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第一次的过程/啊哥轻点拔出去啊

2020-05-09 05:14 · 潜江资讯网

布雷迪·赖特明显没有彻底引爆迪恩怒气的意思,说实话,他非常非常讨厌温彻斯特家的人,这家人简直就是嗡嗡叫的烦人苍蝇,偏偏上头有命令,不让他们动手杀掉温彻斯特家的人。

好吧,不杀就不杀,但恶魔可是非常擅长玩弄人心的存在,要是温彻斯特们自己崩溃了,那可不是他的错。不不不,按照上头的指示,将温彻斯特家的人玩到心理崩溃,他将得到奖赏。

“这样吧,迪恩。”布雷迪·赖特道,“今晚六点,帕罗奥多市查宁大街1650号,我们学校的一个兄弟会将会在这里举办个小活动,我诚挚邀请你的到来。到时候,我们可以好好聊聊萨姆。”

“哇哦,会不会太冒昧了,你知道的,我可不是斯坦福的高材生。”迪恩捏着刻有恶魔陷阱的银弹,对着透过车窗的阳光端详着自己的作品,十分不走心地道。

“当然不。”布雷迪·赖特笑着回答,“你可是萨姆的哥哥。你会是一个好朋友,我非常确定。”

“谢谢,好朋友。”迪恩弯了弯榛绿色的眼眸,唇角勾起的笑容危险而迷人。

挂掉电话,迪恩将银弹装进手-枪里。他抬起枪,眼眸微眯,口中轻道:“砰——好朋友。”

***

“好吧,我这才几天没盯着,我们的小宝贝就出现了感情危机。”查宁大街1650号的一栋白色建筑物中,本次兄弟会活动策划布雷迪·赖特摊了摊手,盈满整个眼眶的瘆人黑眸看向一旁,“或许,接下来的安排,弗兰肯医生你愿意代劳?”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面对展露出恶魔形态的布雷迪·赖特,一个身穿沾血外科手术服的中年男人微微躬身,彬彬有礼地回答道。

“弗兰肯医生,你可真贴心。”布雷迪·赖特欣赏地看着弗兰肯医生,“在我看来,你前途无量。”

“多谢夸奖。”弗兰肯医生露出了矜持的笑容来,但布雷迪·赖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眼前之人微笑下潜藏着的疯狂。

“我真的是爱死人间的罪恶了。”

布雷迪·赖特由衷地赞叹道,然后快步下楼,将这栋阴森晦暗足以当恐怖片场所的建筑物抛至身后,只留下那位弗兰肯医生。也不知是不是光线的问题,那位医生的身影闪了闪,竟似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离开这栋建筑物的布雷迪·赖特目标明确,直接开车去了杰西卡·穆尔的家里。

萨姆虽然抹去了杰西卡·穆尔对自己的感情与记忆,但对于布雷迪·赖特,杰西卡·穆尔还当他是好朋友,当即就将人放了进来。

客厅里弥漫着烤饼干的香气。

布雷迪·赖特是萨姆和杰西卡·穆尔认定的好友,他们这个家里,他来过无数遍。今天他一进门,立刻就发现客厅里的异样。

属于萨姆·温彻斯特的存在,全部被抹去了,一点也不剩。

“杰西,你还好吗?我听说了你跟萨姆的事情,你们……”

“布雷迪,你能不能不提那个人。”杰西卡·穆尔厌恶地皱眉,脸上写满了排斥,“我不想再提那个人。”

布雷迪·赖特:“……我以为,即使不是情侣,你们还能够做朋友的。”

“不可能。”杰西卡·穆尔斩钉截铁地道,“我再也不想看到温彻斯特这个人,上帝,我居然跟他做了两年的男女朋友,这简直、简直匪夷所思!”

布雷迪·赖特的眼睛倏然变成了纯黑色,道:“哇哦,无情的姑娘,就让我看看你出现什么问题了吧。”

说着,他向杰西卡·穆尔伸出了手。

布雷迪·赖特太自信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当他露出恶魔纯黑的眼眸时,杰西卡·穆尔的表情太正常了,就像是看不到他那双黑黢黢的眼睛一样。而当他抓住杰西卡·穆尔的手腕时,还没等他用上力量,剧烈的灼痛自手掌处泛起,让恶魔难以抑制地惨叫出声。

杰西卡·穆尔被布雷迪·赖特充满痛苦的惨叫声吓了一跳,都顾不上他方才略显诡异的话和表现,连忙伸手去扶布雷迪·赖特的肩膀。

“布雷迪,你怎么了?”

结果,她手掌这么一扶,布雷迪·赖特又是一声惨叫,他几乎是忙不迭地甩开了杰西卡·穆尔的手,在女孩瞠目结舌的目光里从沙发直接栽歪到地板上。

“布雷迪,你还好吗?”

“别碰我!”见杰西卡·穆尔还想伸手,布雷迪·赖特直接对杰西卡·穆尔大吼出声,眼睛里竟然浮出了一丝畏惧。他飞快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手掌的皮肤没有半点破损,但透过这具人类皮囊,他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被一道金红色火焰灼伤后的黑色灵魂,都掉渣了。

“见鬼,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说着,布雷迪·赖特猛地挥手,想要用力量将杰西卡·穆尔掀飞出去。

然而,挥一下,没有反应。挥两下,依旧没有反应。

“这怎么可能?!”布雷迪·赖特瞪着眼睛看向一直以来被他当做工具而满心轻视的人类女孩,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布雷迪·赖特,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恶魔布雷迪一连串怪异表现终于激怒了杰西卡·穆尔,她从早上起来一直在心中盘踞着的不知名怒火一下子找到了发泄口,她几乎维持不住以往的好脾气,忍不住大发雷霆。

“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布雷迪·赖特,萨姆·温彻斯特的好朋友,你们是好朋友,我又算得了什么呢。”杰西卡·穆尔神情紧绷,抬手一指大门,“好,好极了,好朋友。现在,离开我的家!”

