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污话把男友撩硬 腿间贴合磨gl

2020-04-25 14:11 · 潜江资讯网

第六十一章 神仙公子

京城除了最有名的皇城,最出名的当属“盘龙”一条街,寓意是卧虎藏龙之意。无论是在京城土生土长的文人剑客,还是上京赶考的书生,只要自认为是有才的风雅之士、名流剑客、江湖侠客都以到此一游为荣。这里人才济济,是通往荣华富贵的捷径。在这里,最出名的当属“盘龙楼”,盘龙楼之奢华世所罕见,它不仅仅是个客栈,在这里汇集了赌场、茶馆、妓院、书社、诗楼等所有的娱乐项目。

这里的每一家店都有自己的规矩,无论是谁都必须遵守,否则即便你有再多的钱,也没有人会给你面子,甚至会被毫不留情的当街轰出去。这里大到掌柜,小到伙计无一不是当代豪侠或有权有势的人,都是不好招惹的,所以不够分量之人或者想打架闹事之人多半不会来这里自取其辱。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每年正月十五的“才艺比拼大赛”,共有三关。第一关比文,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等;第二关比武,刀枪剑戟、随便你用什么武器,只要能赢就行。;第三关比艺。这个比较文雅,也比较难,比的是茶艺、厨艺、舞艺等,总之你有一技之长都可来参赛。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每升一关便难上数倍,文斗便是千古绝对,武斗更是绝顶高手。

连闯三关者可得“盘龙令牌”一枚,此令牌不光在盘龙街可以免费吃住,享有最高的优先权和待遇,在京城任何一家客栈都是如此。

此楼表面上是天下人称“神仙公子”的上官玉锦所有,实际上是皇家产业。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允许私人有如此大的产业,所以只有是国家的才能平安无事。盘龙街你有本事就能进,但是盘龙楼却不是,除非主人相邀或者有盘龙令牌的人可进。偶尔也会有例外,比如上元节、乞巧节、重阳节或者才艺比赛等特别的日子,也会对外开放一日半日。当然不是免费开放的,一千两黄金进一人,做多只允许进100人。名额有限,有时候哪怕你再有钱有权,名额满了,哪怕天王老子也别想踏入半步。

不过,据传,想进去的男男女女,不是为了结交什么王权富贵、风流雅士,只是为了一睹“神仙公子”上官玉锦的倾世容颜。

叶可心至打那日念念不舍的送走云天等人后,修整了7日就启程来到了京城外祖家,现今已经住了一个多月了,再过十天便是新年。

叶可心来到京城后一直同娘亲照顾自家爹爹,要不就是在炼药、看书,几乎就没有出过门。这眼看就快要过年了,虽然过年需要置办的东西不需要叶可心他们操心,但是难得热闹,平日里叶可心最喜欢抽热闹了,故而夜微凉等人今日就把她从药房拉出来逛街散心。既然是逛街,那享誉盛名的盘龙街就不得不逛逛了。

叶可心不是不喜欢逛街,只是不喜欢跟讨厌的人逛街而已。比如此时跟在她身边,笑意盈盈,一脸温柔几乎要将她融化的七皇子司徒玄。

从他们到的第三天开始,七皇子司徒玄就隔三差五的往将军府里跑,那意思真是明显的不能在明显,就是为了讨叶可心的欢心。叶可心虽只是一个小小商户之女,但是架不住她外祖父是当朝大将军啊。何况这些年他外祖家生的全是清一色的男丁,就她那嫁出去的娘生了一个宝贝闺女,那是宠的没边了。

“啾啾”叶可心肩膀上的两只雨燕,不知是闻到吗还是怎么,特别兴奋的在叶可心手心蹭了蹭,就箭一样的冲向了对面的盘龙楼里面。

叶可心忙追着上前,脚还没踏进去,就被拦住了去路:“姑娘留步。请出示请柬。”

小施和小燕一前一后紧紧的拉住了叶可心的袖子。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实在太可怕了,尤其是右边的男子,脸上一条蜈蚣样大小的疤痕从额头盘至嘴角,狰狞的可怕,无形中散发的冷冽杀气让人瑟瑟发抖,再难往前一步。

“为何不能进?”叶可心毫不畏惧,明知故问。

“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若是不知道,打听清楚再来。”刀疤男一脸不耐烦地瞅了一眼叶可心,扛着大刀的手紧了紧,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我看刚刚进去的那位小姐也没有请柬啊。”叶可心指了指已经进门的黄衫女子不解的问道。

“若无请柬,需黄金一万两方能入内,你有吗?”刀疤男冷冷的看着叶可心,看着穿着虽然不差,但是绝对不富裕,黄金万两怕是拿不出来,冷哼一声:“没有的话,请回。”

