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肚子浓精涨走路子宫 下面湿透了想有人塞进来

2020-05-08 18:20 · 潜江资讯网

“报,启禀今上,岑将军他们此战大获全胜,大擎的二皇子被岑浩铮将军斩首示众,他们的军队自从主将和二皇子接连毙命后,就都乱做了一团;如今,已有大部分士兵投降,少数不投降的士兵也已经被关押起来了。”从边塞赶回来报喜的士兵,跪在明晃晃的大殿上,语气里带着的是满满的骄傲,那样子,就差没在额头上刻上‘我们打胜仗了。’

坐在龙位上的君王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大好,不禁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好,好,就知道浩铮这小子不会让朕失望,果然,哈哈,哈哈…”

“呵呵,恭喜今上,贺喜今上,我们景漠又出了一位名将啊!”老太师连忙从自己的位置中站了出来,向坐在龙位上的君王拱手行礼道喜。

“嘿嘿,这得多亏了岑元帅啊!若不是他教导出这么优秀的儿子,朕又岂能白白的捡了个能将啊!浩铮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待他回来,朕定要好好奖赏于他。”坐在龙位上的君王眉眼里都是笑意,笑得酣畅淋漓,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开心。

“不敢不敢,臣惭愧,臣已经老了,不能再像当年那样为今上出战,只能略尽绵薄之力,让犬子代替臣为今上效力,这点小小的战绩还不足以今上夸奖,实在惭愧。”岑卫国虽然说惭愧,可他的语气可是一点也不谦虚,反倒有些炫耀的意味,他这幅模样,看在无心人的眼里,那就是一个父亲因自己的孩子得到了夸奖而炫耀一番;但是看在有心人的眼里,那就是十足的挑衅了,别人不说,至少在王丞相看来,岑卫国就是在挑衅他,嘲笑他。

王丞相想了想,从自己的列位处往中间迈了一步,然后对着龙位上的君王行了礼之后才开口说道,“今上,臣认为,岑元帅说的实在是太对了,这岑将军乃是个年轻气盛的少年郎,今上如此夸奖,恐怕他会恃宠而骄啊!”

岑卫国本还在为自己儿砸打了胜仗而高兴,结果,被这个老家伙一搅和,多少的好心情都没有了,一阵脸顿时就垮下来了,那脸色,要多黑,就有多黑。

赵侍郎一看王丞相又在作妖,连忙也站出来,“王丞相此言差矣,若是将士们立了功连夸奖都得不到,那岂不是寒了众将士们的心?岑将军虽说是个少年郎,但绝不是王丞相口中所说的年轻气盛之辈。”

王丞相听到赵侍郎明目张胆的反驳他,连忙就要指责他,“你…”不过,才刚刚说了一个字,老太师就打断了他的话,“呵呵,都莫争莫吵;今上,老臣有话要说。”

“老太师请讲。”

“今上,当初,有一人要力保岑浩铮将军当主将,如今,岑浩铮将军大获全胜,今上,那是否该嘉奖这举荐贤才之人?”

今上认可的点了点头,道,“的确,理应如此!这样吧,赵爱卿听旨,封赵爱卿即日起为兵部尚书,官拜正二品。”

赵侍郎悄悄的向老太师投了个感激的眼神,然后连忙跪下接赏,“臣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起来吧!”

“今上,那日,还有一人也做了一件事,那人奋力阻止今上封岑浩铮将军为主将,并且斥骂岑将军是中看不中用的纨绔子弟,那么,今上,此人是否该责罚?”老太师说话说得不紧不慢,声音不大,却让王丞相不敢反驳,只得任由他说。

今上看了王丞相一眼,然后应道,“确实应该责罚,哼…这等昏庸无理之人,该是要重重处罚才行;是谁呢,朕也不点名了,就直接宣布处罚好了;罚停发奉禄一年,另外,咳,嗯,再上缴一块黄金。”

王丞相听到是这个处罚,嘴唇蠕动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再开口。

“好了好了,今日的早朝就到这了。”垂暮的君王好像是累了一般,站起身宣布了退朝之后,便回了后宫。一路上,他想了很多,也感慨了很多;有多少年了,他没有像刚才那样笑过了;距离上一次像这样大笑,应该还是年少时吧!那时候,他还只是个皇子;那时候,他还没有登上皇位;那时候,他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郎…

春去秋来,时过境迁;转眼间就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如今他已垂暮,最担心的就是没有好的贤才,能辅佐太子;老官员们大多都是老油条,若是有事,那肯定有些调遣不动,新生一代的官员们,又不知是个什么底细,轻易不能提拔;文官还好说,武官这一块,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之前还有岑卫国能镇住,所以,这一块他可以放心,但是岑卫国也跟他一样,已经老了;不过现在好了,他这个外甥真是最好不过的人选了。

打小的时候,他这个外甥就比一般的孩子要稳重些,长大后,更是替他镇守了南蛮好几年;原以为他太年轻了,能力还不足以独当一面,现在看来,是他看走眼了,他这个外甥,还有很多事他都不清楚,他自以为了解他,其实未必吧!

