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不在家的日子那晚我与性感寂寞岳母发生了情爱

2020-10-16 08:25 · 潜江资讯网

  老婆不在家的日子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难熬的,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老婆无异于是我的支柱,老婆不在家的日子感觉度日如年,我的生活越发寂寞和枯燥,岳母的到来使得我的整个生活都变得生动起来,我深知我与岳母的这种关系违背道德,也对不起我老婆,可自从有了第一次之后就难以回头了。

  我们一直聊到半夜,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我们又做了一次,才睡着。半夜里,岳母几次都听到孩子的哭声,都起来哄孩子,等孩子睡着了,又回到我的被窝里来。因为兴奋,这一早我醒来的特别早,看着仍然在熟睡的岳母,想到昨夜的激情,我开始抚摸着岳母的各处,心里暗想着,这回不用幻想了,岳母真真实实的和我做爱了,我以后要天天和岳母做爱。

  岳母一向睡觉很轻的,被我一摸就醒了,她睡眼朦胧看着我,问:「又想了?」我点点头,岳母也点点头,我又翻上去,xx插进去。也许昨夜射了两回,这才做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射,这时孩子又哭了。岳母说:「下去吧,晚上再做。」于是,起来照顾孩子,给我做饭。

  我要上班刚走到门口,岳母送出来,说:「路上开车小心。」明显的是妻子送丈夫的感觉。我过去抱住岳母,手捏撮着肥大的屁股,亲着嘴,说:「一会送小宝去幼儿园的路上你也要小心。」岳母含羞的答应着:「嗯。」

  打这以后,我们每天上班都要这样,而下班更是像夫妻很长时间没有见面,相拥香吻的时间要长一些。然后晚上做爱,就真的像夫妻一样。慢慢的,我们的称呼也变了,直接叫名字,岳母名字叫素芬,我在肏她的时候,就这样叫,她很愿意听。

  自金垠致残后,家中骤然风平浪静。在家的屋檐下,我们围绕儿子默默地做着各自该做的事。儿子成了我俩惟一的话题和希望,把儿子培养成才成了我俩心灵的契约。

  自从金垠失去左臂后,大部分家务都落在我的身上,因而我少了许多梦想,活像驾辕的驴子,不计日月,周而复始地拉着生活的重车。

  金垠见我不但没有离开他,反而竭尽全力地为他和为家操劳,自然心存感激,他用残存的那只手尽量为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过,精神和身体的创伤,已使他像被骟的骡子,精气神都没了。

  儿子回到家里10个月了,我还是第一次搂着他睡哩!望着蜷缩在单人沙发上的金垠,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婚姻是失败的。

  金垠婚后的所作所为令我越来越失望。从初中到高中,我认识的金垠英俊伟岸,鹰虎之性,是具有大象之气的人。为什么他的心理会这样畸形、阴暗?为什么他整日围绕着性字行事而否定生活的全部要义?为什么他要践踏爱情的崇高和圣洁,如今连儿子也容不下?我彻底心灰意冷了。

  马拉松式的离婚从此拉开序幕。1997年6月初,我找学校领导开离婚证明,副校长林枫惊讶地说:“这不可能!你丈夫对你那么好,每天早送晚接,叫全校女老师都羡慕死了。”我说:“是的,他对我很好,但我俩志趣不投、感情不和。”

  林枫说:“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俩天天成双成对地进进出出,就像连体人似的。你说感情不和,就真的不和了?总得有个说法呀!”我嘴唇抖了几下,没能说出话来,泪水“吧嗒吧嗒”地一个劲儿流。林枫只好说:“你先回去吧,回头我们调查了解后再说。”

  没想到这一凋查了解,我便成了众矢之的,所有认识我俩的人(包括我的父母)都纷纷指责我。金垠从不就离婚一事与我沟通,一到夜晚,依然对我动手动脚。我对他的举动特别反感,气愤地反抗,甚至与他对打。就这样,我们僵持了一年多。

