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嗯啊律动 嗯啊好紧啊插到花老师(6)

2021-03-03 22:06 · 潜江资讯网

  我知道姜平不好意思开口提离婚,毕竟当初是他把我带进围城的。但看着一对本该成眷属的恋人,我只想成全他们。我拒绝了姜平给我的物质补偿,我们就这样悄悄地离了婚。他和乐乐结婚之后离开了这个县城,远走高飞,但不忘在临走时祝福我,希望我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于是我想起了姜凡,我希望再给大家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可惜重逢完全不是想象中的甜蜜温馨。姜凡的屋里烟雾缭绕,烟灰缸里堆满烟头。我放下所有女人的矜持扑到他胸前问:“你不是说过爱我到海枯石烂吗?”

  爱情的永不放弃让他们走过弯路后还是迈进了幸福的门槛,而我跟姜凡都缺乏对抗世俗压力的勇气,当生命中的真爱降临时,我们犹似重获新生,忘乎所以地想拥有,可支撑它的激情就像火山口喷出的岩浆,被世俗的利益骤然冷却,凝成又冷又硬的石头,所谓的真爱也就触地而亡了。我们注定不会有结果,不过我总算结束了一段错误的婚姻,这是唯一让人慰藉的事。

相关文章:

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 老卫淑华二次上船,名器尤物美妇

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 高贵美熟妇泄身|繁花似锦

与闺蜜男朋友从单纯爱爱发生到情人的真实故事(12)

我是班里的精壶|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校花啊哦好猛好力啊哦 我的是神偷女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