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h小说 揉 捏 硕大 奶

2020-05-06 03:54 · 潜江资讯网

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参观交流、签订完合作协议后,王岩一行人开车来到卢森堡,入住希尔顿酒店,这几天都累坏了,准备在这儿休息两天。

第二天一早,各自外出游览,李梅要去商业街,王岩陪着她一家一家地转。下午其他几个人也转到这条街上,他们在一家高档鞋店外面,看见李梅拿了一双时尚皮靴准备试穿,王岩蹲下身帮她穿上鞋拉上拉链,那细致入微的动作像一对甜蜜的情侣。不禁感叹:王总在公司威风八面,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温情?竟俯下身为她穿靴,看着这温煦的一幕有些不解。

晚上回到酒店,李梅非要再去趟卢浮宫博物馆看名画和雕像。第二天王岩只好带大家奔赴巴黎,在巴黎游了两天,李梅又想去老佛爷购物,王岩无奈,带其他人先回国。临走时再三叮嘱她:“只给你两天时间,一个人在这儿要小心,宾馆离老佛爷很近,别到处瞎逛,天一黑就回宾馆。”李梅乖乖应着。

王岩回到北京,和几位高管商讨下一步公司总体发展规划,心里却一直牵挂着李梅,一天发几个信息过去,李梅逛“嗨”了,方便就回,不方便就不回。第三天王岩连发几条都没回,查了一下航班,晚上十点多到首都机场,他还有个重要客户要接待,便派人去接机。

夜里忙完查看手机,有一条信息【没接到,没等到那趟航班。】

【怎么回事?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能有啥事儿,天气不好飞机晚点不正常吗,您放心我会时时关注那趟航班的。】

还是联系不上李梅,连续熬了几宿,头晕脑胀,天塌下来,明天再说。

第二天到公司让李晶查昨天从巴黎飞来的航班,李晶推开门:“那趟航班因大雾,又赶上暴雨,失联了。”王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亲自打电话核实,航空公司电话一直忙线中⋯⋯马上派人直飞巴黎及时了解情况。

无心他事,一整天都坐在办公室死盯着电话,晚上李晶和几位部长一直陪王岩守在电话旁,十一点多,巴黎传来消息,飞机已紧急迫降,机上人员无一伤亡,没查到李梅的名字。”王岩起身大喊:“人呢,到底去哪儿了?”“我认真核实了几遍,确实没有她的名字。”王岩扔下电话,神色仓皇,李晶轻声说:“明天会有新的消息。”王岩一拳砸在办公桌上气急败坏地说:“我活要见人死,死要见尸。”冲出办公室直奔机场⋯⋯几个人惊愕不已,自公司成立以来,每临大事,他都能镇静自若从容应对,这次怎么了?彻底失控了?

几天后王岩走出首都机场,心力交瘁。回到办公室,李晶见他失魂落魄,像刚经历了一场大难,劫后余生,为他冲杯咖啡默默退了出去。

手机响了,刺耳的声音响个不停,陌生电话,挂掉。电话响了,拿起,没有声音,挂掉。手机第四次响起,拿起喝道:“什么事儿?”里面仍没声音,王岩气得暴怒:“找谁?”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干嘛老挂电话?我在机场,东西太多了,你来接我。”

“你是谁?”

“我。”

“到底是谁?”王岩坐不住了,起身大喊。

“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你是喝醉了还是病了?”王岩定了定神:“呆那儿别动,我马上到。”王岩开车在高速上一路狂奔⋯⋯冲进机场大厅,远远望见一个女人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报纸,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她吗?几天不见晃如隔世。慢慢走过去,坐在离她不远处望着她。女人一直没抬头,也没注意正有人死死地盯着她。王岩定住神,清了清嗓子说:“你跑哪儿去了?”女人吓一跳,抬头望见王岩脸色阴沉可怖,心虚地说:“我自己拿两个箱子两个大包,不知啥时候手机和钱包都丢了,亏得护照和机票没丢,要不然都上不了飞机。那天没赶上那趟航班,我就改签了,大雾天改签的人特别多,好不容易才登上飞机。”女人添了添干裂的嘴唇:“我怕你说我,没敢告诉你。”王岩盯着她,冷冷地问:“直飞?”

