!那你怎么不亲自到龙圣禅寺去呀?”  

姜海说:  

“我虽有仙缘,佛缘,但是我肉身凡体,到龙圣禅寺也是无法找到的。所以我只能将我的肉身凡体抛在家里,用我的神识灵魂去见那十八罗汉、关公佛主。我去讨那还阳草,本来是为了大众,却没想到受我哥嫂所累!我那是假死,只是暂时的神、体分离。”  

三胖董三听到这里有些相信了。  

姜海又说:  

“你也知道,过去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不也探讨过在医学生理上出现过的假死现象吗?当我拿到还阳草,神识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我的躯体被烧成骨灰,装入木匣之内,放到了我的院心,让我魂无所归。我那狠心的哥嫂毁坏了我的躯体,使我的灵魂神识不能复身,苦啊!”  

姜海说完又痛哭起来。  

三胖董三好一阵心酸,他擦把眼泪又向姜海问道:  

“那该咋办啊?”  

姜海说:  

“事已至此,别无他法了,我只好到地藏菩萨那里讨个临时居所吧。”  

三胖董三又问:  

“你托梦给我就是为了要告诉我这些?”  

姜海说:  

“我是告诉你,还阳草我已经从龙圣禅寺那里取回来了。”  

三胖董三问:  

“那你何不先用还阳草,让你自己还阳呢?”  

姜海说:  

“怎奈我的身躯已经损毁,就是神仙来也是无力回天了啊!”  

三胖董三说:  

“那不是白费一番周折了吗?”  

姜海说:  

“你我以前是至交好友,这还阳草只能交付给你,让你替我使用了,”  

三胖董三吓得连忙说:  

“不!不!不!我的神识灵魂可离不开我的身体,再说我也没有你那九转神功啊!”  

姜海思索一会说:  

“这样吧,咱俩虽是好友但怎奈已经人鬼有别,阴阳相隔,我已经无法与你见面亲自交付给你,来年夏天你到我的坟头来取。要记住,在我的坟顶之上。”  

三胖董三向姜海问道:  

“到我的手里,我该怎么用啊?”  

姜海嘱附说:  

“很简单,取家之后放在阴处备干,如有垂危之人,只要闻上一闻立见奇效。你我只能说到此了,地藏菩萨已派使者来把我送往该去所在。”  

三胖董三也是念过九年书的人,他懂得人有时会假死的医学道理。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向姜海的哥嫂说明什么呢,死者的哥哥姜山就急急忙忙地打电话,把火化场的运尸车叫来了。可他只是姜海的好朋友和屯中人,看着停在大门口的运尸车,做为死者的朋友,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正在思索之时,三胖董三在梦里就见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领着很悲伤的姜海,向西北方的云端飘去。  

三胖董三打个冷颤,才从梦中醒来。  

这事过去之后,三胖董三一想起这梦,梦中的情景就清析地浮现在脑子里。  

转眼到了零四年,事儿和梦,已经在三胖董三的脑子里渐渐地忘掉。  

这年雨水来得很勤。桃花吐地处朝阳中部丘陵地区,山多树茂,林中盛产磨菇。  

一到盛夏之季,村民结队进山去采。这天雨后放晴,三胖董三也提篮进山去采磨菇,忽然一阵大风刮得天昏地暗,几朵乌云遮蔽了太阳,地上一片漆黑。三胖董三也被大风刮得迷失了方向,但只看脚下有一条小路。他顺着小路向前走去,时间不长乌云散去,天地亮了起来。可眼前有一座大土堆挡住了他的去路,三胖董三仔细地辩别一下方向,说也奇怪,此处正是好友姜海的坟堆。  

来到此处,才使他想起以前梦中之事,他上前见大坟堆正顶上长出一株十柱花,而这株十柱花要比其他山野里的十柱花大得很多,十柱花开得也十分的鲜艳。  

三胖董三想,这可能就是好友姜海在梦中告诉他的“还阳草”了,他想一想刚才遇大风的情景,又怎样把他引到这里来,再就是看到了坟顶上的十柱花,他联想起来也确实有些玄妙之处。  

