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健和梁冠华矛盾 钱雁秋和梁冠华复合

2020-12-26 17:52 · 潜江资讯网

秋一用另一只手去搓那个红包,试图除掉它,但那显然是陡劳的,红包早已扎根手心,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然而,越是不能去除,秋一越是想要去除,便加大了力度使劲搓起来,可直到那里渗出了血,那个红包还是没有除掉,只是破了皮而已。

兰溪坐在秋一的身后,看到她这般疯狂的举动,不觉惊心,连忙从后抱住她的双臂,叫道:“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虐待自己?”

赵天虎听到声音,赶紧奔了过来,看到秋一满手是血,惊讶地问:“秋一,你这是为何?”

秋一的表情十分沮丧,因为在她看来,这个手心的红包就好像一个特意烙上去的印记,看见它,就会想起吴越云,以及他带给自己的所有耻辱和伤痛,那样,她岂不是永远生活在他的阴影下吗?

“赵元帅,用你的剑把它除掉!”秋一突然将手伸到赵天虎的面前,说道,眼神十分坚定。

赵天虎看过血肉模糊的红包后,不由地皱头一皱,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秋一倔强地说:“不要问为什么,请帮我把它除掉。”

赵天虎看到,秋一的眼里包含着一股怨恨,他当即有所明白,秋一曾是吴越云的宠物,想必那红包是宠物的标志,所以她想急于除掉,而不顾肉体上的剧痛。

如此猜想后,赵天虎闷声不响地拔出了腰间的宝剑,兰溪一瞧那寒光,顿时心惊肉跳,拦过秋一的手,急声求道:“赵元帅,这可使不得,秋一任性也就罢了,你却不能由着她啊!”

即使赵天虎明白秋一的苦楚,却不好对兰溪说出来,只是对着秋一问:“你想好了?”

“是的!”秋一没有一点犹豫。

赵天虎叹了口气,又对着兰溪说:“兰溪姑娘不必惊慌,也许是她感到不舒服了,既然想除就除掉好了。”

可随后,赵天虎突然收起了宝剑,说道:“不如找个医馆,也好包扎伤口。”

秋一却依然坚持,仍将手放在赵天虎的面前,不容置疑地说:“现在就除,马上就除,这点伤算不了什么,我自己就可以复原。”

相关文章:

放课后的秘密画室 我与饥渴的留守妇女

来大姨妈的时候到底能不能吃巧克力?(2)

披头士密码 exo exo披头士的密码

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出台在即 概念股有望爆发

老板与秘书 父子h文 h文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