“在西安转的机。”

“怎么没在宾馆?”

“没钱了,我搬到青年旅社去了。”王岩起身背上大包,拉起两个行李箱向外走去,女人紧跟上他,又不敢靠得太近。

走到停车场,打开后备箱一件一件地把箱子和大包放进去,王岩依旧冷若冰霜,女人讪讪地说:“对不起,我又错了,钱都花光了,你的卡也刷暴了?主要是给你买了个包和剃须刀,你肯定喜欢。”王岩将她拉入怀中,动情地说:“回来就好,我们回家吧。”

李梅很快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公司正为一家大型工厂安装一套现代化自动设备,李梅要独自前往德国参加高级别培训,德方在回复中,明确说明李梅一个人来就可以了。临行前王岩坚持要送她去,李梅说自己能行,已经去过一次了,没问题,而且她走了公司这边正在进行的几个项目也得王岩亲自盯着,交给谁她都不放心。王岩拧不过她,只好送她去机场,一遍遍地叮嘱:“记住,转机的时候,千万别走丢了,看好行李。护照、手机、机票、钱都要随身带好,每次上下飞机都要给我发短信。按时吃饭,到那边买个小电饭锅自己熬点粥煮点饭吃,我这边安排妥当就过去陪你。”王岩平常办事一向雷厉风行,这时候却变得婆婆妈妈,李梅无心听他唠叨,心早已飞进德国先进的自动化工厂里。

李梅这一走,王岩莫名地有些失落,两人第一次要分开这么久,他心中不安,感到李梅此去会有什么事要发生,到底要发生什么?他也不清楚。

李梅顺利到达德国,顾不上倒时差,直接去了工厂。每天在车间里学习十六个小时,她刻苦钻研的劲头引起了总工程师戴维的的注意,戴维是标准的日尔曼人,一米八六的大个子,金发碧眼,特别是那充满智慧的大脑,令她向往,那里有李梅挖不尽的宝藏。

经过两个多月的学习,李梅进入戴维的视野。自此以后,每天早上他都带着李梅在车间里巡视一遍,他对毎台设备都有很深的感情。戴维为人谦和,并具有极高的专业素养,每当李梅向他请教时,他都耐心地为她讲解,从不厌烦。有时因为语言交流不太顺畅,李梅急得憋红了脸,边说边比划,戴维总是微笑地看着她的眼睛,他很聪明,很快就能明白她想表达什么,总能及时准确地帮她解决。培训结束后,李梅的技术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这套自动化流水线的每一个微小部件她都了如指掌,从内心里感谢戴维的悉心指导!

在国内,王岩已和工程技术人员将整套设备组装完成,专等她回去检测调试。王岩曾几次想飞来徳国,都被李梅劝住:“时间紧迫,不能浪费一分一秒。”王岩无奈。

三个月后,李梅掌握了这套自动化设备的技术性能。归心似箭,临行前,戴维总工程师邀请李梅共进晚餐,李梅欣然赴约。

餐后两人来到一间幽静的咖啡厅,坐在的二楼能望见美丽的莱茵河,戴维深情地望着她,问:“喜欢这里吗?”李梅羞涩地点点头,戴维伸出手,轻轻地拉着她的手说:“愿意留下来吗?”她不敢抬头:“这里有你喜欢的工厂,梦幻般的莱茵河,还有我⋯⋯”李梅讷讷地:“我结过婚,有个孩子。”

“我也结过婚,有两个儿子。”

“我只上过八年学,家境贫寒。”

“你很聪明,现在不是可以和我一起工作吗?”

“我身高1.62米,我们俩差距太大。”戴维笑了:“这也能算理由吗?”

“我们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你喜欢德国吗?”

“喜欢。”

“我也很向往中国,那里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曾经有过辉煌的时代。”李梅头越来越低,戴维的手越抓越紧,那双渴望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她那红彤彤的脸,轻声问:“是因为王总吗?他非常优秀,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他是公司总经理,你是顶尖技术人才,你们俩儿是最完美的组合,而且——你们都单身,可我不明白,这半年多他为什么不来看你呢?”

