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啊不啊恩啊哈bl 嗯嗯,啊,不,不要了,bl

2021-03-06 23:20 · 潜江资讯网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没有名字的电话号码,短信内容是:她的孩子生了,我的孩子没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和潘越结婚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按照老家的说法,结婚那天下雨是不吉利的,不过因为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婚姻,家里人也不甚在意,只有我一直盼望着天空转晴。

  说不出我和前夫的离婚究竟是谁的错,两个人在一起不合适,就好合好散了。父母都没说什么,我离婚那年,只有27岁。

  27岁的女人离婚,在当时还是稀罕事。我的同学们总是开玩笑地说,他们还没有结过婚呢,我都已经完成了一次婚姻历程了,真是前卫得很。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第一次婚姻,并没有切肤之痛。

  可是和潘越结婚就不同。遇见他那年,我已经30岁。尽管爸爸妈妈都是开明的人,他们仍然认为婚姻是一个女人的归宿,所以极尽可能地托人安排相亲给我。

  可能是因为太挑剔,我见到的那些男人,或者自恋猥琐,或者是油头粉面,没有一个能入得了我的眼。所以见到潘越之前,我也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直到我见他的第一眼,才彻底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叫一见钟情的事情存在着的——他有着那么干净而温暖的笑容,像是暖冬的阳光,有感染力却不会灼伤人。

  潘越也是离过婚的,他说几年前他的前妻在大洋彼岸给他寄来了离婚协议书结束了他四年的留守生活,他说他一直在寻找着真正属于自己的女人,直到遇见了我。

  因为都是经历过一次婚姻的人,在交往中都很小心翼翼,不去触及彼此的过去。

  也许正是因为有过一次失败的经历,潘越和我相处得很好,离婚的男人是块宝,他是个对女人很体贴、很细心的男人。我们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筹备婚礼的那段时间,我的心情极好,觉得自己幸运得几乎可以和灰姑娘遇见王子媲美。直到有一天一个女人找上门来,自称是潘越的妻子。

相关文章:

教育部考试中心官网,教育部考试中心证书查询

他说放里面也挺舒服 姐姐用身体温暖我

猕猴桃的功效与作用,猕猴桃面膜能美容养颜功效

2767家 2018年唐山市“散乱污”企业排查整治清单(5)

拉开体育老师裆部的拉链~把肚子灌到极限然后塞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