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h文 bl纯肉从头到尾双龙

2020-12-28 08:46 · 潜江资讯网

“小奏,有人为你捐献心脏了。你终于可以和结弦在一起了。”文人看了看床上的奏,浅浅地笑了笑,笑里,藏着深深的伤和眷恋。“要和结弦幸福下去啊。你如果不幸福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他轻轻抚了抚奏的头发,温和地笑了笑,说:“我相信我们小奏是最听话的,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不是吗?”

他看了看奏,欣慰地笑了笑,说:“我在经商之外,无论什么事情都是那么地点背,遇到了你,本以为一纸婚约可以把你牢牢地拴在我的身边,可是,呵呵,奏,你会原谅我的自私吗?看到你在我和结弦之间徘徊着,我的心很难过。所以,奏,我放弃了。我不想看着你和结弦被我拆散,那样的话,痛苦的是两个人。让我一个人的幸福建立在两个人的悲恸上,我怎么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所以,让我一个人痛苦,看着你们幸福,我也会幸福的。”他轻轻把自己的脸贴在奏的手上,感觉奏手中浅浅的温度,一直冰冷的心,顿时被一股暖流融化。

“奏,我要走了。如果你和结弦遇到什么困难,来新西兰找我,打电话甚至发都可以的,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们。”文人浅浅地笑了笑,缓缓地站起身,轻轻地在奏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奏,我爱你。所以,我要离开你。原谅我…”

他走到门边,回头留恋地看了看病床上的奏,深深吸了口气说:“奏,再见了。”说完,轻轻拉开病房的门,狠下心,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奏一人,孤独地沉睡在那里,伴随着心电图上浅浅的波动。

******

“额…还要不要这辆轮椅了?”秀树看了看由依,有些尴尬地问。由依侧着脑袋看了看秀树,不解地问:“秀树,为什么不要了呢?这个不是还可以用的吗?”秀树轻轻抚了抚由依的头发,浅浅地笑着说:“其实,我是想到了北海道,给你买个更好点的。”秀树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由依轻轻把头抵在秀树的胸口上,欣慰地笑了笑,说:“傻瓜…”秀树轻轻把她抱在怀中,然后把她背在背上,转过头,冲着由依笑了笑,说:“反正你总是要听我的。走咯!”然后背着由依,欢快地向登机入口跑去。趴在秀树的背上,感受到秀树宽阔的后背,是那么得温暖,那么得坚强,两行清澈的泪水,悄然从由依眼角滑落。

相关文章:

我和老汉同同 老婆让我上她妈和姐妹

雨后小的故事漫画 雨后小故事漫画完整版

公交激战 第一章程晓柔 女主任务是怀孕快穿文

天津污水处理厂已逾70座 将全部安装自动监控

朋友开车我和她在车后面,男朋友把我丢在床上开始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