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干保姆,和送货员困在电梯里

2020-05-05 15:05 · 潜江资讯网

“谁的手机响了?”

几乎所有的人第一时间都是这个念头,只不过只有费懿问了出来。

在这个密室里当然是不允许带手机进去的,那么目前在房间里只有两台手机……

响的那台是肖雯的手机,常劲峰反应过来之后想都不想直接拿起来接听。

“终于肯接电话了么?我听说你已经死了呢,原来是假的啊……你欠的五十万,什么时候还?”

欠钱?这是什么操作?

“肖雯真的已经死了,你不知道么?”常劲峰也不确定打电话来的这个人是机器人还是NPC,会不会跟他对话。

“死了就不用还钱么?你是她的谁?你替她还吧!不然我就往死里搞你们,你别忘了我可是知道那个欠钱不还八婆的全部信息,包括她的家人。”

常劲峰没想到对方不仅能回话,态度还那么刚,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高利贷?”

“你管我是不是高利贷?一句话,还不还钱吧?”

“还,你等我消息。”

反正又不用真的还钱,可能这样子说还能更容易的联系到她呢。

“好,算你识相……”

随后,高利贷便挂掉了电话。

“什么高利贷?”叶樱连问。

常劲峰看了看叶樱连,没有打算回复她,自顾自地说:“肖雯欠高利贷的钱,你们有几个人知道?”

“我不知道。”叶樱连第一个开口。

“我也不知道。”

接着是罗可涛。

虽然常劲峰怀疑他们说的真实性,不过还是得先听着。

剩下的人,通通都不知道肖雯欠了钱。

“真不知道么?”常劲峰总感觉这几个人中有人撒谎。

众人还是向他摇头。

根本就不清楚是谁在说谎,常劲峰也没招了,总不得拽着他们一直问下去。

现在手上把握了很多的线索,但就是差一条线把它们给串联起来。

除了已知是背叛者的叶樱连和罗可涛以外,常劲峰看谁都像是背叛者。

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要去寻找新的突破口。

来回地在两个房间里穿梭着,不断去寻找新的线索,终究还是一无所获,难道是我的想法错了么?线索已经被找完了么?还是说那些旧的线索还有我没挖掘出来的信息?

常劲峰又看到了之前被放回书架上的那本书,想了想张伟写下的一段话:我去哪给你找那么多钱啊!你个败家娘们,这是最后一次了!等到她这个臭娘们堕胎我就分手。

这看似是张伟搞大了肖禾的肚子要去帮她凑堕胎费,但是仔细一看其实有不合理的地方。

如果是要堕胎费的话,为什么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呢?难道这不是第一次堕胎了?

还有如果是要凑堕胎费的话,为什么要称呼肖禾为败家娘们?明明是自己搞大别人的肚子的。

所以常劲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也就是,肖禾利用怀孕来威胁张伟去做一件什么事情。

而这件事情,得问当事人肖禾。

“肖禾。”

“嗯?”跟叶樱连不知道正在聊着天的肖禾突然被cue到,迷茫地回复。

“我,也就是张伟,给你凑够钱了堕胎了么?”

“够了。”

“那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的故事不是么?”

对啊,凑钱的这一段本该就是我的故事,但是我扮演的可是一个失忆的人啊!

对了!我是一个失忆的人的话,会不会有某些东西,找到那些记忆?

但是这两个房间几乎都找遍了,没有发现什么关于张伟记忆的东西啊!

罗可涛现在也不再跟在常劲峰的身后了,他爬上了自己的那张床,双手垫在脑袋后,就搁那躺着,也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

而费懿和毛权则是在讨论要怎么出去,看样子他们似乎已经确认谁是背叛者了。

常劲峰却是觉得线索不足,是这个密室逃脱的漏洞。

一定是我遗漏了什么!

常劲峰的目光在四处乱扫,每扫到一样东西就会去思考它还有没有什么价值,当他扫到肖雯手机的时候,脑子里又产生了一个念头:

既然这手机可以接电话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它也可以打电话呢?

说干就干,常劲峰又拿起了手机,打开了联系人,正在思考要给谁打电话。

最终选择了给肖雯的妈妈打电话,因为手机里有肖雯妈妈发过来的信息。

按下绿色通话键的瞬间常劲峰还是比较忐忑的,因为他十分害怕自己推理错误。

万幸,电话打通了,常劲峰也松了一口气。

没响多久,电话那头边接了起来。

“小雯?”

听得出来是个老妇人的声音,而且语气比较惊讶。

“阿姨您好,我是小雯的朋友,我想问一些关于她的事情。”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你问吧。”

“您知不知道,小雯她有欠高利贷的钱?”

“我不知道,她已经去世了,你怎么还要问这个问题?该说的我都和警察说过了。”

知道她已经死了?和警察说过了?难道我们来到的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么?

“因为我就觉得您女儿的死有点蹊跷,因为刚才有高利贷打电话来,说她欠了五十多万。”

“蹊跷?警察跟我说,尸检报告显示,我的女儿死于突发性心脏病啊!”

“突发性心脏病?”

“对,很小的时候她就要吃药,一直都没什么太大的毛病,没想到……呜呜……”对面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

常劲峰顿时觉得,这个密室逃脱做得够可以的,打个电话都那么真实。

然后常劲峰想起了之前罗可涛跟他说起的只有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个消息的那段话,于是为了确认他说的真实性,问:“她的那个病,是不是只有你们家里人知道啊?”

“我也不确定,但是好像她确实没有对其他人说过,她特别害怕别人知道她得这个病。”

所以罗可涛跟常劲峰说的那段话居然是真的,但是他为什么要给常劲峰说这么一段话呢?他那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会不会跟他的逃脱条件有关?

相关文章:

红烧安康鱼 安康鱼的功效与作用 预防疾病减肥美容

我装睡让滑进去让老公出轨闺蜜,那次亲眼目睹老公跟闺蜜搞

范冰冰与外籍男性照片流出, 尺度之大令人震撼, 网友: 难怪李晨不要

日本阿v女星天天排行沙仓真菜无码作品番号封面图(2)

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男人拥抱时的心理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