于是他也就不再采磨菇,他把这株大十柱花连根挖将下来,拿到家之后把十柱花放在阴凉之处备干包好深藏起来。  

说也凑巧,这年秋天,三胖董三的老岳母从喀左到他家里来,老人家在家身体就不好,又患上重感冒,再加上旅途上的颠波,到屋之后就觉得有些气不够用,由于大脑供血不足,一上炕之后就休克了。  

三胖董三的妻子忙到屯里去找医生,可是哪知这一天全朝阳县的医生都集中到县里去学习。她又赶紧回来找车想把老人送往医院,可是老人的病势危急,只要稍微一动,就有断气的可能。  

在这时三胖董三忽然想起了他深藏起来的救命还阳草来,他立即取了出来。说来也怪,他刚把包打开,顿时屋内奇香异常。他把救命神草放在了老人的鼻孔下让老人一闻,老人立刻苏醒过来。这一来把三胖董三夫妻二人乐得手舞足蹈。三胖董三变成了赵本山,口中念念有词:  

“岳母救治好,真是‘还阳草’,深藏永不露;家存无价宝。”  

说完又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好深藏起来。  

老人喝了两碗大米粥,吃了两条小干鱼之后,便康复如初,不仅头疼感冒好了,就连原来在喀左老家的头晕迷糊症状也消失了。  

到了二零零五年冬天,三胖董三的亲二大爷董世长,八十三岁的老人得了脑出血。到建平和朝阳大医院都没治好,回到家中,他的子女们就给他准备后事了。  

这天董事长的子女晚辈到三胖董三家来商议给他二大爷办后事的事儿,三胖董三突然想起了在他手中深藏的还阳草,他想试一试还管用不管用?在人都走了之后,他取了出来,来到了他的二大爷家里,也把这还阳草放在他二大爷的鼻子底下让他闻一闻,他二大爷闻过之后,睁开了得病以来紧闭的双眼。故事由刘龙台的龙圣禅寺写起,说是有一香客到龙圣禅寺烧香,偶得一梦,以故友托梦给他并赋予他一枝还阳草,这人叙述还阳草所得经过,同时也道出许多与还阳草有牵联的故事来。

三胖董三很高兴地告诉他的叔伯兄弟姐妹说:  

“不用再做老人的准备了,二大爷会好起来的,你们看二大爷已经睁开了眼睛。”  

董世长的小舅子原来在朝阳市卫生部门工作,现在已经退休,他听说他姐夫病重后前来看望。他也是有知识有见识的人,可他说什么也不信,他认为那只不过是垂危病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而已。  

可是两天过去之后,老人竟向他的子女要饭吃了。到了第四天老人竟能坐起来了。哪有回光返照持续四五天的?过了一个星期老人竟能离床下地了。  

从此之后,三胖董三在桃花吐镇可就名声大振,家有灵丹妙药,救命奇宝。此事越传越远,传得神乎其神。  

不久从关内来两个药材经销商,要花几十万元的大价来买三胖董三这株十柱花,他不肯卖,三胖董三算笔细账,以后救人收费,救活一个病人只要五千,一百个就是五十万,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在桃花吐镇内有几个地痞无赖也在暗中打他的主意。时常去他家向他询问还阳草的事儿。当他们一来,三胖董三就有警觉,他藏这株还阳草每隔几天就换一个地方,最后就连他的妻子也不告诉了。  

这次三胖董三又换了地方,是他把救命草放到了一件旧衣服里。  

这天三胖董三要到朝阳市内去接一位远来的客人,临走让他的妻子把屋子收拾一下。三胖董三的妻子把屋子收拾完后,就把这一些旧衣服装进了一个袋子里,扔进了大门前的河沟子里。正赶上午后来了暴天,一场大雨过后上边下来了山洪,把三胖董三家大门前河沟里的拉圾冲得一干二净。  

三胖董三回来听说后,也没有一点办法。但他有两个后悔。一不该有救人收钱的想法。二悔没把这救命神草卖给关内的药材经销商。  

到了二零零八年的清明节,三胖董三偷偷的买了纸钱供品来到了姜海坟前,他摆上供品烧完纸钱之后,默默地念叨着;他还希望好友姜海的坟头上再长出一株还阳草来。  

回到家来,晚上三胖董三又做了一个梦,梦到姜海在西方做了五福神。在梦里姜海穿着五福神官的朝服来见三胖董三。  

五福神官告诉三胖董三:  

“你不用再求取还阳草了,你一家人心地善良,办事对人没有恶意,一家大小老少会一生平安多福的。你往后要是信奉神佛,就转告乡亲们多到义县刘龙台龙圣禅寺来拜佛进香,日后必有妙处。”  

三胖董三在梦中又向这五福神问:  

“那你如今住在哪里呀?”  

