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软座和硬座的区别 火车y509软座难受

2020-12-31 12:31 · 潜江资讯网

绮罗再次进入了煊国皇宫,宫殿泡在落阳的残辉当中,真应了凌霁夜说的那句‘血水共长天一色’

引路的太监,一边走一边小声提醒凌霁夜:“九王爷,圣上这次真的生气了。”

“他爱生气就生呗,老子有什么办法?”

“您这次也闹的太过分了,丞相的父亲人都吓瘫了。”

“呵呵,可怜九月初三夜,一树梨花枯萎了(LIAO)”绮罗小声对凌霁夜说道。逗的他又笑开了。

既然别人能拿她的命当游戏玩,她也能游戏他人的性命。不管是谁,只要是煊国人都该死。

太监无奈摇头,不再劝诫凌霁夜,径直带着两人到了皇帝等候的乐成殿门口。

“皇上,九王爷到了。”

“传他进来。”殿内传来皇帝气哄哄的声音,一听便是强忍着怒气,随时会朝进来的人爆发。

凌霁夜哼了一声,不等太监开门,一脚蹬开殿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还回头对绮罗道:“还不快进来。”

绮罗只得硬着头皮,心惊胆战的跟了进去。

炫焱帝见到凌霁夜,一肚子的怒火有了发泄对方,再也无需忍了,咆哮道:“你真是胆大包天,你究竟要胡闹到什么?你简直有辱皇家尊严,朕,朕要…”涉及到处置的部分,皇帝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是他最小的弟弟,他的皇孙年纪都和他差不多了,可是他却最不让他省心,隔三差五就能弄的京师鸡飞狗跳。

凌霁夜掏了掏耳朵,不屑的问皇帝:“皇兄也要杀了我么?”

炫焱帝被问愣了,刚才的怒气都散了,一缕哀伤浮心头,别开凌霁夜的目光。便自然而然的看到了凌霁夜身边的绮罗,于是散了的怒气重新聚拢,再次爆发。

“你怎么敢把她带进宫来?”墨绮罗是端王的侍妾,污浊的女子怎么能进大殿。

凌霁夜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甚是淡定,不慌不忙的又抛出了一句让皇帝气结的话。

“我要娶她做王妃,便特意带来给皇兄过过目。”

相关文章:

歌手2018第六期歌单曝光 张韶涵选歌失误粉丝担心被淘汰

办公室白领美女的沉沦,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

[2018年]南梨央奈作品封面以及番号 持续更新

睡坦桑尼亚女;疯狂输出肉小说

和别人老婆日18p,太大了坐不下去太痛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