  1999年6月,我带的毕业班临近高考,我工作压力很大,经常备课和批改学生作业到深夜。在我专心致志地工作时,金垠经常从我背后冷不丁地伸手抓我、摸我。

  他压根儿没想通为什么他对我的贪恋竟会成为过错,而且成为夫妻关系日趋恶化的元凶。他原以为夫妻闹闹就算了,万万没想到会闹到离婚的地步。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怀着最后一丝侥幸去找我父母和我的两个闺中密友,请他们出面说情。谁知他们满口推托之词,于是他万念俱灰,觉得离婚后活着没意思……

  听到这儿,我顿时明白金垠早上出门时为什么那么怪异。我不禁责怪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粗心、那么无情?我觉得是我绝情地把他推上死亡之路。

  想到这儿,我涕泪俱下,趴在他的床前说:“傻瓜,你不想离婚也不能寻短见呀!”金垠忍着疼痛,倔强地说:“听着,我就是死,也不想与你对簿公堂,更不想弄得两人都身败名裂、恩断义绝。”

  1999年6月,我带的毕业班临近高考,我工作压力很大,经常备课和批改学生作业到深夜。在我专心致志地工作时,金垠经常从我背后冷不丁地伸手抓我、摸我。

  我越来越觉得,这间窄小的居所是水深火热的地狱,那张大床就像手术台,每天晚上我都被他摆弄和宰割。我对自己说:“我必须逃离这里!”

  7月26月,我和金垠都接到法院8月6日开庭的传票。拿到传票,金垠满脸愕然,而我窃喜。我万万没想到,这张传票竟会成为离婚大战的收兵令……

  听着他这番有情有义的话语,我困惑了,心震颤了,甚至辨不清这场离婚大战到底谁是谁非。我知道,此时此刻,我绝不能撒手不管,更不能雪上加霜。

  长达四年的离婚大战,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和岳母做爱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很自然的有许多激情。我最喜欢让岳母趴在床上摸她那雪白的大屁股,用脸亲,用嘴吻,用胸蹭,然后从后面插进去。当然,岳母的乳房也很好,吃在嘴里很舒服。

  我们最常见的姿势就是我搂着她的脖子,一只手在屁股上抚摸,而岳母的手则捏着我的下身揉搓着,然后做爱。岳母喜欢男上女下,而我喜欢更换姿势,每次都是在我要求下,做了很多的动作,岳母都默默配合了。

  岳母有时很含蓄的问我和小静怎么做爱的,当然我就夸大其词的说了一番,其实就是要岳母淫荡一些,可岳母只是笑着说:「真有你们的。」可当我问到她当年怎么和岳父做爱,岳母却闭口不谈,总是说:「别问了。」我见岳母不愿意说,也就不问了。

  这是我和岳母的一个遗憾,我一直不知道当年岳母和岳父怎么做爱的。一开始和岳母做爱很激情,每天晚上都要做两次以上,后来时间长了,也回复正常,一天一次了。

  记得一天,和朋友喝酒很晚才回家,那天真的喝多了,倒在床上就睡了,没有和岳母做爱。一觉醒来,眼看到八点,上班肯定是晚了。这时,岳母送孩子去幼儿园回来,我急忙穿衣服,问:「怎么没叫我,要晚了。」岳母说:「叫你了,你不醒。我知道你晚上喝多了,也没有忍心。」

  小静已经是三年没有做爱,很是要求,我尽量的满足她。事后,小静握住我的下身问:「这东西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儿吧。」我搂住小静撒谎说:「这东西天天就盼着你回来呢。」这天晚上小静要了三次,我真的力不从心了。

  小静回来了,和岳母做爱的机会就少了,但我有女人日子开始毕竟和岳母的时间长,已经有了感情,我总是在中午回家和岳母做爱。但此时的岳母不那么情愿,说这样做对不起女儿。可我每次到高潮的时候,仍然忘我的呻吟。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和岳母的事儿让小静发现了。

  那天中午,我正和岳母做爱,一向中午不回家的小静突然回来了,堵个正着。她被这个场面震惊了,站在房间的门口很久一句话也没有,圆圆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我和岳母急急忙忙穿上衣服,岳母红着脸从小静的身边走过去,小静就像没有感觉,仍然伫立那里。