五福神官说:  

“我就住在那龙圣禅寺内呀。”  

三胖董三梦醒后,就更牢记梦中的情景,把五福神告诉他的话都一一地刻在心上。  

从此之后,每年一到龙圣禅寺的佛节、庙会,三胖董三都要与他的妻子会同那些信众坐上朝阳到义县的公交车来到刘龙台龙圣禅寺拜佛烧香。  

做完佛事之后,他们在寺院的各大殿内浏览瞻仰佛主、关圣慈容。最后浏览到东厢侧殿观瞻十八罗汉,看哪一尊都面容温和,慈眉善目有些象过去的故友姜海。  

那些跟着三胖董三来的信众,到此拜佛烧香,许愿还愿,求财问喜有求必应。  

从此就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来龙圣禅寺的人就象数学中次方一样成倍向上递增。开始由朝阳传至喀左、建平,又传到建昌葫芦岛。又从西南传到了凌海辽中。  

到了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的庙会,龙圣禅寺来的香客多至几万之众。中午寺院内的饭堂招待不开,香客们就到桥北的张立华饭店就餐。那一次饭店老板张立华一天就收入四万六千五百元。  

到了晚上张老板数完一天收入之后,竟乐得不知是感激庙会承办的僧人对,还是感谢寺内的关圣武财神好。  

最后张老板和老板娘在被窝里商定;还是买香烛和供品,在明日先到龙圣禅寺内给关老爷进香拜谢。  

张老板望着桌上那一垛钱,高兴得爬到了老板娘身上又要快活一番。老板娘用双手把他推下来说:  

“去!明天做佛事,不兴干那个!”  

忍耐不住兴奋的张老板,急得用双手狠抓了几下自己的两只耳朵后才算了事。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龙圣禅寺的佛节、庙会,这家饭店都向远道而来的善男信女,香客信众廉价提供午餐。并向这些人免费供应饮料、茶水,雪糕和香烟。  

自古以来,哪座佛山宝刹、寺院道观。在香火旺盛之时都少不了要来文人墨客,圣人门生。  

这次龙圣禅寺也不例外,四月十八这天果然从城内来了一位文质彬彬,气质不凡的男士。他是义州城内有了名气的作家,是乘坐一辆乳白色的宝马车而来。下车后他让司机把轿车停放在与别的车辆大小一致,前整后齐的地方。随后与司机跨进山门,到了关老爷大殿里,他从即是司机又是随员的手中接过早已燃着的香,用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在关帝面前拜了三拜然后将燃着的香插进香炉内,接着又在帝君面前行了三个鞠躬礼。  

有文化的知识份子就是与众不一样,当他做完这些,小心地从跪拜在关老爷神像下的善男信女们的身后绕了出来,开始浏览关圣帝君殿内的几幅三国故事油画。边浏览边讲给他的司机听,同时也意在向游众炫耀他曾熟读名著《三国》,自己知识渊博而经伦满腹并已经成了有名的作家。  

第一幅画是《桃园三结义》,说是刘、关、张三兄弟义结金兰。第二幅是《关羽秉烛读春秋》,第三幅:《关公刮骨疗毒》,第四幅:《三英战吕布》,第五幅:《古城会》,第六幅:《关公单刀赴会》,第七幅《关公千里走单骑》。这七幅画各有各的故事。他对这后六幅油画的画技赞不绝口。只是对第一幅指出;在人物形态上的不足,说画中张飞没画出英雄气质,画的好像是一个大胖小子。随即又推测出:后六幅是出自一位画家之手,而第一幅是出自另外一位画家之手。  

讲完这七幅画中典故,他领司机从后门走出关老爷大殿,向后大佛殿走来,二人越过大香炉跨上石阶。  

大佛殿内有一方丈见绅士模样的他与一随行人员走来,方丈出殿迎接。三人在阶梯上相遇,方丈上前双手合拾向他施一佛礼:  

“阿弥陀佛!”  

