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难最变态绕口令 萝卜蹲比较绕口的名字

2020-12-19 21:52 · 潜江资讯网

那声音悦耳悠扬,让人仿佛坠入云端。而那弹琴的人儿也如落入尘间的仙子一般,耳边的发丝在清风的拂动下随着音符舞蹈。让坐在对面的夏默扬看的竟有些痴了。

只见那朱唇微启,唱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花摇情满江树。”

一曲终了,子言轻轻收手,看向夏默扬。只见他笑眼盈盈,子言暗自纳闷,不好听吗?怎么可能,这首春江花月夜她可是练了好久呢。

“好,好一个落花摇情满江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夏默扬赞扬到。

听到他的赞扬,子言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跑过去在夏默扬的身边坐下扯着他的袖子,一点点的引诱到:“真的?那你不生气了吧?”

夏默扬伸出手揉了揉子言的头发:“你的曲子早将本王的怒气化解了。”是的,听到她的乐曲就像是中了魔一样,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再重要了,只能心甘情愿的掉进她布置的网中,沉溺在她的曲中。

这样亲昵的动作让自言不由的脸红起来,“咳…咳…”她轻咳两声,不成,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怎么能掉进他的温柔里呢。

“那…你今个就不要带我回去了行吗?”子言死死的盯着夏默扬的脸,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不行,这是两码事。”夏默扬虽然笑着,但是语气却不容反驳。原来她是在这等着他呢,难怪她会为他弹琴,原来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夏默扬有些无奈,这个女人鬼点子真多。不过,他不能在让她在慕容府待下去了,一个慕容子睿,一个林寒。这些他都不容。

相关文章: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_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小叔子您好大 小叔子我好疼 嗯,啊,小叔不要了

完整版《仙尊归来莫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哈利波特赫敏跟第12任男友分手

黑人的大家伙吃不消_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