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斗河,我的眷恋,关于眷恋是什么意思的介绍

2020-10-16 08:14 · 潜江资讯网

秀丽的樟斗河(摄于2017年1月)

这条河,发源于“世界钨都”江西省大余县东北部山谷,弯弯的河水川流不息,一路浩浩荡荡,最终注入赣江。

樟斗河源头:横江溪流(摄于2017年1月)

河岸樟斗镇,是赣南典型的钨矿镇。始名梨樟坝,因沿河坝地梨树、樟树多,后伐樟树留下树兜多而名樟兜,谐音演变为樟斗。

樟斗农贸市场(摄于2016年10月)

据《矿志》记载,1918年,当地老表刘远方,上山摘杨梅,途经山子脑火烧壁,发现乌黑发亮之石块,拾回后有人识其为钨砂。

随后,附近牛岭、八仙脑、扁岭、石窝里、高壁、苎麻园、通子上等地也发现钨矿,并进行民窿开采。

1957年,央企下垄钨矿建樟斗坑口,1993年,矿部从下垄搬迁樟斗,下垄镇合并为樟斗镇。

钨矿石(俗称钨砂)

樟斗河畔的矿景(摄于1985年春)

住过的樟斗老家属区(摄于2017年3月)

我最早来樟斗,是1974年7月。在矿平案脑高中部毕业后,经报名和组织批准,安排樟斗坑口井下临时工。

我们从下垄过来的10多名同学,记得,有温李水、匡翠琛、李成伟、刘大春、张新江、刘文棋、罗恭仙、曹垅生和黄垅生等。

我们自带被褥和日常用品,入住樟斗老家属区32栋南,两间约20平米的平房,床挨着床,连成通铺。情同手足,不分彼此。

我1974年高中毕业照

我起初在295中段放老矿,这是樟斗建坑始开采的窿口,处山子脑半山腰,上下班走山路累。自1号竖井190中段巷道炮响,我随之调去当了一名“钶长”

据说,有名青年矿工回乡娶亲,洞房花烛夜,娇妻盘问夫君工作,他笑而回答当“钶长”妻误“科长”喜上眉梢,来矿方知是钶石头的“钶长”认夫欺诈闹离婚,令人啼笑皆非。

我的井下工装照(摄于1978年5月)

下井劳动泥浆缠身,汗流浃背确实辛苦。那时,一人一把三角钶镑,一只铁簸箕手工装矿,每班三人赶工清理作业面。遇上破碎带,一面炮崩下的矿渣多达四五十吨,晚班时常从0点进班早上8点半出窿。

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每日一身泥一身汗,工班劳动报酬不足1元。但刚出校门就投身矿山建设,又自食其力减轻家庭负担,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楞头青似的干劲十足。大凡有心甘情愿当“钶长”乐在井巷战恶风之豪气!

“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知识青年运动风起云湧。1975年3月雷锋学习日,我报名落户大余县樟斗牛岭知青点。

那时运木材、挑物资、看…进出山办事必经樟斗河,耳闻目见:

国运变化影响个人命运。1976年冬,刚粉碎不久,通过内部招工,我返回下垄钨矿,分配在下垄坑口。1978年春,峰回路转,回到樟斗矿区,工作一直到退休。

我沉醉樟斗河的水声(摄于1979年夏)

无需讳言,井下采矿,无论技术多么高端,也是一个高危的行业,时时刻刻都存在着危险。

曾记否,1981年6月,红霞映照的天空回荡起矿山高音喇叭的声音:“战高温、夺高产,实现双过半,厚礼迎七一!”为确保产品任务完成,樟斗坑口机关后勤人员,下到190中段20号脉回收老矿。因原矿品位高,号称王牌采场,虽已开采,但尚遗残矿。

同月27日,从食堂临时抽调任支柱工的朱才万、钟言珠在该老采区作业时,突发空场落石事故,当场被石块压死。省市县及矿事故调查组来临时,我这个团总支书记,随叫随到当陪伴兼记录。

不出所料,事故调查结论,违规操作所致。

我时任樟斗坑口团总支书记(摄于1981年秋)

最难忘的是转型期的那些日子。1992年的南巡讲话后,深化改革的春风拂过大江南北,角角落落的人们都在议论什么叫市场经济,什么叫国企改革。

那时,国有钨矿聚集中国有色总公司旗下,扬帆启航驶向市场化的海洋,遭遇了世界钨价猛跌的。市场疲软,钨难卖,价难保,款难回,企业收入持续下跌,职工生活急转直下。

期间,先是不知所措,是阵痛。压缩企业开支,精减富余人员,无论是工人,女45男50“一刀切”统统下岗,许多人背井离乡出门打工;许多人忍辱负重转岗分流…

矿山很苦,矿工很苦,艰苦挣扎却无法预知路在何方,但他们的内心无法舍弃一生钟情的矿山。

下钨公司樟斗本部(摄于2019年3月6日)

古人云: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骋望熟稔亲切的樟斗河,我的眼睛总会湿润,思绪便随着潺潺河水,流向远方,飘去天际。

樟斗河啊,你在我的心目中,已不止是其山容水色,而亦是骨子里的情感和精神了。弯弯的河水,静静地流淌…

静静的樟斗河(摄于2017年3月)

相关文章:

数据失真、竣工环保验收弄虚作假!这家企业被挂牌督办了!整改完成完后,重新履行验收手续,或移交公安机关

AKB48橘梨纱(たちばなりさ,高松惠理)9部番号全集作品大全及番号列表封面图片预览

欧美肥老太牲交 嗯痛你轻点不要停

喝酒了把头埋在你腿里吸/征服风流短裙美妇

常州专业制造杀菌消毒水处理设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