  我心慌意乱的走过去,说:「小静,对不起。」小静突然爆发,一个耳光打的我眼冒金星,低声吼着:「你天天中午回家就是干这个吗?」我捂着生疼的脸低下头默认了。小静哇的一声扑在床上哭了起来。我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岳母听到哭声走了进来,看了看趴在床上痛哭的小静,对我说:「你先出去,我和小静说几句话。」此时的我也没了主意,只得乖乖的听话,走出来看着岳母把门关好。看着墙上的石英钟,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也没做声,穿好外衣向外走去,就听房间里小静哭着说:「妈,真没想到你能和我争男人。」接下来又是哭声。

  我实在不能再在家里呆着了,关好门溜掉。我知道下午小静是不能上班了,到她的部门请个假,随便说出一个理由,那帮傻家伙就也信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烦意乱,没有心思工作。老板问我怎么了,我说岳母病了,老板让我回家侍候,我说有老婆在家侍候,老板见我不肯回家,也就没说什么。

  这是一个很难熬的一个下午,又觉得时间过的慢,又觉得时间过的飞快,我不知道回家怎么面对小静,怎么面对岳母,不,应该说怎么面对这个家!小静会不会和我离婚,离婚后我怎么办?假如这件事传出去,不但这个工作我不能做了,就连这个城市我也呆不下去了。

  后来,我出现尿频、尿急、尿疼、尿血,患上尿道炎、膀胱炎、肾炎等病症。再后来,我开始害怕回家,害怕天黑上床,害怕做爱。

  婚后,我不知何故迟迟不孕,后来经专家指点,金垠改为适度行事、择时同房,1995年10月我终于怀孕了。我怀孕后,医生和父母都再三叮嘱我:孕期中的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不宜同房。

  金垠却说:“你别听他们瞎说!哪有那么娇气的?我可受不了这种折磨。”每天晚上,他依然软硬兼施逼我就范。为了保住孩子,我执意不从。他见甜言蜜语不能奏效,就强暴我。

  我挣扎过,反抗过,但我哪里抵抗得了他的疯狂和强壮?于是,我的内衣、内裤常被他撕破,我的手臂伤痕累累。为此,我夜里常伤心哭泣。

  在街上,小静买了些水果,这些都是她妈妈喜欢吃的,小静告诉我就说是我买的。我怎么能花女孩的钱,决议不行,经过一番争执,我还是败在了她的手下。

  上了楼,小静打开房门,向屋里喊着:「妈,我回来啦。」从里面笑盈盈的走出一个中年妇女,仔细的打量着我,从眼神就能看出她知道我的到来。我深鞠一躬,说:「伯母,你好。」她答应着:「哎,快进来。」显得十分热情,看起来对我的第一印象很好,我的心也踏实了许多,脱了鞋走了进去。

  伯母说:「你先坐着,我给你拿水果。」这是早就准备好的,不一时拿了出来。

  小静说:「妈,这是他给你买的。」伯母客气的说:「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啊。」接过来,笑吟吟送到厨房。

  我有时间打量这个宽阔的房子,这是一间一百多平米的三室两厅的房子,屋子里的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收拾的也干干净净,一看就知道小静的妈妈是个干净的人。

  金垠转业后在市里一家工厂任科长,工作相对轻松点儿,因而家务活儿——洗衣、做饭、大扫除……他统统包揽了。我原以为,有这样优秀的内助,自己可以在教学上更上一层楼,谁知婚后我根本无法在家里研究教学。每天我一进家门,就好像走进原始部落似的。金垠执意伺候我宽衣解带,说是回归大自然。

  他很浪漫,时常放轻音乐邀我与他共享裸体晚餐。他总是感慨地说:“刘柳,你的玉体是我此生见过的惟一美轮美奂的极品,是超科学、超艺术的杰作。每当见到你,我都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总渴望爱抚它、占有它。”

  他性欲一上来,从不顾场合、时间,也不管我有没有心情,总是自顾自地死缠活缠,逼我就范,直到他心满意足、筋疲力尽为止。试想,天长日久,我哪有这种精力、体质和心情呀?

