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侵犯的人妻 娇嫩的绝色美人妻1~9(5)

2021-02-10 20:10 · 潜江资讯网

  由于我自幼贫寒的家境和过分敏感的性情,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好朋友,直到遇上了他。由于两个人都寂寞,我们常常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常常一起去上海音乐厅听音乐会。那一天,实在是太晚了

  他家住在浦东,与浦西隔着一条黄浦江,他的父母增配了一间十平方米的小房间在浦西,他以读书和练琴需清静为由要下了这间房子。我的父母常常因为经济问题吵架,我就常常很晚归家,他们根本管不了我,也就不来管我。

  我常待在他的房间里谈童年少年谈天文地理谈文学音乐,常常一谈就到半夜。有时我们懒得说话,他练琴的时候我就看书。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无论发生怎样的事都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偏偏我们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除了跟我接吻外,就是抚摸一下我的肩背。对于我们的精神之恋来说,这一切都不重要,当两个人无需语言也能心气相通时,性,还有什么重要呢?性,究竟在爱情中占据多大的比例?

  在寒冬里的一个晚上,我们在外面吃了简便的晚餐回来后,谈到了萨特与西蒙波伏娃,他说他要象萨特一样找一个波伏娃似的女性结成终生伴侣,不禁欲但不结婚。他的奇思怪想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理解,但他不可能找到另一个波伏娃。而我却在心里默默地订下了终身。那个夜晚我们谈得非常契合,谈得最多的还是音乐。在他的指导下,我的吉它水平突飞猛进,还能为他的小提琴伴奏。

相关文章:

在下面塞樱桃不让掉下来&宝贝你要吗快点太大了

BKD-147 母子交尾 澤村レイコ作品2016年04月03日

如何在淘宝上卖自己的产品

丁雨轩图片 连勋和丁雨轩

吻在你的蓓蕾上_啊嗯快点好大好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