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和民工在草地上激情爱爱经历

2020-11-20 10:21 · 潜江资讯网

  夏日雨后的黄昏,倦鸟归巢,落日红得像一个巨大的草莓,淡淡的光芒映在一个男人裸露的宽厚脊背上,余晖与他背上的汗珠发生化学反应。我眼前一片烟雾迷蒙,没来由的一阵心旌荡漾。

  我把脱下来晒在草地上的衣服抓起来,挡在胸口,朝前靠了靠。他在我左前方的几米之外,一丛巨大的芭蕉挡着我,我可以从容地查看他的举动和神态。那是一个颇有规模的花圃,他正给一些西府海棠修枝,墨黑的眉毛舒展,眼底脉脉含情,像对着情人,嘴里还在喃喃说话。

  迷茫地买票,迷茫地上车,不知道哪里该是我抵达的终点。那天,前方铁路发生故障,火车被迫停下来。铁轨一侧是一条开满蓝紫色花朵的小路,另一侧是无边的碧绿麦田。

  有乘务人员下车,我也跟下去,没人注意我,我便沿着小路朝前走。半个小时后,汽笛长鸣列车将要启动,乘务人员早已返回车上,这时我却已在一里地之外的村庄,正和一个老阿婆商量租住她的一间空屋。老阿婆热情地说:“收什么钱噢,空屋子闲着也是闲着,有人住还能热闹一些。要是不嫌我老太婆口罗嗦,就和我一起吃饭吧,菜都是自家园子里种的,给点米钱就行。”

  看着老阿婆温暖的笑容,我想我的运气从这时便逆转。

  我蜷在屋子里休憩了整整3天,直至今天中午出来散步。我走到离村庄半里路的地方,天空忽然下起大雨,望见不远处的小山坡上有一片巨大的绿色植物,我便跑过来躲雨。大雨倏忽而止,但我的衣服已全湿透,紧紧贴在身上,这样走出去实在狼狈不堪。雨后的阳光暖洋洋地洒下来,我脑中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把衣服脱下来,晒在草丛上,反正现在也没人,等衣服干了再回去。

  那个男人的眼睛正盯在我的身上,嘴巴微张着,我一睁开眼睛,他被吓了一跳。

  看见我睁开眼睛,他立刻转过头,想走,可又停住了。

  “需……需要我帮什么……忙吗?”他的脸比他刚才修剪的红玫瑰还要红,结结巴巴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看到他比我还窘迫,我反倒镇定了,不急不缓地说:“那就请把衣服递给我。”

  他紧张地四处张望着,眼光还得小心翼翼地避开我的身体,那样子真是让人浮想联翩。他张望了半晌,也没找到我的衣服。我忍住笑,说“嗨”,他又吓得一激灵,呵呵,这个傻乎乎的男人,被吓到的样子真是可爱,让人想亲他一下。

  我用手指指他脚下,这时他才发现,他的赤脚正踩在我的雪纺绸衣服上。他手忙脚乱地去抓,只听“刺啦”一声,老天!他抓得太仓促了,一半还踩在脚下,就用力地拉,结果我的衣服被他的大手给拉碎了。

  但在这之前,我决定躺在芭蕉树下美美地睡一觉。我把他的衬衣盖在身上,朦胧中,感觉到有硬硬的东西摩擦着胸口。我惊醒,把衬衣翻过来,从他的衬衣口袋里掏出一张身份证。

  袁家木,男,生于1979年4月17日。在这个雨后的夏日黄昏,我与身份证照片里那双细长的眼睛呆呆对视。晚风悠然,花香阵阵,我坐在芭蕉树下,一边想着袁家木那豹子般的身体,还有他又诱惑又纯粹的眼神,一边想到一个词语,情难自禁。袁家木,这个我还不知道底细的男人,已经让我情难自禁了。

  乘着夜幕,我安然无恙地返回自己的房间,刚换好衣服,老阿婆就敲门进来,说她给我留了晚饭,让我“快去厨房吃,还温着哪”。

  真是个慈祥又暖心的老人家。

  我在厨房吃晚饭,老阿婆坐在我对面和我聊天。她用手工绣着一块桌布,上面是我不认识的花朵,根、茎、叶、花,全裸露在外面,缠绕着生长。我夸她一把年纪了手还这么巧,绣的是什么花,怎么不长在土里?老阿婆告诉我绣的是“空气兰花”,从空气中吸取水分而生长。

  我纳闷地问她是怎么知道这种花的。老阿婆笑眯眯地说:“是袁家弟弟告诉我的。”我的心微微地颤动一下,她说的袁家弟弟,应该就是我白天遇到的袁家木。

  老阿婆兀自说:“他在离这不远的小山坡上种了一个花圃,人很好哦。我想绣新花样子,就去他的花圃,他就告诉我哪些是新出来的品种,哪些适合做绣花,所以我的绣花总是最新颖的一款。”

  “他怎么那么痴迷花草啊?”我装作好奇地问,其实是想了解他的一些个人情况。

口述:我和民工在草地上激情爱爱经历

相关文章:

把美女班主任啪到哭 跪下含着请罚

鲜网辣文换妻故事 真空外出经历小说

杨梅上火吗,杨梅的功效与作用(2)

日本不卡高清免v 日本道二区视频

360浏览器老板是谁,360老板周鸿祎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