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莎拉蒂的标志 法拉利的标志

2020-12-21 16:36 · 潜江资讯网

看到月笙此刻正站在大门前呆呆地看着远方,我走到他的身前,说:“月笙,早上好。”

他并没有回话,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依旧抿着唇,眼睛也没有我预想中的红肿。我不知道我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迷迷糊糊听到一个脚步声走到了我的房间前,不久后又离去了。

见月笙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再和他说些什么。父亲和母亲正在和叔公说些什么,而叔公也塞了一大包的东西给我父亲,嘴里好像还嘱咐些什么,而父亲则是在一旁沉着一张脸点着头。

母亲见到我便走了过来,拿着一件大衣替我穿好,我回过头去看着月笙,他穿着很单薄,一身黑衣看似并没有穿得多少,不像我,穿得就像是个白雪球一般了。而他好似也没有感觉到冷,只是看着他,我便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看到月笙穿得那么少,母亲也拿了一件父亲的衣服走到他的面前,只是他一直摇着头没有答话。我想,月笙是怕一开口便会忍不住哭出来吧,要不然就是怕流露了感情。

等到一切都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搬到了车上,月笙和我也安安静静地坐进了车的后车座上,母亲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满脸微笑地看着我和月笙,说:“茶蘼月笙,和叔公说声再见吧。”

我摇下车窗看着站在门前看着我们的叔公,我朝他摇了摇手,说:“叔公再见。”叔公点点头,只是把目光落到了月笙的身上,我转过头去看着坐在我身旁的月笙,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叔公,但是却没有说话。

我想,这就是月笙的倔犟。

而叔公也没有说什么,随后便看着父亲上了车,他早已经将车子里的暖气打开,而我也将身上厚厚的外套脱下。我的身子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虚弱,也没有之前那般容易发冷了。

车子开始发动引擎,我看到了叔公还站在门前看着我们远去的身影,而月笙,则是靠在窗旁抿着唇不说话。他静静地看着窗外,眼里的泪水却一直在打转着,他却一直倔犟地不肯闭上眼睛,不愿意让泪水落下。

相关文章:

龙之峰帝人 重生之天龙萧峰

ABP-138桃谷绘里香

中宣部领导名单,中宣部部长黄昆明

早上总裁还在她身体里,挺进 太深了 H/纸醉金迷

暴爽性爱之女性口爱技巧大放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