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石磊老婆黄龄潜规则 黄龄和老公生活照(2)

2021-01-06 10:59 · 潜江资讯网

常石磊老婆黄龄潜规则 黄龄和老公生活照

  但她本就是个自信的女人。2010年出演舞台剧《都市之歌——燃情上海》 时,对于饰演1930年代上海歌女这一角色,黄龄便表现出「舍我其谁」的态度:「我是上海女孩,我不演,谁演?」随后,她对着台下媒体摆出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姿势。即使过了这麽久,黄龄再评这些选手对她作品的演绎,也依然不卑不亢:「喜欢我歌的人,品味都真好。」

  黄龄说:「《痒》这首歌,我其实之前一直就是给人一种想得到、得不到的感觉。那是我人生当中第一张专辑,也希望这样子让别人会更想去听听这首歌。确实有很多特别难唱的转音,但是也没有太刻意,因为这就是我与生俱来的东西。《High歌》 是我人生中第一首录制的歌,是签了公司后录制的,对我来说,就是它给了我一个开始,公司用了3年时间帮我找到了这首歌。我在听到《High歌》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唱这首歌,但我就觉得,哇,这首歌好特别,旋律好难,好刺激。然后我就说好,我要唱。我跑到常石磊家练了一段时间就录了,没有太多思考。确实这首歌我演绎得很好,也确实是不可复制的,更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事实证明有很多比赛、很多圈内圈外的人也很认可和喜欢。」

  做歌手和发专辑不一定相关

  《High歌》的翻唱者众多,包括张玮、张杰、刘惜君、常石磊、李宇春等等。黄龄却因此陷入「歌红人不红」的困境,但她显得相当大度,表示这首歌由谁来唱红都很正常:「因为我的歌就是很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啊,我不得不佩服老板的眼光和对音乐的鉴赏力。但是,我只是没有参加那些比赛,如果我去的话,我自信我的版本还是最好听的。」

  与环球天韵的10年长约,除了让黄龄发行了两张专辑,也让她在影视剧、音乐剧和舞台剧上都做了尝试。2009年,黄龄出演了音乐剧《弘一法师》,从此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舞台。之后的几年,黄龄出演《女人一定要有钱》、《等爱的女人》、《这辈子有过你》等多部话剧,虽然这似乎与歌手的轨道有所偏离,但在唱片业萎靡的今天,黄龄说话剧也是一个磨练自己的舞台。去年,黄龄与环球天韵约满,决定不再续约,「很感谢天韵对我10年的照顾和帮助,真的很感谢。正好我10年的约到了,我也还挺向往自由散漫的生活,所以先给自己放了大长假,去国外旅游了一段时间。工作也只是为了更开心的生活,没有什麽能阻挡我玩耍。一直陪在我身边的经纪人姐姐和我志同道合,所以我们就继续牵手成立工作室,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地做一些事情」。

  今年年底,黄龄的第7部舞台剧《狂疯记》在沪上演。「这是跟我之前合作过的、我很喜欢的上海话剧导演徐紫东合作的。这次饰演的女生名叫玫瑰,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她喜欢唱歌,以前在一个酒吧里做表演打工,后来在这个地方遇见认识了一个男生,他们在一起3年。但是因为时间以及一些环境的原因,他们在一起又分开、然后又放下。当今社会,会有很多人有这样的共鸣吧。」在话剧结尾,黄龄演唱了自己的最新单曲《风月》。

  10年中只发了两张唱片,4年没有发片,但黄龄并没有遗憾。「我觉得我完全没有必要多发专辑,我发的每首歌都要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一听就能听好多年。就像《风月》这首歌,时隔4年收到了这首很符合我心境的歌,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将一个人从初见时的羞涩、到热恋时的快乐、到情感纠结时的痛苦、到分开后的坦然,说得清清楚楚,好像经历了一切,又放下了一切。我以前可能会在制作人的雕琢之下放一些技巧在里面,但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我自己真实的情感更多一点。我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作为我个人来讲,我只是非常喜欢唱歌,但喜欢唱歌和做歌手完全是两回事,做歌手和发专辑也不一定要有关系。」

相关文章:

火车软座和硬座的区别 火车y509软座难受

近期快乐大本营 快乐大本营2019张一山哪一期

女人浑身酥软/夫妻和外国人交换故事

这个家庭有点乱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建筑给水排水知识:水质综合污染指数判定方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