李梅低头不语,不敢看戴维那双深情的眼睛。

戴维送李梅回去,两人默默地走着,晚风寒凉,李梅将脖子缩进大衣领里,还是感到冷,浑身瑟瑟发抖,心脏急促地跳动。

走到楼前,她抬起头胆怯地望着他,风吹乱了他的头发,脸色愈加苍白,泪水从他忧伤的眸子里流了下来,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哭泣地喊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害怕⋯⋯”戴维将她揽入怀中,轻声说:“不要怕,想好了告诉我。”李梅挣脱他的怀抱,抹着眼泪,转身向楼里跑去,她象只惊慌失措的小鹿。

跑到楼上在包里翻找钥匙,却怎么也找不到,大衣兜儿、里面兜儿、裤子兜儿、不停地翻找,心脏剧烈地跳动,浑身颤抖⋯⋯手提包里外翻了几遍还是没有,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打开房门战栗地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哭喊着:“你快过来,我会死的⋯⋯”

第二天,李梅睡到傍晚才起床,头晕脑胀,喝了一小碗粥,坐在阳台上望着清冷的街道,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

红日西落,穿上大衣向河边走去。

坐在长椅上,静静的望着莱茵河水缓缓的流淌着⋯⋯天渐渐黑透了,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

慢慢爬上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听见屋里有声音,王岩突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正用毛巾擦着头,光着上身,腰上围条浴巾,李梅怔怔的看着他,眼睛模糊了,眼前出现了两个、三个、无数个高大俊朗的男子,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紧紧抱住他,趴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放声大哭⋯⋯王岩抱起她坐到沙发上,任她哭泣,李梅用力咬着他的的肩膀,王岩咬紧牙关,阵阵巨痛⋯⋯终于止住哭声,在他怀里默默流泪,他爱抚地亲吻她的头,轻声问:“发生了什么?”不语。“是不是戴维?”李梅喃喃地说:“我害怕。”“怕失去?”摇摇头:“我突然发现了两个男孩。”王岩深吸一口气:“他太优秀了。”

李梅在王岩怀里睡着了,将她抱到床上,轻轻脱去外衣。

第二天李梅醒来,王岩已做好午饭,两个默默的吃着,王岩看着李梅,认真地说:“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因为我还有一件大事要办,如果不去办,它会一直折磨我,这辈子都不能安宁。回国创业最大的动力就是为这件事,我也许会重生,也许会毁灭⋯⋯但不管结果怎样,我都必须去完成它,命运不掌握在我手中。能给我一年时间吗?让我找到她,一年后无论结果怎样,我都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李梅定睛望着他说:“十年都行,你给了我太多太多,此生无以为报,没有你,我早就没有勇气活在这个世界上了。”王岩把脸伸过去在她脸上贴了一下,问:“要不要去和戴维告个别,他还在等你。”

“不要。”

“我陪你一起去。”

“不要。”

咖啡厅里,李梅微笑地看着戴维说:“我们已订好机票,明天回中国。”戴维疑惑:“你们?”“是,我们,他昨天来了⋯⋯”

告别了戴维,李梅站在桥上,望着远处雄伟的科隆大教堂,心绪不宁。即将告别这座美丽的城市,在这里经历的一切美好都将永存心间!别了,后会有期⋯⋯手机突然响了,是王岩,急切地问:“你在哪?”王岩挂断电话,发来信息【桥上。】

【哪个桥上?我也在桥上。】

【桥下面是莱茵河,真想跳下去。】李梅急了【别跳,我马上过去。】急忙转身,见王岩就站在她身后,狡黠地笑看着她,李梅上前捶打着他的胸:“大坏蛋。”“我想跳下去游泳。”两人相拥大笑。

相关文章: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不用停我还要啊上天了

夫妻离婚互不相识怎么回事 离婚需要什么手续

她的温暖紧致弄疯了他 很黄很色的故事

女童党性风暴/暴风少女西瓜影音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38 有没有人用方言读出来《假如生活欺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