作家也将右手端在眼前还礼:  

“阿弥陀佛!”  

方丈在阶梯上躬身相让:  

“施主请!”  

作家也很礼貌:  

“大师先请!”  

这两人一来一往,相互对话,看呆了周围的香客。人们交头接耳,互相感叹;  

“这有身份人与咱就是不一样。”  

“这人素质很高!”  

众人赞叹之声不绝于耳。  

最后方丈挽着客人共同进了大殿。  

给作家开车来的司机,早替他把香燃好,作家接过,来到大佛像前,高举双手至诚相拜。做完佛事,他从司机手中接过拎包,拉开拉链从里拿出三张百元大票,投放在大佛前的金银箱内。  

方丈见此面带喜色,迎请来人:  

“施主请客房叙话!”  

“谢谢大师!”  

作家将拎包又交给了与他同来的司机并对他说:  

“你可以各处走一走,看看,有事我再叫你。”  

说完方丈同与客人到寺院会客室来。进屋之后分宾主落坐。这时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居士献上茶来。  

作家起身点头致谢。  

方丈客气地询问:  

“请问施主在何处高就啊?”  

作家说:  

“咳!什么高就啊,鄙人无才,只是弄弄拙笔,在互联网上过无聊生崖。”  

方丈奉承地说:  

“我看你品貌端庄举止不凡,一定是做大事的人,请问施主前来是求财还是问喜呢?”  

作家说:  

“大师您客气了,本人到此是即不求财也不问喜,只求神佛给支笔。我近来生意不大好做,几篇拙作屡投不中,爬格子与键盘上这碗饭很是难吃,恳请大师给指条明路吧。”  

方丈回答说:  

“阿弥陀佛!我明白了。”  

方丈站起来仔细的端详来人的面相,过会说:  

“我看你双目有神,脸盘红润,最近应该有所成就啊!施主雅号怎么称呼,笔名是什么?”  

作家回答:  

“满月凌空。”  

方丈惊得,“哦”了一声。  

作家也吃惊地问:  

“怎么了大师?”  

方丈说:  

“此名虽雅其内含空。”  

作家询问:  

“我这笔名不好吗?”  

方丈说:  

“不妥,不妥。‘满月凌空’那是满腹经纶无人赏的意思。”  

作家紧接着问:  

“那大师说我该如何补救呢?”  

方丈想了一会说:  

“满腹经纶无人赏,请用红袖找添香。”  

作家说:  

“请大师明示,是什么意思?”  

方丈说:  

“我只是随便说说,施主是聪明人,请回去后自己领悟。”  

说完方丈站起来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电子钟,对客人说:  

“时近中午,寺内略备素席,请施主和随行人员到饭堂来用午餐。”  

作家谢绝了方丈的挽留,他走出了山门想到车内给司机打个电话,没想到司机早已经等候在车里了。  

他们也没在刘龙台吃午饭,让司机驾车回到城里来。  

一路上,他翻来履去地想着方丈这两句话,想着想着就唸出口来;“满腹经纶无人赏,请用红袖找添香”。可是他始终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没有办法,他只好向身旁开车的司机提起:  

“你说,‘满腹经纶无人赏,请用红袖找添香’是什么意思呢?”  

司机边开车边沉思,过会说:  

“要我说这老和尚是个花和尚,他是让你给找一个小妞儿来陪他早晨烧香,晚上睡觉。”  

他正色地说:  

“别逗了,你看那和尚准保持着坐如钟、站如松、卧如弓、走如风的出家人四大威仪,他可绝不是那佛门的败类,贪淫好色之徒!”  

