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纯肉超污 从衬衫伸进去

2020-05-07 16:11 · 潜江资讯网

9美女的伪爱情

十二点差十分,肖中宇的电话来了,金珲铭的实验却还在进行中。他以洪翔和馨儿的殉情所在点为圆心,将整间屋子划分为六个区域,三段等距离。肖中宇的电话打来时,他刚进行完等距离测试实验,一整瓶冰水全进了他的肚子,把自己折腾得够戗。

蓝歆一旁瞧着既发慌又略有些心疼,却不好出言相阻。教授就是这个性,一件事绝不中途而废,她自己多少也相袭了一些。电话来得正当时,她取了纸巾走上前轻声道,教授,可以了。

金珲铭接过纸巾擦着头上的汗珠子,微摇首道,记得有句话叫做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你这间屋子就是这么个状况。先吃饭吧,我也好缓缓,下午继续。

下楼打车,直驶肖中宇订好餐位的好味道餐厅,这里的海鲜做得相当地道。人到齐,菜上桌,服务员斟好酒,蓝歆举杯刚对金珲铭教授说出“教授,谢谢您拨冗前来,我敬……”,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蓝歆致歉后看一眼来显,是个陌生号码,但依稀记得在哪见过。

喂,您好,请问哪位?她道。

蓝老师,您好!我叫阮琳,昨晚曾给您去过电话,但您没接。我这有些急,所以不好意思又打扰您了。对方是个女人。她虽没说明为什么打这个电话,但语气里已听得出来了。

蓝歆向金珲铭望去,他以微笑回应。她正欲开口,肖中宇却发话了,他猜出是怎么回事,遂道,蓝歆,教授是多忙的一个人,咱们又是第一次做东请他老,你……

金珲铭按下他略扬起的右手,对蓝歆道,做这行贵在信誉。时间只能是别人的,而不属于你自己,况且目前你还在起步阶段。

肖蕾立刻帮腔道,对,咱还没怎么打开局面呢,现在天大的事也回不得。

金珲铭马上道,难道心理转角哪天火了,就回得了了?

肖蕾嘻嘻一笑吐舌道,那也不能回。小女子这纯属口误。

一边,蓝歆已经与阮琳约好地方了。她放下电话,肖中宇马上体贴地说,远吗?来得及先吃点儿,教授我陪着。

蓝歆感激地对他笑笑说,不了,人家多半用的是午后休息时间。我让服务员上点儿点心,打包路上吃得了。

晶湖离着翔腾大厦不远,蓝歆到时一看,估计阮琳就应该在翔腾上班,她目前还没那么大的名气让人慕名而来。进了晶湖公园大门,走没多远,湖边的柳下立着一个十分窈窕的身影,应该就是她了。直到蓝歆走到她身后了,她才惊觉过来一个转身。作为女人的蓝歆,都由不得心里啧啧感叹:这才叫极品,不独身材一级棒,那脸盘更是漂亮得万里难见一。

于是不待她开口,蓝歆便夸赞道,有女人当面夸过你美中极品吗?

虽有阿谀之嫌,那是咱没见过阮琳,而阮琳却也受之无愧地说,用美中极品,您是第一个。只是您来了,这极品的帽子我得摘了给您戴上。

两个上品女人相视一笑,心理上扯平了。啥叫智慧女人?

阮琳向蓝歆递上手里的一瓶水,蓝歆也毫不客气地接过手中,问她,站了有一会儿了吧,那边去坐坐?

阮琳说,您要是累了我陪着,可我怎么也坐不下来。

蓝歆故意蹙了下眉头说,咱俩应该年龄相当吧,你这么叫我会觉着我老了。你要是再说上一个您字,我可转身就走。

阮琳倒也爽快地说,那行,那我就总不在你面前说您这个字了。这么着吧,咱俩就沿着这条小道慢慢走着慢慢说着,走累了再坐着说,你看行吗?

她拉开脚边行李箱的拉杆,蓝歆这才注意到她一副远足的行头。俩人默默地走了一小段路,阮琳徐徐呼出一口气开口道,你也该猜着我就在翔腾里上班。记得那还是刚到湖大上学,我第一次看到这座大厦时,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将来我一定要进到里面当一名白领。大三下学期的那年,翔腾的一家医药公司到学校招聘文职人员。几乎没费啥劲,我就被顺利地录取了,实习期三个月。于是我开始了一边准备大考,一边实习的紧张而忙碌的生活,还未拿到毕业证,我就已经成为这家企业的正式员工。可万万没想到,这却是我噩梦的开始,一切源起我的天生丽质。

阮琳扭过头问蓝歆,是不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的开头?