很快,百姓们都知道他们赢了,全城的所有人都在欢呼,可秦梓枫却还不知道,因为,她才刚刚到枫川;本来玉隐还想放慢脚程,好从他们遇到的一些事情中,教给她一些知识,可岂料,这半路上闹出个这么个事来,于是,她们一路上也不停留了,直奔着枫川而去。

枫川在一处很隐秘的山谷中,那里到处都布满了迷障,若是不懂其法的普通人误闯了进来,这迷障只会让他们转出来,并不会有性命之忧;随着玉隐的脚步,秦梓枫紧跟其后,赤练和赤羽也被秦梓枫执意带了进来,但是,那两个侍卫,秦梓枫并没有带进来。

进枫川可谓是‘困难重重’啊,即使有玉隐在前面带路,他们还是废了不少的时间,才过了那些机关阵法,然后才进到最后的与枫川入口连接的那条路上。

“老头儿,这怎么进来的这么费劲啊?这要是每天进出都这么费劲儿,那算是完蛋了,一天的时间,有半天得浪费在这里了。”秦梓枫算了算这一路上走过来经过的机关阵法,大概有十几个之多;这个数字让秦梓枫傻眼了,这样的地方,谁还能闯进来?

玉隐听到秦梓枫这样说,挺了挺身板,还带着点小骄傲,“小丫头,这儿可是枫川的总部,这里若是不严密,那还了得?我们平日里出去是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们都带有引路珠,一走进来,这些阵法就会自动取消。”

“什么?老头儿!你怎么直接把我带到了枫川总部来了?”秦梓枫大惊,她还没做好准备呢。

“丫头,你就别大惊小怪了,这时间紧急,我们耽误不得了;现在已经有人知道了你的身份,我们再去分部,就不太现实了,而且你的安全会没有保障,不如直接来总部;我已经给分部的首领们传过消息了,最慢不过明日,他们必到。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让你成为真正的枫川的主人,而不仅仅只是个少主,只有你得到了他们的认可,枫川才能真正的为你所用,这样你才能用得得心应手。”玉隐脚下不停,说的一番话,让秦梓枫一怔。

“对了,那怎么你带我们进来还要这么麻烦呀?你没有引路珠吗?”

“呃,这个…我自然是有引路珠的,只是,出去的时候,嗯,忘带了;这要不是担心你的病,我哪至于出去的那么匆忙。”玉隐的老脸有点挂不住,但是这丫头又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要是不告诉她,一会肯定要被这丫头烦死。

看着眼前这个老头儿,秦梓枫在心里说了声谢谢。其实她挺幸运的,从穿越过来后,遇到的人,都对她很好;比起她看过的小说里,别的穿越女主,她这待遇已经很好了;一直想着想要做点什么来报答他们,可她还什么都没做,他(她)们对她的好却还在叠加…

“丫头,快点儿,走过这条路,我们就能看到枫川的真正面目了。”玉隐回过头来对着她们招呼了一声,然后停下来等着她们。

还在愣神的秦梓枫听到玉隐的声音,连忙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来了。”

走出了那段路的一瞬间,秦梓枫主仆三人就被惊艳到了;从她们进入山谷后,周围一直是雾蒙蒙的,连带着人的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直到出了那条路,四周瞬间变得清晰起来;鼻间萦绕的是一缕缕的淡淡花香,耳边听到的是大自然的声音,有潺潺的流水声,有鸟鸣声,空气似乎也变得格外清新起来。

看到秦梓枫闭着眼睛,颇为享受的呼吸着,玉隐不禁一笑,“怎么样丫头?这里的风景比之你们那阳城的风景,不算差吧?”

“嗯,我喜欢这里,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很适合养生啊!”

“那里是什么人?是谁回来了?”突然,前方传来了一个粗旷的男声。

玉隐连忙应道,“是老头子我回来了,赶紧让他们都出来,少主来了。”

大概几息的时间,秦梓枫的面前就站了不少人,这些人大多都穿着奇装异服,打扮也都很特别;在秦梓枫观察他们的同时,他们也都在打量着这个,他们从未见过的少主。

相关文章:

[2016年]冲田杏梨作品封面以及番号 更新完结

女主她浪到飞起书包网 姐姐 女主她浪到飞起[穿书] 不准拿

人妇系列 200,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清夜梦梦

香椿芽孕妇可以吃吗 怀孕3个月以上能吃香椿吗

满肚子浓精涨走路子宫 下面湿透了想有人塞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