  每当我叫苦时,他便说:“你是不是性冷淡呀?性生活可是夫妻感情最高境界的体现,它不仅能加深夫妻感情,还有利于身体健康……”天哪,一说起性,他就赞不绝口,把它说得天花乱坠、美妙绝伦。然而,无论金垠说得再好,我对性生活还是渐渐产生了惧怕心理,后来发展到只要与他做爱,我就紧张,脖颈发硬,头痛恶心。

  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无论多么痛苦都无法与他翻脸。他每次都表现得很热烈、很痴情、很体贴入微。我有病时,他就为我寻医煎药,搀进扶出的;我因房事太多身体亏损,他便炖滋补品让我与他一起食用。我们就这样无休止地补了泄,泄了补。

  公司要扩大生意往来,挑选几个英语好的人去美国学习,我的老婆小静不幸被选中了,因为她的英语说的最好。被选中几个女人有的是结婚了,有的没有结婚,她们要一起去,我这也放心了,毕竟小静不孤单。

  但心里憋着一腔火,好不容易三十多有了老婆,享受着性的快乐,就这么一下就没了,她们走的时间还不少,整整三年。可这是公司老板的指派,谁敢不同意?看来这三年,我只能靠手淫度日了。

  在飞机场,小静含着泪和我吻别,小声的说:「三年的时间不短,你要管好下面的东西,不要给我添乱。」我轻轻告诉她:「你放心,我会等你回来。」小静说:「在家一定好好孝顺我妈,不要让她生气。」我说:「我会的,你也要保重身体,不要太累了。」小静才笑起来:「知道啦。」

  小静走后,一切如常,我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开着车往返于家和公司之间。岳母也和往常一样,带着孩子,每天为我做好饭菜。只是我到了夜晚,孤零零的一个人守在电脑旁,看着小静从地球那边传来的字,诉说着她学习的那点事,也聊不到十点,她就要睡了,那边管理的很严。害的我自己倒在被窝里手淫。

  手淫是要有幻想的,一开始我幻想我们公司的几个女人,我喜欢薇薇发胖的女人,幻想着我搂着她们的肥大的屁股做爱,真的很爽。后来不经意间,一次幻想起岳母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每天都要幻想她。虽然觉得对不起小静,但就是板不住,因为岳母也有着一个肥肥大大的屁股。

  我比小静大十岁,而岳母比我大十二 岁,岳母那年四十七岁,因为经常在家不怎么出门,养了一身的好皮肤,看起来也就是三十五六 岁,看着面容竟然和我相差无几。几次我拉着岳母出去旅游都被人误会,说我们是两口子,但都被岳母纠正了。可我知道,当岳母听到人们夸她年轻的时候,也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一位大嫂当着我的面说:「大姐,你真的好有福气,找了一个这么疼爱你的老公。」按以前,岳母要极力反驳的,可她那天没有吱声,竟然默许了这句话。我见岳母没有做声,也就不说什么了。

  一个月后,岳母能下地走动了,我就搀扶着她在走廊里来回走动,我发觉岳母有意无意的总靠的我很近。说实在的,搀着岳母,我总有一些冲动,下身不时地挑衅着,我是一忍再忍,虽然挺痛苦的,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很喜欢做。

  一个三十多 岁的护士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如实回答了,护士惊叫着,是个好公司,挣的很多,然后对岳母说:「大姐你真好福气,没有工作,还能找这样的好老公,真让我们羡慕啊。」岳母看了我一看,脸微微泛红,说:「还行吧,他收入挺高的。」又一次默许了。我不知道怎么样表达心情,只当没听到。

  转眼,岳母的脚好了许多,能在不搀扶的情况下自己行走了,也该出院了。

  当我办理完出院手续,接岳母走出病房,岳母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抓住我的手搂住她的腰,我们就这样走出病房,惹来一个个羡慕的眼光。

  回家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岳母虽然还有点瘸,但能给我做饭了。我总是说:「妈,您就别劳累了,我知道我做的饭不和你的口味,但我可以买啊。」岳母说:「不嘛。」语音里明显有撒娇的声音,「怎么也要学会勤俭。」这句话没有撒娇的声音,到很像一个家里女主人的发号施令。

