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鸡的做法大全 卤全鸡的做法大全家常

2021-01-11 09:08 · 潜江资讯网

李珛自从离开长安,从不敢睡实,这会已经醒了,他关切的问:“做恶梦了?”

“我害怕…”承欢缩在他怀中:“我怕自己还是抓不住幸福。”幸福来的太简单难免担心会轻易的逝去。

“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跟着你。”天堂炼狱都不分离。

这几天,两人都是和衣而睡,尤其是李珛,承欢虽然没有半句怪他,他自己却难以原谅自己,没过半点过分的亲昵,有意避开曾经的犯过的错误

承欢现在依偎在自己怀中,他克制住自己的***想把脑中亵渎她的淫/念赶出去。

“我在想,既然我娘是扬州一个名妓…璟王又骂她淫/妇,我猜想她一定同时服侍几个男人,才会叫璟王如此嫉恨,或许…”承欢顿了顿,纤手探入他双腿之间,暧昧的说:“或许我们根本不是兄妹,我的父亲另有其人。”

“你别惹我…”李珛拿开承欢的手。

“你还记得我那天说过的话吗?”承欢缓缓起身,侧坐着看李珛。

那天,承欢毫不掩饰表露对他感/情,他当然都记得,却不知道她单指哪句。承欢眼波流转,媚笑:“我说,就算他不爱我,我也要没有廉耻,没有自尊,奴颜婢膝,使劲谄媚的手段勾/引他…”

承欢宽衣解带,露着凝脂雪肌,水一般娇嫩,眼梢带着醉酒般的朦胧媚态,她用食指挑起李雒的下巴:“就算你是我的亲哥哥,我也不在乎,我就是想和颠鸾倒凤,红绡帐中度春/宵!”

他是真的爱她,爱到无计可施,只能束手就擒的地步,狩猎场手刃先帝守军,血染黄沙,承担一旦失败性命不保的危险,都没半点迟疑,只因为她叫他那样做。

她要囚/禁自己的父王报仇雪恨,他依着她,她要离开长安,他就舍弃王位跟着她。

如果开始就是错的,那么就任它一错再错,一错到底吧。

李珛抱住承欢,轻吻她,她的朱唇美若彩霞,带着可人的香甜,但李珛却尝到了人间最苦涩的味道。

百媚娇喘,红帐生春,魂乱逍遥。

相关文章:

怀男孩的特征 九个最准怀男孩征兆

广东揭阳水库抓到了恐怖水鬼,真实身份吓人一跳(视频)

3000元电脑配置

恋老网易博客恋老帅老微博微博

真实的乱 三个男人一起舔我好爽/极品男家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