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在面前被领导干_米雪被压在办公桌上喘息

2020-05-05 05:30 · 潜江资讯网

恩西听到身边的泰勒结结实实地问候了一句第三人称代词的直系女性亲属,用词粗鲁得不像个精英军人,更像个街头的小混混。

恩西顾不上吐槽泰勒,因为他也想骂娘。

在他们面前,那把黄金袖刀稳稳地钉在地面上,附着在那把小巧袖刀上的光芒从刀尖没入之处的裂缝里蔓延爆发出去。以袖刀为界线,整条公路地震一般地出现闪电样的巨大裂缝。

深埋在地底的钢筋铁轨从地面的裂缝中破土而出。

见鬼。

他们现在行驶的这条公路以前竟然是列车道,地面下掩盖着废弃的铁轨。现在那些被人遗忘的钢铁轨道受到袖刀上的力量牵引,从地底整个地腾跃而起,场面就像一条钢铁长龙被人惊醒,这简直就是灾难片中才会喜欢的镜头。

看过《狂蟒天灾》的海报么?挤挤攘攘的汽车拥堵在街道上,巨大的黑蛇狂龙一样地拦截在长路上。就算是最大的卡车在它的面前也跟玩具一样,黑蛇的身体拱起弯曲,蛇头高高地抬起,几乎超过周围的建筑物。

眼下出现在恩西与泰勒面前的简直就是一科技版的狂蟒X灾。

从地底崩起的钢筋铁轨就像活过来的巨蟒脊骨,而这条巨蟒长长的脊骨正全力地拱起。大块大块的石头从钢铁脊骨上滚落下来,泰勒不得不化身为一代车神,开着车愣是在不宽的公路上扭出了麻花一样的路线。

饶是如此,数平方米的大块水泥板从高空中砸落也让泰勒和恩西感觉够呛。

这个时候,泰勒得感谢帕特星区那些眼睛只盯着钱的贪污人员。多亏了他们偷工省料,公路的硬度和耐腐蚀度远远不达标,否则刚刚被一块石板擦着车头砸了一下,他们这辆车就得当场报废。

“下车!”

泰勒喊了一声,一把将方向盘转了个彻底。

活过来的巨蟒脊骨一样的铁轨在空中绷断,刺痛耳膜的金属摩擦声中伴着呼啸声,火星四溅里轨道钢重重地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抽了过来。

恩西撞开车门,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一滚,然后跳起来,一撑路旁一栋空楼房的窗,跳进了房子里。泰勒紧随其后,背着包裹冲了进来。而在他们刚刚冲进房子里,马不停蹄往房屋角落去的时候,背后路面上汽车结结实实地被两条轨道钢抽中。

汽车厚实的钢铁顶板在这时就跟纸糊的一样,直接被砸凹,整辆车干脆利落地被抽成了两节。

拦他们的人够他/娘/地狠。

“操。”

泰勒骂了一句,飞快地取出东西。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不知道谁是老几了?恩西,他在哪个方向?”

恩西额头上都是冷汗,他们在明敌人在暗,移动的靶子最是好打。听到泰勒的话,他让自己冷静下来,眼睛再一次变成了深蓝色,天赋能力飞快地调动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恩西觉得自己的天赋能力似乎比以往强了不少。

当他使用天赋能力的时候,只觉得周遭皆是应和他的能量。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恩西来不及细想。

他又听到了那古老的凯尔特民谣。

在灾难片一样的场景中,那古老的民谣依旧远远传来,就像从未中断。

“……愿你的眼睛也如我一般,愿你的手足也如我一般……没有一根心弦的造物在漆黑之夜狂欢……”

恩西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灰色调的画面,是那民谣说讲述的光怪陆离的故事。

昏暗的房间中,烛火摇曳着,制造出傀儡的米达斯被覆在嘎吱作响的椅上,他瞪大了眼,惊慌而又狂怒地看着自歌自唱的傀儡。傀儡给他换上和自己一样的黑石眼睛,血从眼眶中滚落,像那个狂大者忏悔的眼泪。傀儡给他换上和自己一样的金属手脚……在壁炉的火光中,米达斯僵硬如真正的偶人,而傀儡载歌载舞,如活人的疯子。

这明明是个很恐怖诡异的故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恩西却从那些悚然的画面中看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无比压抑的悲凉。

为什么会感觉恐怖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悲凉?

恩西想去看傀儡的脸。

“恩西!恩西!”

恩西脸上忽然火辣辣一疼,他猛地惊醒过来,看到泰勒焦急的脸,忍不住也爆粗骂了句“操”。

见鬼了,那该死的民谣根本就是个陷阱!