司机还在强词夺理地辩解着;  

“你看,满腹经纶无人赏,是说你这大作家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没人能欣赏得了你,这句话就不用说了。你说这红袖是什么意思?这‘红袖’不是指的女流、小姑娘、小妞儿吗?‘请用红袖早填香’那不是说让你给找个小妞儿到庙里替他早晨烧香吗?还有一层意思,和尚把他当成了佛,让你把‘红袖’当成香去给他烧。两句话合在一起就是只要你找个小姐给他领去,只有他才会欣赏你吗?又说了,现在的和尚都吃肉,哪有不要小姐的?”  

说完司机自己“哈、哈”的先笑了起来。他认为自己的理解能力就是高。  

作家理不清自己的思路,他也不愿意再和司机争论,索性闭上眼睛。  

转眼车到了城内,他让司机把车停在福山宾馆门前,他请司机在这里吃了午饭之后打发司机回家。  

回到家之后他晚饭也没有心思吃,一门心思在想着龙圣禅寺方丈说的话。他到浴室洗了个热水臊,回来就独自上床睡觉了。  

半夜醒来他还唸叨方丈这句话。  

作家和学者都有这种通病,一道课题解不开,一个思路理不顺,就要不吃饭不睡觉地冥思苦想。  

念过两遍之后,妻子被他吵醒。她也跟着唸叨这两句话;  

“满腹经纶无人赏,请来红袖想甜香。”  

唸叨、唸叨,妻子的声音愠酝而怒了,她翻过身来打着了台灯用眼睛瞪着老公说:  

“你啥意思?‘满腹经纶无人赏,找完红袖找甜香,你是说我文化没你高,配不上你,是吧?”  

他忙解释道:  

“不是!不是!我是想红袖添香。”  

妻子恼怒地说:  

“不还是那意思吗?那不是,你想人家红袖、甜香干啥?”  

说完妻子照他的臀部狠掐了一把,怒骂道:  

“我又不老!家里有我一个还不够你用啊,又是红袖儿,又是甜香的,我看你敢!”  

作家苦笑了一声:  

“咳!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呀!”  

第二天早晨,坐在饭桌前他没有心思吃饭,端着饭碗在心里仍然想着这两句话。想着想便又唸叨出来。  

妻子望他一眼把饭碗墩在桌子上,走进了卧室。  

看到妻子的举动,坐在桌边吃饭,正在义县一高上高二的儿子困惑不解地向他问:  

“爸爸你刚才说啥?”  

这时他的妻子又从卧室里走出来说:  

“你爸爸说他满腹经纶无人赏,丢下妈妈找甜香!”  

为了尊严,在他儿子面前他不得不和妻子争辩起来;  

“我是那么说的吗?我是说;‘请用红袖找添香’!”  

他的儿子从眼睛里闪出了兴奋的目光,他说:  

“爸爸我明白了,你是又在《红袖添香》文学网站上发表作品了!”  

孩子一句话,他受到了很大的启发。他忙问:  

“什么、什么?孩子你说什么?”  

他儿子又给他重复一遍;  

“我说爸爸又在《红袖添香》文学网站上注册,并在那个网站上发表作品了。”  

他兴奋地说:  

“对、对、对!爸爸正是在找《红袖添香》,还是我儿子聪明!”  

说完他把儿子抱了起来在饭桌边转了几圈儿  

孩子回到饭桌边,把他妈妈从饭碗里墩到桌子上的饭,用筷子搂到他妈妈用过的饭碗里,到卫生间把它倒掉,回来又用新碗给他妈妈盛了饭送到他妈妈面前说:  

“妈妈你消消气吃饭吧,我爸爸找的《红袖添香》不是女人,那是互联网上的一个文学网站。”  

一场灾难性的家庭风波就这样的过去了。  

作家找到了《红袖添香》兴奋得没法再吃饭了,赶紧走进书房打开网络,在《红袖添香》文学网站里搜索近几天名作家在网站上发表的文学作品。查着查着他看重了一部短篇小说。题目是;《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作者是新近加入中国作协的本县作家。作品的内容是写本县的人和本县的事儿,很符合作家“立足于本地,取材于现实”的作家创作原则。他连读了两遍后,被作品的内容和精练的语言吸引住,他有些爱不释手了,他又连看了两遍。故事由刘龙台的龙圣禅寺写起,说是有一香客到龙圣禅寺烧香,偶得一梦,以故友托梦给他并赋予他一枝还阳草,这人叙述还阳草所得经过,同时也道出许多与还阳草有牵联的故事来。

