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沢润身上snis-151牌子的香水让我至今难忘

2020-11-12 22:37 · 潜江资讯网

刚毕业那会在工厂打工,主要是从某些种子里面提炼相关的物质。

那时刚踏入社会,不工作就没饭吃,要不然是不会去那干的。

工友以大爷大妈居多,他们告诉我说,小伙子最好别干,对精子不好。

但这里的女孩子实在是太多太热情了,让人眼花缭乱,乱花渐欲总是迷人眼。

她们就像初生的鸟儿一样,憧景着更深邃的天空,想要飞得更远。

也许爱情剧看得太多了,她们都向往着美好好的生活,浪漫的爱情。

她们发了工资很少吃喝,全都买啃了一口的果子去了,还有的买衣服和妆品,稍有良心的会给家里寄一部分。

那时候的约真的是好简单,简单得空气中好像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你都不需要努力,各色妹子都会来主动和你搭话,一边笑嘻嘻的谈论寝室的其他女孩,一边给你看她们做的美甲。

她们听的歌,怎么说呢,歌词比较通俗易懂,但内涵稍显不足。

城市的夜晚 霓虹灯璀璨

点亮了黑暗 赶不走孤单

午夜和白天 不停的交换

游走在街头 一个人落单

节日的狂欢 情人的浪漫

所有的快乐 都和我无关

无聊的工作 让人很心烦

这歌就好像某城市清扫过后,那些女子表露出的寂寞与惆怅。

类似上面这种内容的歌曲,在她们的手机里还有很多,有时我也会和她们一人一个耳机依偎在一起听,身体吃着豆腐,嘴里吃着炸得臭臭的臭豆腐。

一个人的时候,偶尔会觉得像在做梦,也会一个人安静的拿着手机看上面的文章,不过就连这个时候有时也不得安宁,会被妹子推倒在寝室的床上。

这里管理算是比较混乱的,男女寝室混排在一起,有时在过道碰到其他男工,与他们那带着憔悴和兴奋的目光,四目相对,彼此都会虎躯一震,心照不宣。

日夜操劳,这个词语现在有两个字每当想起和看见就觉得累。之前那工厂没伤到精子,倒是在这花厂把前列腺给伤到了。

觉得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因为在这里感觉越来越颓废,越来越萎靡,长此以往,人将不人。

于是我又换了一个工作,搞装修。

里面有一个小工问我约过炮吗?

我告诉他没有,不过如果他想,我可以推荐个地方,那是一个女生主动男生被动任何男人都会迷失的地方。

半个月后,那小伙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怎么也没找到我说的那花厂。

我耐心的告诉他坐几路车,到哪个站下。

他说他打租车去,问司机,那个老司机说他在这城市开车这么多年,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厂,也没这个地方。

挂了电话,我没在意。

有一天我跟着装修队去那边接活,下班后想着去重游故地或是重温一下旧梦,现在对那个温柔乡的姑娘们挺多怀念,当初要是不用安全套,现在说不定都已经儿女绕膝嬉戏了。

当我看到那荒草丛生,一片苍凉的地方,只感觉刺骨的寒冷。

我站在,凛烈风中,带着满身的疑问和心痛,想那曾经的百媚千红,究竟是恩爱葬送,还是斜阳正浓。

相关文章:

章子怡沙滩高清图片走光沙滩门的尺度堪比比基尼

齐木楠雄的灾难真人版云播

我和我的兄弟恩电视剧全集,我和我的兄弟恩全集,我和我的兄弟恩在线观看

卡车司机,中国大货车司机罢运

女生帆布鞋白袜 女生运动后的白袜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