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科技大学怎么样 西南科技大学读研怎么样

2020-11-17 22:16 · 潜江资讯网

结弦轻轻垂下了头,眼神涣散地望着洁白的床单。他没有说话,因为不想说,他知道如果自己说出来,一切都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那样的话,还不如不说。

“结弦,说话啊。告诉我事情的全部!我要的是你的回答,不是你的沉默!”秀树看着结弦低沉的样子,心口有说不出的痛。死后世界的羁绊,让他很在意眼前的男孩,他的一言一行,一蹙一笑,都会深深地牵动秀树的心,牵动他的情感。甚至有时候,他总以为,结弦就是他自己,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自己。

“你真的想让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结弦看了看秀树,空洞涣散的眼神中闪出了一丝光芒的折射。他的声音在颤抖,很难想象,他的内心到底藏了多少他人难以忍受的事实真相。

秀树认真地点了点头,眼神中透出坚定的光芒。“我一定要知道。”话语是那么得坚决,有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强迫性。

结弦轻轻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缓缓地说:“初音的身体越来越弱了,她急需手术啊。可是,可是没人捐赠心脏啊,哪有人会捐出来啊?RH阴性,即使找到了,谁又能保证不会出现排斥的情况啊。”

结弦说着,泪水早已狂涌而出。

******

病房中,奏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像一位安然沉睡的公主,沉沉地睡着。

文人坐在床边,凝望着床上如幽兰般美丽无暇的少女,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怜爱。“小奏…”他轻轻地呼唤,声音轻如微风,像是害怕吵醒床上的女孩一样。声音虽轻,却在颤抖。

文人的眼眶微微红了。

他紧紧握着奏的小手,像是害怕她会忽然逃走一样,但用力又是那么得轻,像是害怕自己稍稍一用力,女孩如玉般雕琢的手,就会毫无保留地破碎。

“小奏,你起来啊。”文人轻轻地说,话语颤抖着,他的伏在床上的身体也在轻轻颤抖着。“小奏,不要离开我啊。”文人无力地说,泪水像被拧开的水龙头一样,止不住地滑落。“你一直都讨厌我对不对,因为是我夺走了你的幸福,可是,小奏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离开我了,那我的幸福呢?谁来给我幸福啊?”文人轻轻地哭诉,声音很轻,带着浓浓地心酸。

相关文章:

不要好大好快给我,不要太大了会坏的书包网

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和大姐做爱

小甜甜的鲍鱼走光照_饥渴少妇难耐自慰

众网友最刺激最难忘的一次啪啪啪经历

公车宝贝腿开点让我摸 中国真实伦 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