他闭上眼睛想着这部作品,却又让他产生了忌妒、矛盾的心情。好可好,这部作品不但用词准确,语言精练。而且结构紧凑得让人无懈可击。  

做为作家他当然明白,借用一下他人作品中的故事情节,故事发展的脉络不是不可以的。可是把人家的作品拆开,大段大段的录用,或是给人家改头换面那是剽窃,那是抄袭,那是作家最可耻的行为。  

再说,《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这部作品巧就巧在让人拆不开,自己的内容和语言又加不进去。这真把他置于到欲舍不能,欲用不可的地步了。  

正在没主意之时他想到了他的老爸,老爸过去也是大学中文系毕业,教过中学语文的老师,我何不去找他想辙?主意一定,就这么办。  

他用电话叫来了昨天用的小车,下楼先送儿子去一高学校,再去步行街老爸那里。  

老爸家住在四楼,他又打发司机回家后就直接进到室内。他首先向老爸推荐了这部作品,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意图。  

老爸打开网络,在百度上找到了这部作品之后连看了两遍,老爸读后也赞扬得直咂舌。赞美之后老爸说:“你可以这样:你把它一字不差地搬过来,用你的笔名把它发到你所常发的文学网站上去。”  

他问老爸:  

“那这样做,合适吗?”  

老爸说:  

“这样做虽然算不上采他山之石,琢本山之玉,但也算不上剽窃和抄袭,因为咱一字不差地照搬过来的,将来就是有人怪罪和追究,兴起问罪之师,也只能算做盗版或转载,最多也就算是侵权吧,总比抄袭和剽窃好听得多。再说用你的笔名,他也不一定知道就是咱本县人啊!”  

他听后点头赞许。  

过了一会,他老爸又说:  

“这部短篇的作者我见过,他很老实厚道,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曾说过这样的话;‘美玉人爱因其美,朽木人弃嫌其糟’,我就反复琢磨他这句话,后来我翻遍了整个英汉词典也没找到这个词的出处,这个词就是他造的,他简直就是哲人了。”  

作家有些听呆了。  

他老爸又说:  

“你这样做,就是为他展销他的作品,说不定将来他还得感激你呢!”  

“就这样!”  

作家高兴得搂住他老爸的脖子,和他老爸贴个脸儿。  

作家的妈妈是本县商业局的会计,现在也退休闲居在家。他妈妈看着他们爷俩的样嗔怪地说:  

“都多大了,也没个人样,还和你爸爸顶闷儿呢,这要是让你媳妇和孩子看到成何体统!”  

回到自己家之后,他就按照老爸给他出的主意用满月凌空的笔名将《红袖添香》中那部短篇小说《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发给了《凤凰论坛》。  

两天之后他接到了《凤凰论坛》网站的用稿通知;  

“满月凌空你好!你为本站发来的短篇小说《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本站予以采用并在《论坛》上发表。本站决定根据作品的篇幅和字数付给你稿酬五千七百四十三元五角六分正。请速将你的银行卡号发到本站电子邮箱,本站将会在近期将款打入你的银行卡里,望你认真查收。本站十分感谢你对我们的支持并希望你继续为本站赐稿。再次谢谢!”  

作家见到《凤凰论坛》的用稿通知之后乐得是手舞足蹈。特别是他看到《凤凰论坛》还要付给他一大笔稿酬的时候,他更是乐不可支。在这时他乐得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叫车,跑到了老爸家里,到那里之后妈妈才发现他一只脚是穿着皮鞋,一只脚是穿着拖鞋来的。当他向老爸报告完这一好消息之后,老爸幽默地说:  

“大喜过望,我儿都快要成了范进了。”  

随后他的老爸向他问:  

“你收入的这笔稿酬想怎么利用啊?”  