  来坐下,我今天想喝点水果酒,那个白酒你喝。」尊敬不如从命,我坐了下来,帮岳母打开水果酒到在高脚杯里,自己也倒上白酒,没有蛋糕、蜡烛,我拍着手给岳母唱了几遍《祝你生日快乐》。岳母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目光里透漏出让人不可琢磨的东西。

  唱完歌,我举起杯说:「妈,祝你生日快乐。干杯。」我一向酒量大,这二两一杯的白酒能干三个,我一抬头喝了进去。岳母嗯了一声也干了进去。岳母明显酒量不行,一瓶水果酒下肚,脸就成了红苹果,眼睛开始迷茫,身子也开始摇晃起来,舌头也有点团了。一开始岳母说了一些感谢我的话,一点点开始说他们把我俩误会成夫妻了,说着说着,话就混沌了,我也听不清了。

  我说:「妈,你别动,我搀你。」一把抱住岳母,搀着她一步一晃的走进岳母卧室。

  来到床边,我刚要把岳母扶到床上,岳母突然抱住我的脖子倒在床上,我也随着一下趴在岳母柔软的身上。岳母轻声的叫着:「给我,哦,给我。」我想起来,可脖子被岳母死死的搂住不肯放开,岳母的嘴开始寻找我的嘴,要求亲吻。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我开始和岳母接吻,开始隔着裤子摸岳母。

  我是否没有正视他的情欲及他对我的痴情?我是否忽略了情欲是夫妻感情和人类强大生命力的外在显示?为什么矛盾激化后,我不主动找他沟通?……然而,一切自责和追悔都为时已晚。

  来到床边,我刚要把岳母扶到床上,岳母突然抱住我的脖子倒在床上,我也随着一下趴在岳母柔软的身上。岳母轻声的叫着:「给我,哦,给我。」我想起来,可脖子被岳母死死的搂住不肯放开,岳母的嘴开始寻找我的嘴,要求亲吻。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我开始和岳母接吻,开始隔着裤子摸岳母的屁股,摸岳母的乳房。

  我是否没有正视他的情欲及他对我的痴情?我是否忽略了情欲是夫妻感情和人类强大生命力的外在显示?为什么矛盾激化后,我不主动找他沟通?……然而,一切自责和追悔都为时已晚。

  转眼间,10多年就这样平淡、相安无事地过去了,我们家多次被评为单位的“模范夫妻”和市级“文明家庭”。2008年11月底,我患上了宫癌,金垠急得满头白发。

  这些天来,我和岳母谁都不说一句话,岳母照常的给我做饭,相对而坐,都是闷头吃自己的,等我吃完,岳母收拾桌子,我也就正常上班。

  一个星期后,岳母说了第一句话:「应该把小宝宝接回来了。」当天,我就把儿子接回家。儿子见了姥姥自然高兴,十分亲热。这时,我看见岳母久违的笑容。孩子是夫妻的桥梁,难道也是我和岳母的桥梁?

  和岳母这次做爱,我们俩都清楚,只是谁都不说而已。如果那天岳母真的喝多了,那么早上起的比我早,一定能看到我下身全裸的样子,而自己也是一样。

  而我则是更加清楚当时的事,我仍然能记住插进岳母的一霎那。我们就这样尴尬的相处着,还是谁都不说一句话。我真的不知道小静回来后,知道我和她妈这样会气成什么样了。我一向胆小,即使和岳母做了一次,但我不敢向岳母求第二次,只是在苦苦的挣扎着,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到什么时候。

  这是一个很静的夜,我忽然想起这些天来的内疚,竟然一直没有手淫了。摆弄一会下身,硬了,仍然要幻想岳母,可一想到那天和岳母做爱,下身又软了下来。我该怎么办?怎么办?老婆不在家的日子那晚我与性感寂寞岳母发生了情爱

相关文章:

国模茜茜150p图-少阿宾txt全文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安神助睡眠的7个方法 让你每天都有好睡眠

武侠美妇吞吐巨龙,口述男朋友每天都要我还添我

经常用手摸胸部能预防乳腺癌吗?

文章标签