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鸡巴好棒好舒服_用劲,再深点插入深处好湿

2020-05-06 07:59 · 潜江资讯网

叶翕音被琳珑给逗乐了,端起杯子呡了口茶,笑问:“是啊,我姐长得这么美,也不知将来便宜谁呢?”

琳珑反应极快,一听叶翕音这话就知道这是在问她跟严鸣的事呢。

琳珑没什么瞒叶翕音的,遂笑道:“这话你当问那个人去,这种事都是男方主动,难不成你要我上赶着问人家啥时候娶我过门?”

这回叶翕音却没笑,一双灵澈的眸直望进琳珑美丽的大眼睛里,认真问:“姐如今还是很喜欢严公子么?”

这话把琳珑问的心头突地一紧,也抬起眼把叶翕音定定看着:“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叶翕音没想打琳珑如此敏锐,眼神一闪,避开琳珑目光时难得显出一丝慌乱。

她怎么忘了,琳珑心思极细腻,她这么直勾勾地问出这种话,不是等于告诉了琳珑严鸣有问题么?

可是,想起那日严鸣提起南江的金玉针时,那种倾慕中带着男人特有的贪婪的眼神,叶翕音又觉替这种人瞒着自家姐姐,实在心有不甘!

垂着眸子沉默了片刻,叶翕音缓缓道:“倒也没听说什么,只是我觉得姐姐已经脱乐籍有些日子了,若是严公子有心,也该有行动了。”

琳珑笑了笑,斜睨着叶翕音道:“怎么?不想姐姐多陪你几年?怎么快就想打发我嫁人了?”

叶翕音白她一眼:“我当然嫌你啊,你拖着不嫁,往后拖成老姑娘了我还得养你一辈子,烦不烦人啊!”

“好啊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亏我这儿还巴巴地往你眼前凑,千不舍万不舍的,你倒先嫌起我来啦,看我今日绕得了你!”

琳珑说话时,重重撂下茶盏,伸出两跟手指就往叶翕音腋下探,两个女子立刻笑作一团……

门外守着的丫头雪雁听见里面传出笑闹声,知道这是正经事说完了。

推门进来,雪雁边替二人换茶边笑道:“这外头听见的,哪儿能想到这屋里是两个要出阁的大姑娘呢,您俩位,一个是大掌柜,一个是大东家,平日端得严肃齐整,可凑到一处就露馅儿啦!”

琳珑为叶翕音疏拢散落的头发,顺口问雪雁外头可有什么事。雪雁便将几位大掌柜来找叶姑娘订货的事儿说了。

叶翕音听闻便起身告别了琳珑,往作坊赶过去。

琳珑送叶翕音出门上了车轿,眼看着她的车轿消失在繁华的街市上,渐渐收敛起脸上的笑。

叶翕音刚才说的那句话,她听出来了,里面一定还有别的意思,叶丫头定是怕她伤心才没说全……

叶翕音的车轿很快赶到了作坊,果然如雪雁说的,前院的厅堂里已经等着三四位前来下订单的胭脂铺掌柜,红于正别扭地捏着笔杆,在纸上歪歪扭扭地画圈圈。

看见叶翕音走进来,红于如释重负将笔一丢:“哎呦我的姑娘,你可算来啦,奴婢都要给急死啦,这些写写算算的活还得姑娘亲自来。”

红竺笑嗔:“就这还成日嚷嚷着以后要当大掌柜呢,连字儿都懒得学,亏你还好意思吹牛。”

红于嘟着嘴:“看来我得空还真得让叶清教教我识字,以往有陈乔在,我还不觉得不方便,如今看来,这不会写字算数还真是麻烦啊!”

叶翕音此刻已在堂屋正中央的方桌前坐下,听几位掌柜报上预定的脂粉品类和数量,迅速将订单一一记下并告知了提货日期,几位大掌柜便安心离开了。

自从开始代售紫鸾坊的脂粉,济宁镇所有的胭脂铺子自家流水非但没减少,反而被紫鸾脂粉带的还都涨起来一些。众掌柜尝到了实实在在的甜头,如今来订货越发跑的轻快。

有些销路好的新货一时供应不及,需跑好几趟才能预订上。有的掌柜天不亮就来陈婆婆大门口排队了。

如今连其他行业的都瞧着脂粉行挣钱眼馋,也纷纷前来想代销紫鸾脂粉。

叶翕音却对代销商铺管控的极严,除了如吉祥胭脂坊这种,常年专做脂粉生意的铺面,其余零散售卖杂货的,即便卖过脂粉的也绝对不发给代销权利。

为了预防代售出现混乱,叶翕音还订做了专门的代销挂牌。

凡是正经发给代销资格的胭脂铺面,皆有一块雕刻精致的木牌,并需在店中明着悬挂出来,以证实店铺有代销资格。

如今,但凡拿到了代销挂牌的店铺竟皆以此为荣耀,将其悬挂在最显眼的位置,眼下在整个济宁镇,紫鸾坊已经成为胭脂行新的代名词了。

打发走几位大掌柜,红竺端来茶水点心,看着叶翕音苍白清瘦的玉颜,心疼道:“姑娘起的早,趁这会儿不忙,吃些点心歇口气儿吧,从早起忙到这会儿,都还没闲过呢。”

红于也关切道:“姑娘此番在乌丰县城里到底做啥了?我咋瞧着人都累瘦了,这到底是陈乔去赶考还是姑娘去赶考啊?”

家里人此刻尚不知叶翕音在评兰大会上的事,听红于问起,红竺虽然知道叶翕音是因为心事重才格外疲惫,却也不敢说。

放下茶盏,叶翕音道:“刚才红于说要习字,这事儿我也想过,红于这阵子在胭脂坊帮忙做的很不错,另外红竺常年跟着我出门办事,识几个字对你俩都有用处”

“让叶清教你们识字恐不行,如今叶清在府中管事不得空,过两日我会专门请一位女先生过来,专门教你俩认字。”

“对于认字这件事,你俩不用有太大的压力,又不是让你们去赶考做学问,只要认得字,能看认得明白胭脂品名,会翻账簿子就够用了。凭你俩的聪明伶俐,应该不难。”

一听说要请女先生教认字,两个丫头都高兴的不得了。

主仆正说的欢实,门外负责招呼客人的小子跑了进来,传话说张掌柜求见叶姑娘。

红于皱眉:“张掌柜不是刚走么?怎么又来了?”

传话的小子摇头:“不是早晨来的那位,这位瞧着眼生,往日并没来过。”

红竺道:“多半又是想来讨代售牌子的店铺老板,如今咱们镇上,有资格拿代售牌子的胭脂铺子差不多都有了,姑娘若累了,不见也罢。”

叶翕音摇头:“不管怎样,人家是慕着紫鸾坊的名头来这一趟,先请进来再说吧。”

:。:

相关文章:

偷了胸罩应该怎么玩,和闺蜜磨豆腐小说

宝贝你夹的朕好紧 我失眠 你就温柔点

妻子的校友 被老头强开了女朋友的包

火箭队球星哈登为莫雷涉港言论道歉:我们爱中国

【植树节每年3月12日】植树节的意义是什么 植树节是为了纪念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