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真长好爽小说_老公的朋友搞我啪啪响

2020-05-06 11:27 · 潜江资讯网

被这么多双写满了“肉肉肉肉肉”的渴望的目光注视着,言白表现出了一个族长,一个早就知情却不得不装作不知情的,这个“山谷”真正主人的堪称平庸的演技。

“哦,是吗?”他点点头,目光在面前的这些小伙子们身上扫了一圈,一挥手,“那就……出发!去捉鱼!”

“嗷嗷嗷嗷嗷嗷!”

没人会在意这个时候,为什么族长依旧表现得这么淡定,谁让人家是族长呢!族长就该是这样的啊!纵是有人被这演技惊到了,觉得言白表现的不太合理,在场的这些人,也能想出十个、百个理由,来说服对方。

更何况,面对着鲜美的、跟野菜口感完全不同的、近一年都没再看到过,更不用说吃到了的鱼肉的诱惑,二十多个小伙子眼睛都红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等他们杀到了一大片一眼望不到边的水域面前时,亢奋的心情,却在不知道该怎么捉到里面的鱼的情况下,不得不又慢慢冷了下来。

有人试图用棍子搅动着水面,但虽能感觉到有鱼儿游过,可深不见底的水域,连水边都让人不敢轻易踩下去,小伙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心浮气躁起来。

“这咋办?水太深啊,虽然咱们会水,可这贸然下去,怕是直接就没了顶,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能有啥办法?要不,找根绳子试试?”

陈狗子灵机一动,忙从自己的背篓里翻出一根细长麻绳来,又撅着屁股,在河边的湿泥了挖了一会儿,还真让他挖到了两只肥虫子,将其中一只虫子弄在了麻绳的一头,固定好了,他试着,将这一头扔到了水里。

一旁的人见了,都立刻醒悟了:对啊!可以用绳子钓鱼啊!

这里挨着水域,水边的湿泥里,会有着一些虫子,有抓到蚯蚓的,有抓到别的叫不出名字的虫子的,都学着陈狗子,翻出绳子,用虫子做鱼饵,来引水里面的肥鱼上钩。

至于钩子,那就更好办了,荆棘之类的植物的刺儿,只要费点心思,就能跟绳子固定好了,弄成个不太成功的鱼钩。

有的鱼钩弄的不太牢靠,叼住鱼饵的鱼明显又太肥大,直接将虫子吞了,鱼却毫发无损,吃完鱼饵就跑了。

陈狗子第一个想到了这个办法,也是做的最好的一个,平时有点毛躁的他,在这事情上竟意外的有耐心。而那些心里起急等不得的,一会儿就要扯出绳子看一眼,便是有那鱼儿靠拢过来,也被惊跑了。

“哎哟!是鱼!”随着旁人的一声惊呼,陈狗子猛地一拉一甩,一条尾巴狂甩着的肥鱼,啪地落在了陈狗子身后的地面上,啪嗒啪嗒地不断蹦跶。

其他人见了,都惊叫出声,又喜又羡。

听着周围几个人的恭维,陈狗子也有些得意起来,但就在这时,距离他们稍远一些的地方,另一处围着一群人的地方,也随即爆发出了比这边更热烈的惊呼声。

“居然有这么多鱼?”陈狗子好奇心起,一面小心捧起还在乱动的那条鱼,将其牢牢抱在怀里,一边朝那边凑过去。

结果一到地方,就看到一篓子鱼,大约五六条,正在将水漏出去了的背篓里乱蹦着。

而在背篓的上面,竟有一个敞开了的藤条盖子,背篓的两侧,各有一根绳子拴着。

原本没想到这个办法的时候,还没意识到自己有这么蠢,可现在扫这一眼,陈狗子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办法呢!”他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有点懊恼地嘀咕着。

本来还觉得自己能想到用绳子用荆棘刺儿来钓鱼,足够脑袋灵光了,结果,明明他们每个人都背着背篓啊!明明不远处就有着藤蔓有着长草,可以编个盖子啊!

明明只要在背篓里放了鱼饵,沉入水里,在这种鱼儿多而肥美,还有些傻乎乎的情况下,更容易抓到鱼啊!

为什么他刚才就没想到呢!

但这样的郁闷,也只维持了一小会儿,在二十几个小伙子再次蜂拥跑开去扯东西编盖子,然后再跑回来,试着隔个几米扔个背篓进去后。

不到小半个时辰,在距离河边不远的空地上,就升起了火堆,几条滋滋作响的肥鱼,被树枝穿了,架在火上翻烤。

而不远处的另一处火堆上,他们唯一带着的一个瓦罐,就架在上面,里面的水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泡,鱼肉与野菜在里面翻滚,香味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已是飘散开来。

很久很久没吃过肉了的小伙子们,个个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瓦罐或是烤鱼,不断吞咽着的唾沫,让他们还不算十分饥饿的肠胃已是发出了抗议的叫声。

香!真的香!