叶可心一噎,黄金万两啊,够普通人家生生世世无忧了,哎。她还真心没有,但是她又特别想进去,于是转头看向司徒玄。司徒玄俊脸一红,谁都知道他虽贵为皇子,但是既没有强大的娘家做后援,也没有什么产业扶持,实在是最穷困潦倒的皇子,除了这个身份,他还真是什么都没有,爹不疼,娘又死的早,别说万两黄金,就是千两白银也没有啊。

叶可心无语,继而讨好的看着刀疤男:“我虽然没有银两,但是我极其擅画,尤其擅画人物,我的画千金难买,万金难求。”

“此处可不是买画的地方,要买到别处去,等卖到黄金万两,姑娘再来吧。”刀疤男不屑的瞪了叶可心一眼,觉得这姑娘莫非脑子有毛病,听不懂人话。

“你别后悔。”叶可心咬牙,走到旁边一个卖字画的摊子,给了一定金子:“借文房四宝一用。”

年轻的公子垫了垫手上的金子,眼中戏谑的一笑:“请便。”

叶可心铺好宣纸,在夜微凉等人无奈又宠溺下开始作画。本来人就多,聚在盘龙楼外相进又进不了的人更多,是以叶可心刚提笔,周围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叶可心也不理,集中精神开始作画,本来闹哄哄的街道随着叶可心作画的速度,越来越安静,最后静到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的静。

只见一白衣男子慢慢跃然纸上,画中男子身着雪白冰丝绸缎,轻靠在一颗开的正艳的梅花树下,白衣与远处的雪景交相辉映。男子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乳白色的绸带随风清扬,衣和发都微微飘拂。黑曜石般闪亮的眼眸冷漠又多情,精致的五官,俊美的根本就不似真人,举手投足间气质高雅出尘,贵不可言。公子周围白雾围绕,七彩光芒环绕,恍惚中似乎有仙乐降下,即将飞仙而去。

这种容貌和气度本就超越了世俗的一切美景。他只是随便穿了一件白袍就让人觉得,即便神仙下凡也不过如此了。这种美超越了性别,破开了世俗,竟无法用言语形容。此画给人如梦似幻的错觉,亦幻亦真,极其灵动,栩栩如生,真正的画中仙,让人分不清是仙人入了画,还是要从画中步入万千凡尘。让人不舍仙人离去又期待仙人下凡,纠结苦恼、心驰神往,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叶可心顿了顿,握笔题词:越罗衫决迎春风,玉刻麒麟腰带红;楼头曲宴仙人语,梅花树下香雾浓。

字迹极其潦草,却苍劲有力,力透纸背,一气呵成。

周围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不知是害怕惊了画中仙人还是惊了作画少女。

四周的人沉浸画中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墨迹已干,叶可心收起画作之时才猛然惊醒,惊呼出声:“这画中人,莫不是,是….”

“是神仙公子上官玉锦….”虽然见过上官玉锦的人少之又少,但是众人就是知道是他,这世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仙姿玉骨的人了。

“天啊,这世间竟真有神笔能画出神仙公子的风彩。”

因上官玉锦太过完美无瑕,又高雅出尘,是以无数文人墨客都无法绘出其神韵的万分之一。久而久之,便无人再敢画他,因为你无论怎么画,画多少,最后都会觉得那不是他,甚至连他的影子都不像,画他就是对他的亵渎和冒犯。使得他流落在民间的画作是少之又少。即使有几幅稍微神似的画作,也是千人求,万人抢。真正的千金难买,万金难求啊。

而叶可心手里的画却画出了其十分之一的神韵,人与画自然融为一体,似梦还真,惟妙惟肖,意境之高,岂一个“妙”字了得,莫说千金,万金也值啊。

“我出一万两黄金买姑娘手中画。”一青衣女子匆匆挤了进来高声大呼。

“我出三万两….”

“我出五万….”

“我出七万….”

“我出十万…..”

场面顿时失控,在一片喧闹嘈杂声中,男女老少纷纷涌上前来哄抢,目中全是掩饰不住的垂涎之色,可见上官玉锦是多么的为惑世人啊。

叶可心被人群挤的差点窒息了,要不是有夜微凉等人护着,估计都成肉泥了。顿时悔不当初啊,明知世人尽为他痴,为他狂,为他死也甘愿,就不该画他。不过,要是画的不是他,也卖不了万两黄金啊,哎,现在怎么办?叶可心已经觉得呼吸困难,冷汗直流了。

相关文章:

陕西省人民政府驻上海办事处

比较详细的污故事_从厨房干到沙发再到卧室

为什么男人只谈恋爱不想结婚 男人有恐婚症是什么心理

仪征内壁环氧树脂防腐螺旋管团队素质高

4g手机号码可以升级5g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