对方知道他的天赋能力是什么,从一开始就在唱的那首诡异民谣是用来干扰他的能力的。他不由自主地被对方唱的民谣吸引了心神,天赋能力下意识地用在了分析那首民谣上。

迅速地冷静下来,恩西重新使用自己的天赋。

天赋能力一使用,歌声就再次清晰起来,这一次恩西没有再受影响,他不再追究歌词中隐藏的故事。他的眼前浮起新的画面,依旧是那个昏暗的窗户后,挺拔笔直的人影站在窗前,正远远地望着他们,他垂在身侧的手中一点黄金的光芒若隐若现。

恩西猛地睁开眼,报出了方向。

对方离他们并不远,就在公路对面后侧的一座空楼之中。

其实可以猜想得到。

对方以黄金袖刀为媒介,发动自己的天赋能力,那么他必然不会离袖刀太远。

“看谁狠!”

泰勒手速极快地组装好了从包裹中取出的东西,咬牙发狠地骂道。最后一声轻响,他手中的东西组装完毕飞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恩西报出方位之后,他抬手在自己的终端上于追踪动态系统中输入了坐标方向。

只听得一震嗡鸣,悬浮在泰勒面前人头大小的黑色金属球体弹出侧翼,在一连串的爆音中飞了出去。

“等等,你用了什么?”

恩西刚从天赋中抽离出来,就看到金属球体扯出残影消失在眼前。他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开口问道。

“微型高能原子爆破弹,看谁狠过谁呗。”

泰勒理所当然地回答。

他话刚刚说完,爆炸声炸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

一朵灰色的蘑菇云在对面的楼房中升起,在闷雷般的爆炸声中,对面那一整片建筑物在泰勒启动的那颗高能原子爆破弹中全部被炸毁,地面直接下陷出现了一个直径长达近百米,深数十米的大坑。

烟尘随之滚滚弥漫开遮掩了一切。

微型高能原子爆破弹脱胎于古地球时期的原子爆破装置,在星际时代缩小了它的爆炸影响范围,减轻它的放射污染,改用新的材料和能源将原本重达数十公斤的原子爆破装置减轻,并安装了追踪动态系统,从而使之成为一种星际时代近地面反暴行动时常用的定点高强精准打击装置。

一枚微型高能原子爆破弹下去,泰勒的确是够狠。

“放心,距离我算好了。”

泰勒自得地说,微型原子爆破弹的爆炸范围他算得刚刚好,加上十几米宽的路面,怎么也炸不到他们这边,全都炸对面和对面的楼房区去了。

“你他妈……”

恩西一句话没说完,就结结实实吃了一口的灰尘。

泰勒自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们脚下也开始震动起来,紧随着大条大条的裂缝出现在地面和墙壁上。在泰勒惊愕的目光中,他们身处的这栋房子轰然倒塌。砖石砸落的时候,恩西一把扯住泰勒冲到房屋的三角角落中,并且按下了自己制服上的装置按钮,光罩升了起来。

泰勒这个蠢货!

他高估了这些帕特星球破房子的抗震和抗压能力。微型高能原子爆破装置的爆炸范围他的确算得精准,但他忘了,这种老房子本来也就离倒塌不远了,对面爆炸引起的地层变化波及到了这边,在其他星球普通房子能够抗住的余波就要了这栋破房的老命。

轰隆一声闷响,房子彻底塌了。

过了有那么一会儿。

微型高能原子爆破弹爆/炸后产生的沉降物让这一片地区笼罩在灰沉沉的浓雾之中。模糊中,爆炸大坑边缘倒塌的一小块废墟里,一道光/射/了出来。紧随着,一块带着钢筋的石板被移开,一个人挣扎着从废墟中拖着另外一个人钻了出来。

恩西咳嗽着,将昏迷的泰勒扔到另外一边,自己脚下一软,踩着废墟就滚到在地上。

“艹……”

他有气无力地骂道。

在楼房倒塌的瞬间,恩西反应及时启动了自己制服上的防护罩——这是为他这种文职人员专门设计的能源护罩。用自己的防护罩勉强帮泰勒也挡了一下,有恩西帮扛了一下,泰勒只是破了点油皮,昏迷过去而已。

反倒是恩西,他觉得自己离当场去世,也只差那么一点。

恩西昏昏沉沉地倒在废墟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回去非得让泰勒请客不可。

恩西勉强动了动手指,准备同队长他们联系。

嗒、嗒、嗒。

恩西的手僵硬在半空中。

——从沉降物形成的浓稠大雾中,传出了军靴敲击地面的声音。

相关文章:

新东方齐磊讲师-被全校男生调教的校花

ipad已停用连接itunes如何解决

岳目录/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

老婆偷人后回来下面_冷面老公爱上我

日本女孩和中国女孩有什么区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