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大棒子一进—出 女学生和老师H文(5)

2021-03-03 07:55 · 潜江资讯网

我听到了大篷车的声音,我冲出门外看到的是大篷车里的一个叔叔走出来,我大喊:光头老爸,快给丫头现身。叔叔拉起我和妈妈把我们塞进大篷车里往医院赶去。妈妈没有说话,只是眼里的泪水像珠子一样洒了一地,大篷车的马达就像是在轻轻地呜咽,我没有说话,只是突然感觉心里疼得难受。

  那年,我只有13岁。

  推开病房门口的一刹那,妈妈撕心裂肺地痛哭几声后昏了过去,我看到爸爸安静地躺在那里,我扑过去抱着他的光头:嗨,老爸,你丫头来了,你快起来。我很生气,他没有理我,我抬起头看着他,他现在真的好瘦,眼睛闭着,可是还是那样帅气。我拉着他的手:你是不是累了?都睡不醒,怎么这么懒?我倔强得不肯掉下一滴泪水,大概,只要我没哭,老爸就不会像他们说的那样,真的就走了吧。

  我一直觉得,光头老爸一直在我的身边,只是,他的手好凉呀,我唱得不好吗?你怎么就不夸我了呢?

  你上次不是还说我已经超过你了,你是骗我的吧。老爸,我跟你说呀,这个学期我们新来的音乐老师夸我唱得好了呢!他说我以后上大学是可以学音乐的,他说我是可以站在大舞台上发光的。我跟他说了,这些老爸都跟我说过啦。

  你不是骗我的吧?你怎么就不说话了呢?

  送爸爸去火葬场的也是大篷车,大篷车越走越远,我的眼前越来越黑。

  那年,我16岁。

  大家都说我变了,我说,我学会了一首歌啊,《他和她的故事》,我唱给你听呀,那个谁,听说你爸爸死了啊,是真的吗?我跟他扭打在一起,我使出生平最大的力气跟他打架。

  那年,我18岁。

  我还记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光头老爸就告诉我,等我的丫头18岁的时候,我会开着大篷车让她唱遍整个中国。可是,我好像早已不会唱歌了。

  大家都说我像一个疯子,嗨,疯不疯又有什么区别呢?大篷车也已经老了,轮子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瘪了下去,就连车身也早已锈迹斑斑了。

相关文章: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_硕大在体内待了一整夜

快穿攻略各种校园男主肉,乖让我在里面再待一会

纱仓真菜 番号:107STAR-867

啊好爽好硬好大好多水 把语文老师搞怀孕了

妖孽哥哥们的美丽娃娃 胸罩往上推跳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