他想了一会说:  

“我很想把这笔款归还给写《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的作者本人。”  

他老爸想了一下说:  

“你这样作不太合适,你想,那位作家能写出这样优质的作品,他岂能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你这样做会伤害他的自尊,他可会追究你对他侵权行为的。”  

作家又说:  

“那我就把它施给龙圣禅寺的老方丈。”  

他老爸不悦地说:  

“你即将成为一个新时代的作家,你不但写的作品要弘扬主旋律。就是办其他的事也要多思考,尽量做得周密、稳妥,应该多做一些对社会,对他人有利的事情。龙圣禅寺的法僧和尚虽然为你提示过这件事,但我想他们不会缺吃少花。究竟该怎样做你再仔细的想想。”  

几天之后这位称“满月凌空”的作家拿着他的银行卡到义县城内农业银行去查对,他的账号上真的多出了五千七百四十三元五角六分。  

通过一番认真思考,最后他决定将这笔钱捐赠给义县地藏寺乡杨树沟小学,一对一的帮助这所小学一个念二年级的贫困孩子。  

两天后,他叫来了他常乘坐的那辆乳白色的宝马轿车,一同到地藏寺乡杨树沟小学来付诸他的行动。因为他自己心里明白;这笔外财本不该属于他,不这样做他会遭到龙圣禅寺内神、佛遣责的。同时也因为他还有着真正做人的良心。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这部短篇小说,用他的“满月凌空”笔名在《凤凰论坛》上一转载,这一下在整个互联网上起到了轰动效应。凡是在《凤凰论坛》上阅读到这部短篇的人都纷纷向他效仿,不妨将此况抄录在这里也让读者眼见为真;  

笔名或网络昵称谓;  

“猫冷眼看你”于2012年5月31日在天涯社区的《鬼吹灯》上转载《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  

“小葱一定要幸福”于2012年5月31日在新华网《发展论坛》上转载。  

“小猫咪公社”于5月31日在飞城网《上海论坛》上转载。  

“笑忘书”于6月4日在荆门时空网《黑香文字》上转载。  

“妞妞所爱”于5月30日在《红袖添香论坛》上转载。  

“情感酒廊”于5月31日在光阴故事小说网《华声论坛》上转载。  

“刘寒雨落”于5月31日在天涯社区《职场天地》上转载。  

“豆腐逼梦”于5月31日在《东北论坛》上转载。  

“情筱十渝”于6月1日在热门网络小说《一家亲论坛》上转载。  

“狐狸精大”于5月31日在长沙安居客社区网站上转载。  

“狐狸精大”于5月31日在北京金铺网《论坛》上转载。  

以下全部是经“狐狸精大”转载。为了节省时间用鼠标复制略作简录。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文学小说-石家庄安居客社区。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文学小说-沈阳安居客社区。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文学小说-无锡安居客社区。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文学小说-南京安居客社区。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文学小说-重庆安居客社区。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文学小说-济南安居客社区。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文学小说-天津安居客社区。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文学小说-佛山安居客社区。  

这位“满月凌空”作家在转载刘龙台作家《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小说的同时,也没忘了刘龙台的龙圣禅寺的方丈对他的情意,他也用笔和键盘在互联网上对刘龙台的龙圣禅寺大大的赞颂一番,只见他在他的作品文中写道;  

“在义县城西刘龙台建龙圣禅寺以后,说天时,是风调雨顺,粮农五谷丰登。讲地利是土壤肥沃,山山孕宝,田中开始生金。论人和,那四面八方的善男信女、香客信众在庙会、佛节,云集这里,给刘龙台带来无限生机。也更有那海外,国内的投资者源源不断地向这块风水宝地涌来。  

用不了多久,刘龙台这座小城镇在龙圣禅寺的关圣帝君和大佛的庇护下,就会高楼拨地起,银钱满市流。生活在这一方圣土上的人们,就像关老爷舞大刀——精神起来了……”  

《令人难忘的一段往事》的作者也在其后辍上几笔:“一株还阳草,救过多少人,常拜龙圣寺,五福会降临。”  

二零一二年作于义县刘龙台龙圣禅寺。

相关文章:

铃木一彻

我的女友小依第20部分 他低头看两人的结合处

东北老娘们搞破鞋_干老婆和她小阿姨

楚乔传有英文版的吗?楚乔传英文字幕亮瞎眼

啊,喔,快一点轮奸,干小餐馆送饭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