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录叫声录音 真实偷录休嘿声音(5)

2021-02-16 16:43 · 潜江资讯网

  电话里,儿子很着急但还镇静,询问病情和处理后,我俩一致同意:应该是脑卒中。

  六小时后,他儿子便出现在办公室里,一问专业,原来是神经外科医生。我陪这位神外医生去病房看过病人的情况,又请他母亲一起交流病情,正说到多半是脑干病变时,一旁抹眼泪的老太太突然抬起头说:"对,就是脑干。"

  我俩都愣住:"你怎么知道?"

  一追问,原来病人这次不肯做CT,是因为他五天前已经做过,当时CT室医生就说是脑干问题。但老两口觉得头不痛了,就是病好了,于是没理会,连报告带片子全没拿。怕儿子担心,也没提起。

  我急忙和他儿子一道去CT室看片子,电脑图像一显示,儿子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他是神外医生,可想而知,天天就看这样的图像,连我一看也知道:那么大的肿瘤,就长在脑干部位,没救了。

  CT室医生正准备和他说什么,还没开口就看他哭成那样,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指指自己的白大褂,又用口型说:"神外。"哦,明白了。都是医生,什么都不用说了。

  一时间,CT室鸦雀无声,只听见神外医生压抑的抽泣声,良久良久。我不忍心,上前拍拍他的背,说:"这是没办法的事,你也知道这种情况,就算早发现也什么都做不了。

  他强忍住眼泪小声说:"可我是神经外科的呀,我学的就是这个,行医20多年,却救不了我父亲。"

  我们默默地一道回病房,出电梯时,我对他说:"你知道吗?我父亲是得肝癌去世的,陪他做超声时我就知道了,但我也什么都做不了,很自责。"我也忍不住哽咽了一下,"他只活了几个月。"

  神外医生向我深深一点头,跟我握手道别:"谢谢你的安慰。"

  他比我冷静,脸上已经看不出泪痕了。这边父亲的抢救要安排,他自己还要连夜开车回去照应自己的重病号,已经没有时间悲伤。

相关文章:

皇上求饶玉笛入 我与阿姨淫荡的性生活

唯美系装修网_创意家居设计_时尚家居生活门户

海南:饮用水检出受微生物污染快餐盒蒸发残渣超标严重 行业新

2018年国家食品安全监督抽检样品平均不合格率为2.4%

2011网游小说排行榜网游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