蓝歆点了下头说,古今中外太多女人的美丽即是灾难的事例。但每一个美丽女人的故事,都有让人心动的地方。

美丽的阮琳自进入翔腾大厦的那天,很自然地造成一种轰动效应,几乎她每一次在大厦大堂的出现,都会令所有的男人驻足,但又几乎是没有哪个男人敢于上前搭讪。用他们之间经常相互嘲弄的一句话说,在美丽的阮琳面前,凡作为男人都有种自惭形秽的卑下心理作祟。

阮琳不仅只于自身美丽,且家境优越富裕,父母均为高知。自小养成的良好个人品质一直陪伴她踏入社会,也很快使她轻易地融入工作环境中,与伙伴们和谐相处,颇得同事们的赞赏,不仅人美,做人也远高般般人一筹。

作为一个观赏性极佳的漂亮女人,阮琳的实习期一结束,便被分配到总经理办公室。两个月后,因其医药专业的扎实功底,兼又曾选修文秘,深得总经理夏川的赏识,遂被其收为己用,出任总经理助理一职。

蓝歆伴在阮琳身侧,听她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仿若微风轻拂,但见她修眉微蹙,想来转折点之后,高潮即临。

阮琳仿佛已经看穿她的心思,对她莞尔一笑道,现在世人对高官巨贾身边的漂亮助理或秘书已然形成一个固有的思维模式——兼小蜜。我本人对此一向嗤之以鼻,发誓永不做这类女人。当然,这也与我独立的个性息息相关。

作为夏川的助理,很自然地,我必须对他的工作、生活常态要进行一番深入细致的了解。

夏川,年三十九岁,毕业于北大,有妻在家当全职主妇,主要抚育他俩一个上初中二年级的男孩。他有着一副文质彬彬的外表,性格偏向于温和,但好恶感和是非观极为分明,对人谦恭有礼,这里面也包括对他的下属及一般员工。总之,他是一个给人以直观印象颇佳的人。在他身边呆过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了他一个优于许多男人的特点:作风细致。每次下属呈送给他圈阅的文件,他都要十分祥尽地看上一遍。人来请坐,人去好走,哪怕是我每天给他倒上一杯茶,接过手后他也必然要说上一声谢谢。即便作为他的随员的我,与他乘车外出,他也必定要先替我打开车门,待我坐上去后,他才上车。

这样的一个人,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但作为一个女人,我有种直观的感觉,他是不宜被女人纳入发展为情人的对象的。我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尽管他资产数千万。

女人总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的,有时甚至漫无边际。蓝歆可以理解她曾这么想过,但是否一种潜意识,就不得而知了。

累了,靠一会儿吧。阮琳说着靠向身侧的一棵大树,蓝歆也靠了过去,俩人背对背,抬头一片蓝天。

阮琳的讲述此时有若湖面吹来的轻风,有种微暖,亦有丝丝凉爽渗入。

阮琳此时的情绪略带了些无奈和波动,说,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人算不如天算。半年后的一次出差,一切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来得是那么地突然,让我始料未及。那是去东北一家大药厂洽谈业务,合同签下后举行的一个晚宴,我和他均被豪爽而客套的药厂大老板给害惨了,都喝得有些高,回酒店房间都是相互搀扶着下的车。照例,他先送我进我的房间。门开后,我的身体向前一个趔趄,他抢上一步揽住了我,站立不稳的我顺势倒进了他的怀里。我挣扎着起身,下意识想去关门,脚下不稳,竟又一次扑入他的怀中。当我再一次欲挣起身,仰头的瞬间,嘴唇竟然被一种挺质感的温暖给覆上了。

阮琳的语气不知不觉中轻快起来,带了些雀跃在说,我很明白那是夏川的吻。那段时间恰恰与男朋友闹着别扭,内心正处在一种烦恼之后的空虚状态中。夏川的吻来得恰是时候,那种质感霎时填满了内心的空虚。他的吻很柔很温暖,正是当时那种状态下的我极易产生贪恋感的。自自然然地,我回吻了他,俩人就这么相互取暖般双双搂抱着踉踉跄跄地进了卧室。这样的状况下,双双倒进那张阔大的床里,我想,谁也不会大惊小怪的吧?万劫不复就此拉开序幕,只是我尚不自觉罢。

听阮琳动情地讲述她的爱情故事,蓝歆头顶的天空上朵朵云彩在美丽飞翔着,似欲追逐着什么,看去却又有些身不由己,就像身边的阮琳一样。

一个人影突然站到了她的面前,是阮琳,只见她情绪高亢红晕满面,伸出她的一双手把住了蓝歆的双臂,神思略有些恍惚却极迷恋般地说,蓝老师,我从来没想过做.爱可以做到如他那般细致细腻,快感在我每个平方毫米的肌肤上跳跃,高潮如林涛若海浪汹涌澎湃而至,我整个地化进他的身体里了。

相关文章: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19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

女人的黑毛沟 工厂里面玩的那些厂妹

小学音乐课教案,小学三年级音乐课教案

9位环保人物上榜500富人榜 :东方园林、碧水源、桑德集团、伟明环保、碧水源等的大拿上榜

走女朋友后门真的舒服吗_他拿起一颗草莓缓缓推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