布雷迪·赖特又惊又俱地看了杰西卡·穆尔一眼,毫不犹豫地爬起身,踉跄着奔向门口。手掌握上门把手的时候,他还想再试一次。于是,他转过身,纯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杰西卡·穆尔,又一次发动了力量。

没有反应,还是没有反应。

哪怕他这一次想要掀起沙发砸向杰西卡·穆尔,但他的力量却无法撼动地板上的沙发分毫。

布雷迪·赖特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他猛地拉开门,直接冲出了门 。

杰西卡·穆尔看着布雷迪·赖特忙不迭跑出去的身影,心中又气又恼,有些恼怒地哼道:“男人!”

一口气将轿车开出大老远,布雷迪·赖特喘了两口气,又一次试着使用恶魔之力。这一回,力量稳稳当当地用了出来,只是手掌和肩膀上的灼痛在提醒着自己,方才究竟遭遇到了什么。

“撒旦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布雷迪·赖特瘫坐在座椅上,神情惊疑不定。他抬起手,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被火焰灼伤后留下的伤痕,喃喃道:“这是……巫术?见鬼,这是什么流派的巫术,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有人在杰西卡·穆尔身上下了一个强大的保护咒,那份力量克制了他的恶魔之力,以至于在杰西卡·穆尔身边,他根本用不出力量,还被她一碰就灼伤。

会是谁?

萨姆·温彻斯特?

不,不可能。

这种巫术连他都没有见过,萨姆·温彻斯特又怎么可能用得出来。

联想到萨姆今天给他打电话时语焉不详的抱怨,这与杰西卡·穆尔对彼此的态度何其相似。难道是有巫师看上去杰西卡·穆尔,所以出手了断了她和萨姆·温彻斯特的感情,还给她下了如此强大的守护咒?

如此强大的守护咒,既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宣告。只要不想被这不知名的可怕火焰烧一次,就不会有超自然的生物敢接近杰西卡·穆尔,说不定这就正衬了那个巫师的意。

“那群狗-娘-养的巫师。”布雷迪·赖特的眼睛倏然变成了恶魔的纯黑色,咬牙切齿地咒骂道,“别让我发现你的踪迹,巫师,不然我一定要将你的骨头一根根抽出来!”

布雷迪·赖特嘴上虽然骂得狠,但心里却明白,除了一些通过恶魔获得力量的巫师以外,那种具备着强大天赋的巫师不仅能够规避死亡,就是对上大恶魔也不落下风。

虽然布雷迪·赖特很自负,但他很清楚,自己这么一个恶魔龄才几百年的恶魔,对上那种强大巫师时毫无胜算。

咬牙切齿了好一会儿,布雷迪·赖特终于冷静了下来。

不管杰西卡·穆尔身上出了什么岔子,亚兹拉尔派下来的任务,他必须完成。

他一点也不想亲身尝试一下那位大人的手段。

杰西卡·穆尔那边,他可以暂时放一放。他故意让迪恩·温彻斯特与萨姆·温彻斯特在他策划的场地里汇合,本就有着借此机会粉碎萨姆·温彻斯特心理防线的念头。如果萨姆·温彻斯特真的失去了对杰西卡·穆尔的感情,那么,即使他们费劲心力弄死杰西卡·穆尔也没有用。

女朋友的死不好用,那相处多年的好同学、好朋友呢?

“虽然我挺喜欢这具皮囊的。”布雷迪·赖特扳了扳车里的中央后视镜,打量着镜中自己年轻英俊的人类皮囊,道:“但也不是不能为小萨米牺牲一下的。”

好朋友嘛,布雷迪·赖特非常确定自己在萨姆·温彻斯特心目中的地位。

当然,光他一个不足以让萨姆·温彻斯特绝望,如果是他在斯坦福大学里认识的所有同学呢?如果能够让萨姆·温彻斯特认定这些灾难是迪恩·温彻斯特带来的,并因此而反目,那就更完美了。

“我喜欢这个设计。”布雷迪·赖特自语道,“不过这之前……”

布雷迪·赖特从车窗里探出头,看向旁边人行道走过的年轻女人,她怀里抱着纸袋,里面装着一些刚从超市买来的食物。

“女士,能帮个忙吗?”

年轻女人不明所以地看向布雷迪·赖特,布雷迪·赖特的车子以及年轻英俊的长相极大削弱了女人心里的防备,再加上现在是白天,帕罗奥多市区的治安还是相当不错的。她抱着东西走过去,疑惑地弯下身,道:“先生,有事吗?”

布雷迪·赖特冲她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道:“我需要一些‘食物’。”

女人懵了一下,需要食物找她做什么?超市就在他五十米外的地方啊。

还没等女人想明白,车窗里就猛地伸出一只手,直接扼住了女人的脖子,猛地将她从狭小的车窗扯进车里。

街边的监控摄像头一闪一闪,然而,这骇人的一幕却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根本没有录入其中。等车子驶离原处后,女人站立的地方仅剩下散落了一地的东西。

相关文章:

新东方齐磊讲师-被全校男生调教的校花

ipad已停用连接itunes如何解决

岳目录/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

老婆偷人后回来下面_冷面老公爱上我

日本女孩和中国女孩有什么区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