当随着一声“成了,可以吃了!”,就像是给士兵吹起了重逢的号角,所有人都轰地上前,你争我抢了起来。

可惜,因为他们这次出发,只是带了一些干粮,唯一带着的瓦罐,还是为了烧水用的,碗居然只有几个,根本不够分的。

但这些人为了能尽快喝上一口热腾腾鲜美的鱼汤,竟然脑子转得极快,学会了就地取材,将附近的一种比较宽的植物的叶子,一片片的撸下来,十几片交叉叠拢在一起,弄成一个碗状,往里面一倒,一时半会儿的,还真不会漏了汤。

顾不上汤还是烫的就唏哩呼噜地吃了个肚儿圆。

喝完之后,个个躺在柔软的草地上,仰头看着天空,有风轻轻吹来,这种舒服至极的感觉,让其中的部分人,甚至有了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做梦也想不到,居然在这种年景下又吃到了鱼……就是现在立刻让我死了,我也瞑目了……”不知是谁忽然满足地叹息了一声。

只在最初吃了一些,随后就只围观了何为群猪争食壮观景象的言白,朝这些忽然沉默下来的年轻人们看了一眼。

“你确定会瞑目?如果以后不仅能天天吃到鱼,还能在这里开垦农田,种庄稼,种菜,每天能吃到猪油拌饭、肉丁打卤拌面条,能喝到果子酒……”

“不!”不等言白继续说下去,刚才那个说话的人,就斩钉截铁地将已经说出去的话,又恶狠狠地咽了回来。“死不瞑目!”

可是,能吃到白米饭,还是猪油拌饭,能吃到香喷喷面条的日子,真的会出现吗?

“乡绅老爷家也就是吃这些了吧……”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双手撑地坐起来,一脸憧憬地说道。

他旁边的人立刻笑话他道:“看你这点出息!我跟你讲,我一个远房表舅给县城里的大户人家送过菜,他可是说了,人家那家里,老爷们吃的都是肉!各种牛肉、鱼肉、羊肉,还有鹿肉!这么一大碗的肉,炖得又香又烂,用大饼直接卷了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他们都不吃猪肉的,嫌腥气!”

“有钱老爷们吃的这么好,那皇帝得吃的是什么啊……”

“估计得是龙肝凤胆吧,我听人这么说……”

“应该是一桌子都是不重样的肉吧……”

光是这么听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小伙子们眼里满满都是羡慕。

当然了,他们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就算是到了这个世外桃源,他们也并不认为能过上肉随便吃、白米饭可以拌猪油的日子,只要能偶尔吃顿白面馒头,那就是过年一样的好日子了。

偷听着这些人聊天的系统:【……】

刚刚才连接上时空贸易厅的系统,终于有脸冒头了,不过它看看正安静倾听着那些年轻人说话的宿主,十分有眼力价地没有去打扰。

直到言白出声提醒躺着的众人起来,准备回去时,系统才狗腿地出了声:【那个,宿主啊,我回来了。】

【连上了?】言白这句虽然是问句,可语气却显然已是确定了。

系统:【嘿嘿,连上了,我是谁呀,我可是最优秀的基建系统!】

挺了挺胸脯后,黑猫甩着尾巴说道:【不过,按照时空贸易厅的交易规则,我们现在身处的是比较落后的世界,能够交易的东西,只能是无魔类,而且,交易只能走私人一对一,我们这边可以将需要的东西以及能提供的交换物品名单挂上去,别人主动找我们交易时,交易才能开启……】

越说,就越觉得这个要求对他们来说过于苛刻了。

如果运气不好,一直都没人主动来交易,就算连接上了,其实也没什么用。

言白早就习惯了基建系统在系统中备受歧视的境遇,这种交易,其实对他来说,不过是有则自然是好、无则也不过是麻烦了点而已,也不至于就真的靠着这个了。

“先从我背后的背篓里取两条鱼传过去,还有我背篓里的几样植物,都作为样本传过去。”

顿了下,言白提道:“需要换的东西,是粗布、盐、山羊,以及可以短时间内就收获、对环境要求不高的粮食种子,其中任意一项即可,数量怎么交换,可以到时候再商量。”

【明白!】黑猫咪了一声后,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言白的背篓里取了那些东西做为样本,直接传去了时空贸易厅的暂存处,而相关的资料介绍,以及营养价值等,也都随之化为文字,在交易屏幕上挂了起来。

这事处理好后,言白就暂且收心,跟着众人边闲聊着,边往回走。

只是在回到休息地的时候,没等这群满载而归的人将好消息告诉给留守着的人,他们就被一阵哭声给惊到了。

“什么,发热了?怎么……怎么就发热了?”看着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满脸通红地躺在母亲的怀里,连眼睛都睁不开了,高高兴兴回来的人,就觉得一桶凉水从头浇下,让他们那颗滚烫着的心,直接凉到了极点。

相关文章:

佛山水务环保港交所交表 “四叔”李兆基是其主要外资股东

结婚十年是什么婚(结婚十周年朋友圈配图)

言承旭公开认爱 女友不是林志玲让人好惋惜

大狼狗干妈妈 半夜纵欲我和嫂子偷吃禁果

女 按倒 开处 叫疼小说_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