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淳之介 田口淳之介为什么过气

2020-11-20 23:04 · 潜江资讯网

惊蜇并没有留任何喘息的机会给任何人,他自已也不例外,火急火燎的赶到墟弥山(惊蜇下界寻找时所居之地)解封了‘元戎戟’招了天雷劫,然后片刻未停的又赶往璃夏帝都,到时已经是晚上五点了。

他一身紫衣袂袂的站在辛灵殿的屋顶之上,不知道是不是换了衣服的原故,他比之前又帅气了五分,是那样的仙气十足,意气风发,是人见了都得驻足凝视。

语儿他们早就料定了今天之内一定快赶来皇宫内的,却也没想到慢了这样多,在这种事情上没有谁能等得了。

“你似乎比我想像中来的晚。”语儿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那是之前弦末为她扎的,他一直都保存的很好。

“对不起颜玑,我来晚了,我这就带你回家。”惊蜇以为语儿这是气他担误了时辰,以为她是迫不及待的想跟他走。

“不,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对不起,我不想跟你走了。”‘不想跟你走了’换个说法便是‘我要留下来’

因为弦末说他不能没有她,所以她最终还是决定要留下来。

惊蜇激动的从屋顶之上跳下来,这才看见站在语儿身后轻轻推动她的弦末。

这下惊蜇怒火就更加的旺盛了,咬字极重的道:“盘古颜玑,你当真是无药可救了,为了他你究竟要做到那一步才肯罢休。”

有多久惊蜇没有这样连名带姓的叫过她了,久到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我说过了我并不是她。”这个名字语儿听都没听说过,怎么会是她。

“解昶,你绑走了语儿七年多,这笔账朕今日要好好的向你讨回。”这笔账弦末早就想跟他讨回来了,奈何一直找不到人。

“呵,就凭你也敢叫嚣,你别忘了我之前是怎么虐你的…哦,也对,你是忘了,那就让本尊好好的让你回忆回忆。”

惊蜇如今已是上仙,弦末虽然也法力大增,但是毕竟他还没受过天雷,仙法上还是不及惊蜇的。

说完惊蜇便要劈掌向他使去,弦末本想迎上前去,可语儿瞧出了惊蜇出掌的法力不小,便扬身挡在了弦末的身前,见状惊蜇立马停止了动作。

相关文章:

东莞厚街水污染防治 取缔不符合政策“十小”生产项目

多男强入一女np文/唔好涨好涨啊再用力一点

我和表弟破处_高h父女交换

忍不住了在楼梯好会吸/自我安慰的方法手指

考验的意思 考验的意思和造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